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金仲兵:如何看待昂山素季的政治转型?  

2015-06-22 07:31:23|  分类: 5纵横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仲兵:如何看待昂山素季的政治转型?

作者:金仲兵

 

昂山素季受邀访华,虽无坊间期待中的惊人之举,但此行轻面子重里子,符合一个成熟政治家的行为特征。此行将为缅北战事缓解、争取造价200亿美元缅中铁路项目、及未来区域性国际政治关系进行预热和铺垫。特别是中缅铁路项目,等于提前奠定了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执政成果。

中方,则缓和了边境压力,改善了国家形象,通过铁路项目输出直接增强了在中南地区的国际政治影响力,增加了出海通道,等。总之,这是一次两国正常关系之旅,可谓其取所需,各得其利。

本文将略去两国关系,重点关注昂山素季政治转型之后的另一些含义。

 

一、从民主战士到政治家的转型

昂山素季的政治身份和意识是复杂的,既有国际共运和民族主义的“红二代”祖传基因,也因“她是亚洲乃至全球知名的民主斗士,长期领导缅甸国内民主运动,为此多年遭军政府打压和软禁,但却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声援与支持,也是诺贝尔和平奖等诸多国际奖项的获得者”,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民一代”。

民主主义时期的昂山素季,不论表达还是行为,更多体现的是对民主的向往和追求这种理想主义情绪,给社会留下的个人印象,是“一个坚定不移的民主战士”。这是任何一个在野时期的政治家必备的共同特点,但这并不代表其以后的转型就是对民主的背判,无非是不同阶段的政治工作重点有所不同。不妨假设,昂山素季会见刘xiao波,谈到个人追求,则二人各有不同,前者重于执政事务,后者惟有专注于前者已走过的道路,继续争取而已。

民主是对内争取之事。昂山素季从事的民主运动,其关注方向,说到底仅是为反抗当时面对的国内的军政府,在于争取利己利民的权利和利益。这些长期积累的个人经历,除了让她成为一名民主主义战士,在环境成熟时,也足够实现她从民主主义到国家主义、从民主战士到政治家的转型所需的政治资本。加之,缅国这几年加入了本轮世界性的突飞猛进的民主化大潮,使其政治影响力与日俱增。在即将临近的新一轮政治大选中脱颖而出,似乎已在情理之中。

当治理成为要务,必须以国家利益为最大核心。此时,以一个准政治家的身份周游列国,为将要代表的国家争取各种权利和利益,即是其责任和使命,也显得合情合理。再者,当国际利益争取归来,还要对内建设公平的法制,提升公民素质,改善民生,增加福利,完成政治家的终极使命。

至于维护现有民主体制,也十分重要,但更多赖于现有法制体系的良性运转,其显性的重要性此时已居于次位。

总之,做为一个政治派别,“在野”决非目的,“执政”乃其理想,所以一旦步入政坛,则身份和工作重点必然转化,从争取、抗争转为建设、妥协。前后二者语境完全不同,不可混为一潭。

 

二、国家主义是对外争取之事

民主主义---国家主义---国际主义,这三个节点次点提升,是一个正常国家的成长路径。

民主主义是一个政治家的入门修养和必修课。如果没有民主情怀,直接超越并进入国家主义,必架空民主而沦为“权利的利维坦”,该政治家成为专制独裁者、国家走向专制的概率几近百分之百。

人类文明现阶段仍以国家主义为主流形式。国家主义的使命,是对外增强国家影响力,争取更多国家利益,以对内惠及国民。国与国之间往往利益至上,政治意识次之,所以国家主义有时会因国际冲突伤及它国。当然,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更容易在重大问题上达成一致,但领土、资源等战略性、原则性问题上则不受此制约。

国际主义是更高层次,是在民主主义和国家主义都已圆满实现的前提下,才应该、可能提上日程,进行国际义务担当。素以民主主义自居的美国,在常态化担当国际警察、尽国际义务的同时,亦同样在面对道义与利益的选择面前产生过无数次动摇,甚至因此对中国历史转折产生了决定性影响。这就是国际主义受制于国家主义的实例。

如果不顾民主主义和国家主义,打肿脸充胖子硬性承担国际道义,则难称民主国家,也有违国家主义的本义,而更可能因其行为之张狂成为国际政治流氓!

 

三、莫将民主主义等同国际主义

虽然,“作为推动民主运动的在野反对党,缅甸全国民主同盟对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缺乏理解和信任,影响两国关系的发展”,但也有评论文章指出,实际上,昂山素季的家庭与中国有着很深的渊源,她本身并不反对中国,她甚至不是西方的天然盟友。在一定程度上,昂山素季所代表的就是中国所追求的。中国和昂山素季之间有很大的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间。这种基于地缘关系之上的利益渊源,并非因一个意识形态可资改变。这符合国与国利益交往的原则。

    昂山素季访问大陆,也同样可能会说,敬佩反腐的决心和力度,也可能会提出人权问题,但这些都已是一种为避免中国在野人士抗议而做出的圆滑姿态。更重要的是,既然国家利益至上,则既来之则安之,在为主方背书的同时,拿到想要的利益,才是重点。

这是一个足以令人警醒的问题:民主是否能够跨越国界?正如上文所说,民主是对内争取之事,民主跨越国界既不符合国与国交往原则,也有现实的政治难度,硬性推行民主容易引起国际纠纷和战事频发。若将民主主义等同于国际主义,是一种误解和梦臆。更重要的是,不能将自己的民主追求系于他人一身,并对他人所为产生怨恨。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争取,自己消费。

在国际社会否会出现民主?民主既诞生于抗争,也诞生于势均力敌,而且还要受价值观的制约。只有当国内民主解决、国家强盛之后,才有资格涉及国际民主问题。国际民主是小范围和有限的,如欧盟及一些经济组织,但这并不多见。至于美国的道义担当,这不是民主,而只是强国的道义---部份显现的国际主义光辉。

2015615日星期一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