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金仲兵:假如温州倒下,经济的希望何在?  

2015-06-18 18:35:11|  分类: 4漫谈国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仲兵:假如温州倒下,经济的希望何在?

作者:金仲兵

 

“根据野村控股研究报告,温州是中国负债最多的城市之一,徘徊于债务违约边缘。”这是一条让人触目惊心却念之必然的残酷新闻:中国地方债违约风险升温 温州成下一个底特律http://finance.qq.com/a/20150613/007306.htm?pgv_ref=aio2015&ptlang=2052

 

一、当前中国经济的三种组成部份

1、自改革开放以来,遍布于全国各地、无处不在的国有经济,虽多数经过改制获取了新的行业优势,新鲜血液仅为补充,其依赖垄断的最大依附性从未消除,自主经营方面也鲜有亮点。所以,国有经济虽被定为“主导地位”,却并未发挥应有的社会引领和带动作用;

2、粤、苏经济繁荣发达,是因为外资、合资和三资企业众多,赖于 “世界工厂”地位,多年从事代工经济,因“两头在外”利润稀薄,创造天量GDP是其最大的合法性和合理性;

3、浙江经济的活跃程度,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也人所共知,其初始从事的几乎全是本土民间自发的“小生意”。这种从小到大的经济积累,基础往往更加踏实,实操经验更加强大。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肇始于民间的自然经济,完全可以成长为成熟的市场经济,这一点与传统的国有企业和苏、粤模式完全不同。但是,其前提是自由,因为经济的繁荣与社会的自由度成正比。

 

二、温州与底特律没有任何可比性

众所周知,底特律是“汽车城”,搞实业发家,在经济危机冲击下破产之后的困难期虽然难料,但是,但凡人类还继续认定汽车产品一种生活工作必需品,则必然存在长期消费行为,则此供需关系的潜在逻辑还坚强地存在着。所以惟待时间加政策加经营加美国市场经济配置下的合理产业布局这些社会合力,必将在相较中国要短得多的周期中走出该轮衰退周期,也必然会再次靠实业重新站起来,继续行使其汽车行业巨人的使命。

温州则完全不同。  

温州人也曾尝试过投资包括海外采伐、国内矿山、工业制造、城市建设、生活用品等实业领域,多数终因无法实现经营性突破,最终失败并撤资退出。在“投什么赔什么”的现实打击之后似乎终于明白,在中国特色的经济环境中,必须奉行近功近利的经营策略!

温州人的投机逻辑也很清晰:多余的社会游资别无选择,流动性和猎奇性增强,频频寻找新的行业和产品;又恰值经济形势和社会形势的多重压力,再加之出于对政策和投机安全的担忧,短线的金融操作必然成为其主要手段。于是大家一起炒房、炒股、炒煤、炒金、炒菜、炒,无奇不有几乎对所有可能触及的经济领域完成了一遍遍的全盘扫荡

此过程中来源各异的金融资本重叠交错,互拆互保,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慢慢形成了一套不可分割的区域性民间金融体系,最终“发展”成一座自娱自乐的所谓“金融城”并不出乎意外,且皆在中国经济畸形扭曲的大逻辑之中。

但是,目前法律环境下民间金融的非法属性,让这些社会资金的使用既无效率,对从业者而言也无安全性和可靠性可言。以温州东阳出现的“吴英非法集资案”为例,正是这般荒诞经济环境的典型版本。吴英案产生的巨大争议,实际上是民间金融在新经济时代的合法性与合理性之争。

可喜的是,如果不是温州地域经济发达,社会工商势力已显壮大,中产阶级权利意识已经觉醒,加之社会正义力量的不懈关注,吴英本人怕早就性命不保,成为另一个“浙江的曾成杰”了---谁能想像,这或许正是民营经济被压制的原因所在?

 

三、温州经济跨塌警醒未来

唯一能代表中国经济活力、处于中国自由市场经济前沿的浙江温州,虽然经过若干年的自我探索和挣扎,却一次次难入主流决策者的法眼,这一次,在走完其与改革开放几乎同龄的三十几年辉煌之后,终于油尽灯枯“光荣”地沦为第一个倒下去的区域经济巨人。只是,这近似一种残酷而幽怨的无助控述,却佐证了中国民营经济的希望从此破灭的事实!起码,从现在的经济格局观察,我们尚看不到它未来得以“翻身得解放”的春天---中国经济衰退大潮已势不可挡,任何急救章已无济于事!

其实如此现实早已远非仅温州一地,至少在1011年前后,即有类似的研究报告提出警告,指称09年四万亿救市的短期债务到期偿还问题。当时,笔者也曾提出救温州楼市即是救民营经济,也同时可救中国楼市,并可救中国经济的说法(唯一一次向主流献媚,替皇上着想)。只是鉴于建立在庞大的经济体量基础上的强大政府调节能力,通过打补丁的办法使该现象暂时被掩盖起来。这一次的地方债备危机,虽非专指民营经济,但温州经济构成中民营经济的高度占比,显示了对地方财政的决定性意义,毫无疑问是十分重大的---如果民营经济繁荣如初,何至地方财政如此苦逼,甚至前几年即已有“连公务员工资也发不出来”的感叹?

一般来说,金融业是经济发展的高端产品。当社会工商业资本已显充裕,除满足实业本体需求之外,资本必然会寻找其它投资渠道。如果是自由市场经济环境,往往可以诞生新的行业,并推动金融业的出现和发展。中国古代经济虽不发达,但自然经济环境下竟也能够诞生各种钱庄和票号,出现了票据结算形式。可叹的是,没想到在新中国的改革开放时代,滞后的法律制度竟然阻碍了新产业的出现和发展,民营经济竟然没有此种机缘!所以,温州如此结果的责任主体当然不在温州人本身,而是市场之手对因为政策性负担过重,行业壁垒过高,金融政策长期封闭,排斥民营经济的现实报复!

温州经济是中国民营经济的标志性样板,温州的失败在中国民营经济中具有典型意义。但是,在民营经济只起补充作用的国民经济版图中,温州经济在新一轮国进民退大潮的消蚀下,似乎显得无足轻重一般;加之在持续数年的经济衰退大潮中,当一波波的“倒下去”成为一种经济新常态,温州经济的跨塌也似乎暂时并不能引起中国经济的连锁式地震,也难以引发人们关注的眼球。不过,从长中长期而言,一是失去了民营经济的中国经济,还能称之为“市场经济”吗?二是代表了中国经济活力的温州经济模式假如真的倒下,中国经济的希望从何谈起?

2015614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