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城市化文明的涅槃之路(三)  

2013-01-05 13:50:09|  分类: 2启蒙新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化文明的涅槃之路(三)

作者:金仲兵

关键词:城市化  三农  政策公平  地权  集体化  中小城镇  圈地

 

4城市化“敢叫日月换新天”?

城市化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是未来生活的归宿。同时,合理适度的规划和开发,是顺从经济发展规律和生态环境承载能力的理想状态。如果过分强调都市化和形象化,为了这个面子和政绩,而不惜以改革的名义、发展的名义、城市化的名义大行拆迁造城之举,则显然有违城市化的本意。由此造成的灾难性后果,也将紧随其后接踵而来。

上帝对亚伯兰说:我要将你现在所躺卧之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我们不奢望别人的恩赐,只愿意在最起码的人的生存权利上,去做好每一个细节的工作。

 

⑴、新一轮“圈地运动”?

中国作为后发国家,城市化和工业化普及率较低,有广阔的农村空间和占国民绝大多数的农业人口,所以将二者捆绑在一起进行赶超式发展,似乎成为不二选择。但缺乏科学规划,过度强调速度和效率,以及难以避免的利益介入,都对原有社会生态造成冲击。

“新中国成立初期,湖北共有面积超过百亩的湖泊1332个,誉为‘千湖之省’;而今湖北百亩以上湖泊仅剩下574个,减少56.9%,且皆已污染。连号称中南之肾的荆州‘四湖水系’(长湖、白露湖、三湖、洪湖),也因年年填湖和污染,成为‘肾功能衰竭’的无用之湖。所以湖北当改名‘湖悲省’才名符其实。

武汉市水务局的统计显示,新中国成立之初武汉中心城区共有127个湖泊,目前已经锐减至38个,平均两年消失3个湖泊。最近十年,湖泊面积减少大约1万亩;其中取得有关部门合法审批手续填湖的占53.3%,非法填湖者占46.7%。填湖后的主要用途为房地产项目开发。‘百湖之城’武汉目前已是名存实亡”。(湖北变湖悲” 武汉发展史成填湖史)

改天换地的城市化方兴未艾,继挖湖热后,广州又出现百城演义,如白云龙归城、员村国际金融城、国际健康产业城、新塘国际商务城、天河智慧城、海珠生态城等。不可否认我们国家正处在快速城市化阶段,但政府主导的城市化已明显出现过热(广州挖湖过后又造城”)

    要说上述二地“以发展的名义”还能上得一定的台面,那么“万达在长白山圈地万亩建高球场,涉嫌违规融资”则不但违法,而且其目的更只在于将如此脆弱的环境宝藏,无私地奉献于少数人了。

    在很多项目实施过程中,没有对民意的畏惧、没有对权责的充分认识,将自己意志凌驾于公意之上,必然会做出违背常识的行为。“谁阻碍华腾焦化工程谁就是汪洋的罪人、阻碍项目建设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权力的无知与无畏,表现得淋漓尽至。

无序的大拆大迁大建,也对各地古迹文物造成严重伤害和危胁。在国家重点工程西(安)平(凉)铁路甘肃泾川段建设过程中,拥有3000多年历史的泾州古城遗址遭到严重破坏。当地文物管理部门虽然出动单位人员日夜护卫,但根本无法阻止“大项目”的展开。

    拿爱国主义当噱头,也是拆迁者的法宝之一。“近日,济南原英国领事馆被偷拆,许多人对此义愤填膺,但也有人认为,领事馆是殖民屈辱早就该被拆掉。在长期仇恨教育的熏陶,许多人把殖民建筑看作耻辱的象征,但殖民建筑本身作为近代历史的见证,既不是殖民余毒也不是屈辱象征,以这种理由拆房子说不过去(拆殖民建筑,拿屈辱当理由)

其实,所有拆迁都要跟人的未来幸福有关,不合理的拆迁现象让国人处于心惊肉跳的恐惧之中,无法正常生活。为了维护自身权益而发生的诸多故事,难以一一列出。仅长沙为例,被拆迁户为防偷拆,选择养狼狗藏獒看门护院,被称为“最牛钉子户”。

就短命建筑而言,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官员曾公开表示,我国以每年20亿平方米新建面积,成为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而建筑的平均寿命却只能维持2530年。反观发达国家,英国的建筑平均寿命达到132年,美国的建筑平均寿命也达到了74年。

 

⑵、北京也面临生存困局

如果你爱她就把她送到纽约去!如果你恨她就把她送到北京去!!北京何以给人留下如此不堪的印象?作为中国的首都,世界级的大都市,“首都经济圈”的核心,落至与纽约的天国形象巨若天地的差距,实在令人尴尬。

现代的交通、通讯无异大大拉近了人们空间上的距离,但思想和情感上的距离,范畴笔比火星还遥远。尤其对于那些无“家”可归的城市驿族而言,随工作不定期搬家成为常态,光鲜的北京很难成为他们的精神家园。

对有“家”可居者而言,虽然历来有“我的茅屋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就是国王的士兵不能进”的自然法则,但这在拆迁逼迫面前显得非常遥远和幼稚,户主同样面临随时流落街头的命远。北京市住建委发布《关于城镇危险房屋解危工作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明确危房使用人不能及时搬出的,可限期15日内搬出;未在规定期限内搬出,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赔偿达不成一致时,强制执行的后果,就是矛盾冲突。

环境和资源也是北京的一大困境。周边地区多年来一直舍弃诸多生产和发展的机会,为北京提供无偿的水资源和环保支持,以保证其生态环境和生活、工业用水,但还是无法满足全部需要。连“南水北调”工程也将北京作为重点考虑的对象,这是否得不偿失,尚难评估。水资源日益稀少的现实面前,汉江水到底是应该顺应“南水北调”,输往北京和天津等华北地区,还是留给三峡库区用来航运和发电,成为三峡附近长江段面临的两难选择。

中国问题专家学者胡星斗先生指出,在失衡状态中艰难求生的北京,怕要在迁都和扩张之间做出一个抉择。而河南南阳、陕西长安故地和湖北襄阳,则成为几个看好的备选之地。

  

5“被城市化”不是“硬道理”

工业化加快了城市化进程,城市功能不断增强并连续外扩,吸引兼并农业人口入城,在城乡结合部逐渐形成一个动态的过渡地带,这就是城市贫民窟。贫民窟一边是城市的繁荣,一边是农村的破败,中间是城乡、地域、种族、人文的反差和交错,矛盾重重,凌乱无序,既滋生犯罪和暴力,也孕育着种种发展的潜能,是一种多元因子的文化现象;贫民窟是工业文明和农业文明的交汇之地,城市和贫民窟的博弈,既是城市与农村之争,也是工、农两种文明的竞争,是生产力不平衡和自然流动的结果,有其历史的必然性。

相较农村,城市有权有钱有强势,各阶层也能尽释前嫌结为城市联盟,共同排斥后来者。这在小农意识浓重和权利失衡的社会尤为明显。因为强势,他们总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制定法规,来约束和打击初来乍到者。城市的矛盾心理是,当自己不愿自食其力扫大街、盖楼房和掏大粪时,总希望由卑贱的外地人来做;当一切安排妥当,只剩下享受城市生活的光鲜和美好时,则希望这些人快点远去,越远越好,以“舒解城市空间,减轻生存压力”。可是离得太远,当下次再需要时,又十分不便。于是,外来人就近在城市地下或边缘,找一个住所安顿下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随时恭候调遣。

本来,贫民窟与城市其实是一种相生相伴休戚与共的互补关系。贫民窟沦为城市的佣人,以相对的弱势通过市场提供劳务,来换取城市的强势调配,并慢慢融入城市。但权力一旦介入就会打破这种平衡,使城市与贫民窟的战争一边倒,贫民窟就要经受合法暴力的围剿和洗劫。从历史和现实看,不论权力如何强大,其实也无法改变社会发展的基本事实:只要有城市,就会有贫民窟,一个贫民窟倒下去,另一个贫民窟站起来,它永远绕着城市自然外延,永远是城市外围一道不太光彩的风景线。

城市是社会自然发展的产物,是人类共同的家园,而不是少数先入为主者的私有财产和专利。中国虽然理论上没有贫民窟,但哪个城市的边缘没有“城乡接合部”和“外来人口聚居区”?这些改头换面的称呼,与外国的贫民窟区别仅仅在于,这里是中国。

看一个社会的整体状况优劣好坏,不是高楼大厦和珠玉香车,而是它的最薄弱处---贫民窟。不要说处于发展期的中国,就连成熟的美国社会,也没能力彻底消除贫民窟,所以最终选择积极协调、理性引导和社区融合。支持城市化的,住到城里;反对城市化或要返璞归真的,则回归乡村。通过自由流动,实现了和谐共建之路。

如果说况古空前的大拆大建运动可能会给后代留下某种“看点”和便利的话,也仅限于让他们像今人一样站在古代的长城峰火台和大运河边上凭吊赋诗抒发情怀,可对现实个体和体制自身的伤害,以及后人对它的功过评述,则已有定论。

2012-6-10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