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金仲兵:体制诗人的挽歌  

2013-12-31 09:02:16|  分类: 2启蒙新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仲兵:体制诗人的挽歌

---对“走入体制内诗才能真正发展”的另一种解读

作者:金仲兵

 

走出圣训,重新思考

文学是人类文明智慧的结晶,是人类的灵魂之学;诗歌,又因其凝炼、高雅、深遂而成为文学之魂。但一俟革命文学入主,这一切皆截然而变。

 “艺术必须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是一句国人耳熟能详的圣人圣言,在革命文学即官方显学的时代,一直被奉艺术的左右铭;尤其是在文化被革命,文人被洗礼,“被”进入体制并“犬儒”化之后,已成为文学的道德法律。违者遭受口诛笔伐的历史并不遥远,其影响之深,直到今天仍具有不可怀疑性。人类历史上将官方一家之言视为人类文明精华者尚不多见,或许也“仅此一家”而已。

文人的救赎情节和视真理如生命的苦行僧风骨,在体制的绞肉机中早已成为肉沫,并风化几尽,所以只能从历史的烟尘中去寻找虚幻的影子,得到某种似曾相识的安慰。但这只是梦,离生活很远,离理想,离哲学,离文学和诗人,更远。一群被关养在在金丝笼中的作家和诗人们,能写出来的不是“纵做鬼,也幸福”的疯狂,就是“含泪劝告”的煽情,要不就是心灵鸡汤式的励志故事,拟或以是“真文学”自命的婉约伤感,小资情调,或是爱情缠绵这类永恒但永远没有灵魂的主题;一些声、光、电技术化与文字的组合,在视觉和观感剌激之外,更象是非驴非马的骡子。做为文学的衍生物,与文学有关,但已远原生主体。

诗人走进体制内,肉体的人活了,但灵魂的诗死了,文学死了,文化死了,文明死了。哲学、文学和诗已经死亡,做为哲学家、文学家和诗人的你我,难道还要标榜是为哲学、文学和诗而活着吗?如果非要例举欧、美、台和中国古代进入体制并取得成就的部份艺术家的例子倒也无妨,但你首先必须在大环境上做到与之可以类比和不相上下,否则,即无可比性。而且,这些艺术家是否是艺术的全部,是否可以代表艺术的精华,也值得深思;如果非要将官方显学视为真正的文学和诗的主流,那属于对文学和文化定位的不同理解,另当别论。

中国文化的深层危机并不在文化本身,而在于专制主义主导下的官本位文化的盛行和强势,挤压了自由文学和诗的繁荣多元。上以行文化艺术之名得教化训服国民之果,下以为文之名谋稻粮之肥、或谋权贵之尊,其类虽有当世荣耀掩丑,但后世之评,因果之间,无人能出。

 

独立和自由不可或缺

相对宽松的后30年,似乎终于有了以体制外视角对之进行多元化解读的可能。多元不是全盘否定,无非在“度”上重新理解。比如:如何划分和掌握“来源”与“高于”二阶段?“来源”(创作)的视角,是民间苦难、天下苍生,还是达官显贵、城市小资?“高于”,能给独立思考和自由创作留下多大的空间和余地?在没有独立空间和自由的前提下,如何实现“高于”的目标?

记得当代最尊荣的体制内“大师”余秋雨先生讲过:“希腊哲学家坐在爱琴海边思考人和爱情的关系,印度哲学家在恒河边思考人和神的关系,中国哲学家坐在黄河边上思考人与人的关系”,这说明哲学家从“生活”的羁绊中走出之后,必须再次阶段性地脱离生活和尘世喧嚣,保持独立和自由思考的重要性。---若非如此,他们不在“皇家办公室工作”,却为何非要冒风餐露宿之苦,寻绝世之学?有创作经历的人,对这一要求并不陌生。所以哪怕当代中国的官方文学界,也在组织一些称之为“采风”的“生活、创作之旅”,目的也在于走出办公室“椅子作家”之嫌。但这类短暂的户外“生活来源”实在太过于“微缩”和“卡通”,不要说离文学本身需要的灵魂之旅无缘,连“来源于生活”的圣训亦未达到。

当诗人自己都不知所云、语无伦次的时候,键盘诗开始出现;当诗人沦为金丝笼中金丝鸟,只为主人唱赞歌的工具时,做诗软件也应时而出。高科技时代的电脑,只用了极少部份功能,即拯救了体制内或习惯于体制内思维诗人们的文学生命,这既是科学主义的胜利,更是人类文明的挽歌。

自古以来,诗歌和诗人多显另类,实是立于超现实的哲学思辩高度。所以,为实现“只向真理低头”的目的,就必须具有完全意义上的独立思维和创作自由,摆脱任何外来强加的意志和约束(尤其是体制),与俗众保持一定的观察距离。当代体制诗人显然无法做到,但最起码要在世俗、体制与诗人三者之间,成为等边三角的一极。

一个文脉断的时代,诗人做为先知先觉者,理应为普罗大众赐于的“另类”和“疯子”称号深感自豪。“诗颠们”需要大胆地站出来,走自己的路,让世俗说去!让体制死去!

 

附:白灵:“走入体制内诗才能真正发展” http://cul.qq.com/a/20131202/002137.htm

注:我文之“体制诗人”,是指“吃财政饭”者。如原文仅指进入正常环境下的教育体制并上课本儿,而不是把脊梁骨抽出来纳投名状,则互无矛盾,亦请原文主人和读者认真辨析并见谅。

2013-12-15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