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金仲兵:新教运动与东方极权主义  

2014-01-10 20:09:20|  分类: 2启蒙新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仲兵:新教运动与东方极权主义

作者:金仲兵

   

    新教改革的动因和正能量

近年来的一些证据证明,17世纪肇始于英国的欧洲新教改革,并非如国内长期宣传的是“削弱宗教势力,结束神权统治,走出漫长黑暗的中世纪,使人性从蒙昧中解放出来,壮大和确立人的主体地位”云云,这种单极化倾向和结果。现在想想,在当时以宗教力量为代表的强大势力面前,也难以凭空出现一股足可与之抗衡的世俗力量。也就是说,唯有在宗教力量内部出现一种新的改革倾向,才有可能在没有完全对立的状态下有所创新和演变。而当时宗教改革的口号和目的,也即其初始动因,正是以有利于宗教本身的“回归神本位”,对神圣(上帝)被长久人格化之后的“人神一体”的伪神圣现象进行彻底的剥离和切割,使经过祛魅之后的神重新展现出纯洁和真实的本质。在得到宗教界部份力量支持的前提下,这一口号才得以慢慢落实和展开。

这种与中国改革开放非常类似的内部改革动作,尽管是以强化宗教为目的,但同样仍然受到来自宗教内部利益集团的巨大阻力。但必竟不是“敌我矛盾”,也有部份力量的支持,而得以有操作空间,并最终成功实施。所以后来的一些所谓旧教国家,实际上无非是新教运动没有能够撼动和改变的传统地方。从中不难看出,以宗教改革之名尚不能让所有宗教力量积极配合,怎么可能让一些非宗教的世俗力量介入宗教内部决策高层,“让别人来革自己的命”呢?

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或者说歪打正着,新教改革的结果却是神体位与人本位并行不悖地各自发展,人类生活走向繁荣,也让宗教走向新生。这是一个两全齐美的结局,但并非人为设计的结果,与中国改革开放也非常类似,但影响比改革要深远得多。

神与人的中间使者不存在了,人与神的沟通从此得以以个体人与神的扁平化直接对话形式进行。如此以来,在神面前人与人之间是完全平等的。这是一种宗教道德和宗教法律。

这有两个好处,一是在宗教道德伦理之下,形成了基于信仰的人人平等的世俗道德,由道德而生法律,决定了西方的法律精神。二是在人神分离之后,由于没有了神的“干扰”,人也从此活得轻松自如,理性主义有了发扬光大的空间和权利,于是才有人文主义的繁荣和新启蒙运动的基础。

必须强调,理性主义,是人类文明走向新纪元的暂新起点,之后才有人所共知的文化复兴,以及再后科学技术的大发展。

总之,欧洲之所以能够出现科学强势,就是将那些依附于神之神秘而存在的人彻底拉回到人间。

 

启蒙运动的极权化变异

一个过于美好的主义往往不一定是好主义,而可能是一场恶梦;一个高级的骗子用一个美丽的主义对一伙原始人群进行宣化时,这伙人群走向毁灭的可悲命运就将开始;在人们认识和鉴别能力有限的情况下,一个过于高等的文明往往无助于一个过于落后的文明轻易实现对接和落实,不但跨越文明的目标无法实现,而且很可能会重新退回史前文明状态,出现文明返祖现象。

人性本身是有缺陷的。由于人神分离之后的世俗世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科技繁荣,让人类中的少部份人在潜意识中一度认为人的智慧是无穷的,只要不断按照科学技术的轨道向前推进,则不但能够解决生产力的问题,有人甚至还认为能替代上帝来解决社会问题。这就是泛科学主义,也是社会科学主义。当科学主义被广为传播并为人所信仰,它就慢慢帝变成一种不容置疑的科学道德,这就是科学道德法,也就是科学的宗教。

为此,一旦有人怀疑科学主义被滥用,人人得而诛之的道德审判就会接踵而来。当这种审判被视为必须并达成广泛一致时,道德法庭就会演变成社会法律,道德审判就会出现在社会法庭之上。如此以来,由新教改革的人神分离运动,走过了它的一个轮回,再次在人类无法感知的愚昧中,走向了新的人造宗教陷井之中。

唯物主义就在这种唯科学是从的理念上逐渐成熟,自高于科学主义而自成一体了。唯物主义,试图用人类自身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事物来解释和解决从人类世界到宏大宇宙的一切,甚至包括要以唯物主义来抚慰人类孤独的灵魂。在个别时段和部份区域,那些刚刚接受了科学宗教的唯物主义信徒们,努力践行着似乎前途无量的科学宗教,从科学走向了反科学,反文明的道路而浑然不知。这些对原始宗教主义进行革命的实践家们的首选,就是打烂历史遗留下来的一切,重新建立自以为完全不同的新世界、新事物,新观念和新伦理。

为了维系这一进程顺利实施,为了达到理论上永远正确的目的,他们需要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和拥护,于是在操作面上进行了一系列的策划和包装。这个过程让原来的理性主义和科学本质再次披上了神秘主义的外衣,外表虽然看起来异常华丽,但实质已经走向类宗教但又非宗教的人神一体的旧时代。唯物主义变异成神秘主义和唯一主义,不准还原历史,不准存在异议,虽仍名为科学,实际上又回到宗教主义的原点。

这种政治骗局如果以制度形式得以体现,就是后专制主义,其最高形式,就是极权主义。

 

东方文明的迷失和救赎

西方的宗教改革开创了欧陆大地崭新的文明新纪元,但它外延之后的社会达尔文义、唯物主义和科学主义的社会化、政治化和道德化变异,皆是这一伟大运动的负面产品。这些从人性难以逾越的本质积累而成的性恶之物,不但造成了全世界后发地区持续百年的战争动乱和暴力冲突,更使无数处于蒙昧状态但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原始文明在没有任何准备的前提下迅速趋于式微和消亡,让那里世代生息的民众成为了这一系列暴风骤雨般历史变革的无辜牺牲品和试验品。

当然在芸芸众生中也有明白人,只是过于稀少,并因此而显得尤其难能可贵。如清末的梁启超,民国的胡适,还有晚年的陈独秀。以前后判若两人的陈为例,他就“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纳粹是普鲁士与布尔什维克之混合物’。即使戈培尔也认为‘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其实是一回事’,并说‘我们与其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经受奴役,不如在布尔什维制度下结束我们的生存’。”可悲的是,正是一些少数明白人中的极少数人,他们不惜以民族和民众的生死为代价,有意无意地以干起了思想贩卖的生意:在他们需要成事的早期,不遗余力地大肆宣扬西方新教运动之后那些极端主义的思想和意识形态,并掀起一股股名义上是为改变旧中国,实是为殖民中国进行理论铺垫的代理人大合唱,中国正在兴起的东方启蒙运动,也因此扭曲为一场短崭的为它人作嫁衣的政治序曲。

极端唯物主义因其坚持的单极世界观而问题多多,如果再将之进行神化成为神秘主义,则是错上加错。唯物主义神秘化的结果就是,在夜色深沉的时候,反而容易让人看到的是一件天使身上薄如蚕翼的五彩衣;但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往往会零落成泥碾作尘,唯物如无物。失去了理性主义的思辨能力,人类再次走向科学主义和唯物主义的迷失的概率极大,走向伪宗教的可能仍可能上演。所以,理性主义不仅曾经是人类工业文明的历史起点,而且还是现实社会生活必不可少的内容。

真理不辩不明。要想将唯物主义还原到理性主义,就必须打破少数人为了维护唯物主义而提前设置的神秘主义。去掉神秘主义这件外衣的最好和唯一的办法,就是言论自由,还原真相,公开信息,展开辩论,让人们认清优劣,自由选择和取舍。当人们大脑中没有了虚假的假设,唯物主义的真实性和科学性才能真正展与出来。就像新教改革那样,让人的归人,神的归神,在这里,要让唯物的归唯物,唯心的归唯心。

2014-1-4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