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金仲兵:占氏父女与强大的利益共同体“约辩”  

2013-03-05 22:12:46|  分类: 2启蒙新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仲兵:占氏父女与强大的利益共同体“约辩”

发布时间:2013-03-05 11:18 作者:金仲兵 字号: 点击:683次

   中国最年青的90晚后一代,年仅15岁的非沪籍女孩占海特,在“大上海”上演了一场针对教育权利的“约辩”事件,这无疑是“唐吉.诃德独战风车”故事的现实版本。这件发生在“外来人口”身上看似小事的普通维权行为,再度成为了当前最热门的话题之一。由此引发的教育公平,以及关乎公民权利平等之类的宏大命题,也逐渐展现于公众的视野当中。所以,其内涵之深远,早已超出了事件本身。为此,我们不能仅仅局限于一个个体事件来看待,而应放大到历史的视角和社会的高度去解读。

 
  一、占海特“约辩”事件的时间重合节点:
 
  1、10年前,教育部的一纸政令,解决了中国90晚后一代在父母所在城市接受义务教育的问题。10年后的今天,正好是该项政策的惠及效应被成长起来的占海特们消费完结的周期终点。
 
  做为中国模式下最重要组成部份的外来务工人员,受体制之缚从不不具备起码的政治权利和法律身份,10年前得到的这些政策优惠与付出难成正比。他们的子女虽然被城市学校收留,但被安排本外分班区别对待,而且在一定的年龄段后,不能在城市参加升学和高考,多数必须要返乡读书。这个残缺的政策,造成了一代儿童的知识体系断裂和心里失衡,为现实和未来社会埋下隐患。不少家庭为此要全家返乡,使一个个外来家庭的创业梦想就此中断。留下来的家庭则只能像失去家园的流浪猫一样,在城市无助地随波逐流。
 
  2、现在,也正是新一轮政策即将出台的起始点。当中国最年青的90后晚一代终于成长起来并面临高考难题时,国务院转发了教育部等部门《关于做好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后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工作的意见》的通知,要求各地在因地制宜方针的指导下,原则上应于2012年年底出台异地高考具体办法,意欲实现二轮政策对接。
 
  但是,本次政令只是“指导意见”,不具备强制执行功能,加之因为涉及本地户籍生与外地生争夺高考名额的冲突,而高考又是中国学子们走向人生的唯一大道,所以,政策落实看起来比上次的难度要大得多。政令在各地被扭曲变形和无形消解,迟迟难以下达而成为一纸空文。
 
  以北京市为例。北京市教委11月28日在官方网站回应异地高考问题,建议非北京籍学生回户籍地报名。这等于直接拒绝了中央的政策布署,也视异地家长和学生们的期盼于不顾。其它地方的相关政策,多数都规定了一定的前提条件。这些条件对大多数底层家庭而言,无异于设置了一道高高的政策围墙,实际上不仅不利于外地生,还对户籍生起到了更强大的保护作用。同时,因为只接纳外来高端人才和资本,更使其它地区人才和发展资源被抽空并流入城市,进而产生了更大的优势落差和公平失衡。
 
  3、中国推行多年的城乡一体化进程,虽然此前有所成效,但本次面临的考验不同以往,已经从外围的少数群体推进到了最艰难和最庞大的城市整体利益群体面前。受此引发,中国社会长久以来固化了(甚至几乎被人们遗忘了)的“三大差别”中之“城乡差别”和“工农差别”两大项,也终于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再次摆在了社会搏弈的正式台面上。
 
  很多城市外来人口已超本地户籍人口,但外来与本地之排异现象,是所有外来客的世纪之痛。特别是一旦出现像“京奥”、“世博”、“广亚”和尚未开始的“深大”等公共活动时,借机“清理外来三无人员”,即成为城市治理工作的重要内容,并成为此后的工作惯例。当世博自信地讲出“东方与西方交流,人文与科技融合,历史与未来辉映”的时候,是否更应该加上“富贵与贫穷互动,城市与农村共荣”?与新中国相生相伴的“三大差别”,为何时到今天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进一步拉大了?
 
  可见,占海特“约辩”事件,是历史问题积累和现实矛盾叠加之下,潜在反弹能量的初次爆发。
 
  二、权力与强势结成利益共同体
 
  城市各阶层居民在一定层面上具有一定的利益共性,如明显优于农村的市民生活(这也是“既得利益”)。当这些共同利益遭遇外来挑战时,不同城市阶层在此就容易形成共同述求,进而组成利益共同体。当居于城市的行政权力正好也有相同述求时,则往往会将这种述求升级为法律,使利益得到进一步强化,形成行政强势下的制度性合法。
 
  在占海特事件中,市民的个体排外行为被解读为“民意”,而此时公权力则以“顺应民意”和“维持秩序”之名介入了本属民间性质的本外之争,并且以明显倾向性的执法手段,将平等交流的弱势一方以“妨害公务罪”强行拘捕,而同时,另一方则不但安然无羔,且继续大行其道。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出看似完美无缺,但却幼稚可笑的双簧表演。
 
  在深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之类“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影响下的中国,社会达尔文主义从来大行其道,现代公民社会应有的个人价值和权利平等观念一直非常淡薄,从体制设计到个人意识,无不表现出偏面和自私。
 
  有人说,可以制定更加严酷的政策来限制外来人口大量进城。殊不知在前30年那样的高度管制时代,同样有人为了生存可以冒着生命危险挑战环境,甚至前些年尚还存在的遣返制度,也一直无法消除外地人进入城市的自然冲动。如今政策相对宽松,国民普遍觉醒,明显是“开弓已无回头箭”了。城市能做和必须做的,就是放下高高在上的身段,理清社会权力的真正含义,用对待“人”的心态善待周边人群,形成“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的生存共识,才能最终实现人口理性流动,城乡居民皆自安居乐业的和谐局面。
 
  人类社会不断发展,实现了从血缘、种族、语言、宗教到地域的突破,才达到了今天的现代化水平。但其间各种不合时宜的落后因素一直在困扰着社会的正常进步,比如地域歧视思潮的泛滥,特别是城市以极强的自我优越感自居,而怀疑、排斥其它人群的现象。这种地域主义的强势如果再依附于制度性的保护,那么将可能促使类似于种族隔离主义的地域隔离主义。在这一社会形态下,在走向现代化和城市化的当今时代,不同地域人群之间的矛盾冲突正在成为一种极大的历史阻力,也将成为城市文明的新考验。
 
  这让人想到:“没有与平等的人权和政治权利具有内在联系的公民权制度,必然会导致进一步的歧视政策,而歧视政策迟早会升级到迫害。”(美菲利克斯.格罗斯---《公民与国家》—民族、部族和族属身份)
 
  可悲的是,虽然占海特是出于平等交流的思路提出“约辩”,但现实明显不具备这个平等的言语平台,而且在另一方的背后,还存在着坚实的体制后盾。可怕的是,由歧视而引发的迫害随时可能出现,而且现实或许已经出现。所以,占海特的“约辩”行为,大不了只是一种成熟的现代公民姿态。在这样一种环境下,暂时的结果可想而知,也只能表明一种姿态。好在,只要有了这种不屈不挠的姿态和大胆的尝试,就说明了一种潜在的势能,也给了自己和更多人一个继续争取下去的信心。
 
  2012-12-14

来源: 共识网 | 责任编辑:向异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gongshipinglun@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