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金仲兵:从占海特事件看城市的“边界”  

2013-03-10 19:47:03|  分类: 2启蒙新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仲兵:从占海特事件看城市的“边界”

发布时间:2013-03-09 20:17 作者:金仲兵 字号: 点击:329次

   从“穷怕了”到“自私排外”的中国人

 
  中国社会2000多年的农耕文明,生产力低下,物质匮乏,就算生活在最好的时候,人们也无非是“丰衣足食”而已。自后清开始的百年积弱,以及建国后30多年的贫穷和挨饿经历,让中国人在心理上形成了一种对生存的极端渴望。在过度稀缺的资源供给面前,人均往往达不到基本的生存之需。此时人性出现自私,资源紧缺症导致恐慌性占有行为,既是情理中事,也是无奈之举。
 
  虽然改革开放使得社会硬件建设上有所改善,但整体仍处于供不应求的地步,特别是涉及到一些关乎公民权利和个人尊严的精神文明建设,更是如此。加之自建国以来即存在的制度性社会资源分配失衡以及长期的地域发展不平衡,即使得城市以外的老少边穷地区更加贫乏和困顿。城市集中了行政、教育、医疗、就业等大量优势资源,迫使人们几乎是别无选择地纷至沓来,竞相利用和争取城市看起来相对多得多的资源总量。这时,矛盾冲突不可避地出现了。
 
  有善解人意的本地人说:“我们赞成的是循序渐进的开放。”可是,自从小占海特来到大上海那天起,至今已经10年,甚至自改革开放的30多年来,一个一个的“渐进”至今仍在进行中。但是,城乡之间高高的融离墙仍未倒下,人群歧视的积怨仍未消解,而且改变的时间表和路线图从未清晰,未来的结果仍遥遥无期。当然,此位沪籍人员能说这话,是因为他在约30年前,已经迅速地实现了从外地人到本地人的身份转化。现在,当他拥有了在中国被视为是一种近似特权和荣耀的城市身份后,回过头来以本地人的面孔面对新外地人时,其心理,从当初自己的“从速”则弱化成为了让别人“渐进”。可是,人的一生能有几个10年?这个“渐进”,难道需要用一生和几代人来守护吗?
 
  最典型的例子是在城市挤公交,经常会发现那些已经挤上车的人,总是冲着司机大喊:关门,快走!或冲着没上来的人大喊:人太多,上不来了,等下趟吧!这一现象,已经从单纯的资源紧缺症外延到了人性极端自私的道德层面。“每个人都在抱怨不公,而每个人又理直气壮地在自己的利益圈外筑起高墙。不仅不断地排挤已进入这个圈子的其他人,甚至还穷尽了心思去嫉恨和陷害所谓‘侵犯了自己的权益’的他人”。
 
  如果说资源紧缺当然有情可愿,但这些紧缺的资源为什么不能平均分配,而非要集中供给于少数人?农村的粮食在饥荒年代曾经也十分紧缺,他们虽然是被迫地奉献了,可终究是让更多的城市人活下来,而他们自己则死亡无数。就从这一点,城市难道不值得反省和回报一下吗?特别是在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时,如果那一天再现,是不是也需要尝一尝被挨饿的感觉?
 
  从“城市边界论”和“先入为主论”看城市的价值和地位
 
  中国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人类大迁徒和文明大融合,此一过程会因为区域差别巨大而难免会引起文化、习俗 、利益甚至语言方面的不适应和矛盾冲突,但是作为一种社会进步的必然代价,出现大逻辑下的小矛盾,恰恰符合历史客观规律和人类文明发展的方向。既然冲突不可避免,那么我们能作的就是减少和淡化冲突的规模和范围,而非以公权力介入其中,逆历史潮流而动。
 
  城市并没有明确的边界,也不过是以距离市中心远近而论;所谓城市土著居民,只有进入城市相对迟早和居住年限多少之别,多数人属于“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但在法理和道义上并无绝对的城市“主人”和“外来人”之别。
 
  城市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结晶,其存在的价值就是人员互动和融合。但是,长期处于农业文明环境中的中国人,在人文精神和文化心理上还没有完全作好文明跨越的准备,心灵深处的农业文明意识还在时时隐动,“城市的衣装农村的心眼”,很多时候还无法适应城市文明发展的节拍,表现在对后来者的态度上,就是排外和自顾。表现在体制上,就是暴力驱赶,甚至迫害。
 
  但是,城市如果失去了平等交换功能,外部的人才、物资和供应进不来,内部的废物排出不去,新陈代谢功能完全停滞,既有生态链条产生断裂,重新组合又难成体系,转而异化为只注重单向消耗、吸血和造粪功能,则即刻沦为社会发展的巨大包褥,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任何意义。
 
  在当前城市化尚处于刚刚起步阶段,中国的城市必须有一些可供依附的主体,如三农和基础产业,尚不能完全脱离外部支撑而自我独立。并且纵观人类历史,城市永远也不可能独立于农村而另立为大陆城邦,排外的后果无异于自绝,只能成为死亡的孤岛。
 
  同时,中国的城市也必须明白国家进行大量投入的良苦用心,并非只是为了让城市居民独享改革开放的成果,而是与“先富带后富”道理同理,城市也必须起到带领农村走向富裕共同的“老大哥”的责任。特别是当我们回忆起农村60多年来对城市的长期反哺和无私奉献时,更认为城市早已经到了反哺农村的时候了。
 
  在人们过度关注城市本外矛盾和冲突的时候,更要关注多元互动产生的良性后果。常言道:流水不腐,户枢不蠧。在矛盾出现时,少数人不应将伪问题当真问题,更不能将臆想当理想,而抱以拼死一搏、同归于尽的心态;而制度设计者,则更应顺应潮流,及时改变治理思路,变限制为接纳,变强迫为引导,变扭曲为正常,才能使各个族群和各等人群和谐相处,共同建设美好家园。
 
  2012-12-15

来源: 共识网 | 责任编辑:向异
      对本文发表看法,请电邮:gongshipinglun@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