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城市化文明的涅槃之路(一)  

2012-12-28 22:27:36|  分类: 1原声呐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化文明的涅槃之路(一)

作者:金仲兵

关键词:城市化  三农  政策公平  地权  集体化  中小城镇  圈地 

摘要:

城市本由集市产品交易发展而来,筑城而居且防,区域规模有大有小。商业文化的诞生让“城市”概念逐步成熟,工业革命的爆发使工业文明时代同步来临。受工商业发展的推动,人类进入城市化时代。城市化做为一个文明阶段,具有更为显著的社会特征:原始工商业比重降低,而商品经济、现代服务和市民社会登堂入室。

中国长期拥有建立在农耕文明基础之上的古老城市和城市生活,但这种城市模式不具备现代城市的禀赋要素,所以中国未来要走向城市化时代,首先应该明确城市化的对象,并非仅限于城市遗存和现有城市本身,而是要改造更大范围的“三农”领域。也就是说,没有“三农”的参与,就没有城市化的概念,更不可能有城市化的成功。所认在走出农耕文明的思维意识和典章体制,补齐工业文明这一课同时并举,才算得到进入城市化文明的“进门证。

 

1、     绕不开的“三农”

中国漫长的农业文明造就了沉静内敛的民族性格,农民做为中华民族历史的主角,通过自身努力推进了农业文明的广度和深度,也让这种文明回过头来打磨和塑造了自身的精神内涵。到了文明末期悲怆哀鸣之际,若言其从来即作茧自缚,必有失偏颇,但与环境浑然一体,相辅相成的融合浸淫,虽有文明前期发展之需,也当是种下了未来命运的种子。

 “沉默的大多数”,是中国人精神内质的脸谱化写真,更是多数中国农民的生活纪实。这个群体是大多数中的大多数,千百年来一直默默无闻,俯首为牛,但他们成为“被”沉默、被管制和被挤奶的大多数,则还是第一次。马克思曾将中国传统的农业生产称为“亚细亚生产方式”,那么在此方式之下生活的中国人,也当是“亚细亚生存方式”。

长期的城乡分治,使本来就破败不堪的“三农”问题久拖不决造成城镇化进程止步不前,离城市化则更加遥远。所以“三农”的未来,是中国走向城市化的一个关键因素。

要看清城乡失衡的本来面目,必须了解农民60年来到底损失了什么。为了尽可能准确展现,引述几份不同资料以供鉴读:

⑴、中科院现代化研究中心发布的最新报告认为,因为长期忽视“三农”投入,致使2008年中国农业劳动生产率约为世界平均值的47%,约为高收入国家平均值的2%(农业落后发达国家100年的背后)

⑵、仅在1954年~1978年的集体化期间,农业税收为978亿元,向国家贡献建设资金达5100亿元,二项合计达6078亿元,相当于农业净产值的1/3(中国学术期刊网)

19491979年间,通过农业税、工业产品剪刀差、银行储蓄,农民付出了约30多万亿。1979年以后的30多年,农民更多是通过土地折价和人力资源差价向社会贡献大约39万亿。也就是说,在共和国60多年的历史当中,农民为共和国的大厦建设总共付出了将近70万亿(彭真怀 城市化进程中的农民命运)

 (摘选-六十年农民贡献史  详见腾讯网)

A19492003年农民交了近4000亿元的农业税

B1962年为了缓解城市粮食压力,城镇人口向农村移民2000

C60年来农民付出的劳役不计其数

D1957年开始,迁徙自由被剥夺

E、农民选举权仅相当于城市公民的1/4甚至更少

F、农民养老没保障,完全处于自生自灭状态

G、教育上重城市轻农村,农民工子女无法上学,农村大学生比例下降

H、农民进城就业遭遇户籍歧视,很多职业被禁止进入

            

2、     让“三农”“活”起来

多提来一直推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其本质实际上就是“三农”建设。但农村的现状让人想到“借我、借我一双惠眼吧,让我把这世界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句歌词。毫无疑问,“三农”不仅是农民的问题,更是中国的问题,同样需要“给我、给我一条活路吧,让我未来能够过得轻轻松松、坦坦然然......

 

⑴、公平公正的法律政策

 “三农”要想得到社会承认,首先应建立自己的行业组织---农副业产品联合会之类的协调机构,来维护自身权益。虽然目前还有相当难度,但随着政策近期明显趋于宽松,未来的可行性还是很大的。“民政部部长李立国表示,民政部门对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社会服务类社会组织,履行登记管理和业务主管一体化职能,这意味着上述三类社会组织将可直接登记。”如果“三农”具有类似工业企业那样的产品定价权和市场话语权,农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和农民的政治地位都会得到提升。

从历史角度而言,“三农”早已完成了对工业和城市建设的反哺使命,国民经济现在已经如此成熟,也到了“归还农村欠帐”的时候了。从国家稳定和城市改革的需要出发,政府有必要在现有基础上加大财政补贴,标准是补齐工农业产品的价格剪刀差,保证“三农”的良性发展,实现其基础性、稳定性、竞争性、盈利性特征。在正常的财政补贴之外,还可以考虑设立专项的“反哺资金”,直接补偿农业人口(注:不是产业)

从社会整体发展的角度看,必须毫不迟疑地废除二元户籍制度,实现区域政策平衡,才能保证社会要素的正常流动和配置。

从城市化现状看,必须考虑进城务工人员(包括农民工)的合法权益,给予完全等同的法律地位。

从政治话语权而言,一定要平衡工、农同命不同值的民主选举投票权利,实现国民政治权利的平等。

从农业生产角度看,农业的未来仍然在于以新科技提高生产效率。在摆脱传统农业的劳累和低效,提升农产品竞争力的同时,也要提升农民生产和生活的品质,最终达到与城市生活幸福指数不相上下的水平。

农业高科技的另一个后果是进一步解放农业生产力,这在当前中国就业压力面前会有短期争议,但对实现农业人口城市化和现代化的转化非常有益也有必要。事实上,农村大量乘余劳动力多数现已经脱离土地,农业科技化也只是“拾遗拣漏”,并无太大影响。提高生产效率之后,可以培养农业人才,创造新行业和新的就业岗位,让农村人才回流,并可以解决部份就业问题,形成良性循环。

    说实话,历史的事情过于沉重,中国欠农民的“座座金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尽数归还,现实当中也没人太过纠结于此。但是根据现实需要在一定比例上进行良知性补偿,并不纯是对“三农“困境的帮扶和恩赐,而一个自我救赎之举和和谐共存的前提保证。

 

⑿、土地和财产权的保护

土地是“三农的命根子,没有土地,就不称之为农业。离开了土地,就不是农民。土地曾几何时还是革命年代最核心的政治口号,在和平年代当然同样重视,不过却走上人民公社路,这让人措手不及。在计划经济的集体化模式和二元户籍制度安排下,农民只是没有工人福利待遇的农业工人。改革开放也只是适度“松绑”,并未完成土地私有化改革,农民仍不是土地主人,只是“国家佃农”。所以当初农业改革的能量尽管看起来是空前的,但因为缺乏对农民土地使用权的有力保护,实际效果是有限的。直到2005年,农业人口人均GDP2360元,虽然占总人口的72.6%,但产值了不到全国的1/5,人均年收入也只是台湾农民的1/25。随着生产积极性和传统劳动效率发挥殆尽,对土地进行进一步的私有化改革,已是必然的历史逻辑。在农民的社会身份与土地的关系还没有得到制度匹配之前,“18亿亩耕地红线”保不保得住,其实对农民而言,本来就无关紧要。

中国人直到现在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私有财产。土地和房产做为不动产的代表,正是私有财产当中的重中之重。有人担心土地“土地私有化之后,土地可以自由买卖,那么有许多贫苦的农民就会卖掉土地,成为失地农民,城市的流浪汉,失去一切社会保障,冻馁而死”。那么当我们回首历史或面对现实,更可看到在现有政策下,农民不但曾经而且正在沦为无数的“流浪汉”,铺天盖地的“外来务工人员和农民工”,正是因为被农业生产的投入产出倒挂逼迫所致。这种“失败大逃亡”,绝对不是他们正常和应该的归宿,更不是“贪得无厌”或“吃饱了撑得”出来混事,而是出于无奈。

有人担心的土地买卖至贫,当指少数破产和“败家子”行为,决非多数普遍现象,这在任何行业和个人行为中都可能存在,也必然没人会动辄就卖掉土地。就像城市房产私有产权一样,难道法律在哪一天真的认可了永久私有权,房主就要卖掉房子成为流浪汉?而且在一个制度建全的社会,就算真的有急事贱卖房子,也还有社会福利保障这道安全阀,多数人也不至于沦为“流浪汉”。

如果耕地属于个人,农民当会倍加珍惜自己的财产,土地投入和生产效率会进一步提升,这是中国几千年农耕历史的优良传统和真实画卷。在制度保障下,现代高科技农业也将大展神威,农产品也将具有市场流通和竞争能力。这样的结果,才是农村改革的要求。

另外,地下资源与地上财产成为捆绑财富,农民的财富值将会爆增,也决不至于出现当前如此大规模的农业流民。作者反到在想,怕是这个具有巨大诱惑力的图景,将会吸引无数城市居民回归乡村田园生活,实现城乡间对等的良性流动和价值交换这一理想和美好的中华文化复兴目标。当然,这是一个系统化的工程,并不能期待以点代面实现“三农”转型。

虽然土地私有对中国的公有制理念提出挑战,特别是让执政党面临土地权力让度的难题,但做为一个与时俱进的“先进性”政党,既然已在经济私有化的改革中得到了实惠,则看起来那种原教旨主义的公有制理论并不一定符合现实的中国。特别是在城市化的现代社会,再也不能以国家强大为理由而让农民作嫁衣,再次拒绝他们的土地权利了。面对破败的农村现实,如果我们认为现有模式需要改革的话,则只有进退两条路。若回到过去固然不可行,农民会用脚投票,选择比农村生存相对容易的城市求一线生机,这样一来,城市也将不得安宁。看来,“逼狼入室”远不如自然放生来得高明。

   

⑶、农业集体化再思考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集体经济从最多解决5700多万人减少到现在的600万人,强大的集体经济时代已经淡出历史舞台但少数幸存者仍试图与市场经济分庭抗礼。华西村和南街村,以“标本符号”和“历史遗腹子”的身份,成为集体主义者们的精神寄托而受到热捧。不过在这些大名鼎鼎的名号上,其实已经牢牢刻上时代的印迹。

特别是“红色亿元村”南街村,其明显的政治色彩似乎是成功的法宝和秘诀。经不住有心人的轮凡打磨,这个号称资产数十亿的村办企业集团,还是露出了本质---已经累积欠债达17亿元,在3年前也已悄然“改制”。其背后意味着,近30年苦心经营的“神话”或将走向终结。一个隐秘的事实是,南街村高速发展的真正动力,是两个能量巨大的“隐形外援”:巨额的银行贷款及大量廉价的外来劳动力。(摘自:腾讯网)

这些富裕村的起家多在改革开放之后,当时正是乡镇企业崛起的年代,所以有了集体积累的前提和条件。但这是受政策之惠,与当时就已经抛弃的集体经济毫无干系。---如果集体生产效率如此之高,劳动力积极性如此强烈,当初农民为何自发放弃集体经济?

至于选择“集体”和“红色”,则无非是以历史的煽情吻于特殊的环境,从中寻求体制血缘,获得社会生产要素和道统支持,反过来则可以政治避险。而且,红色旅游也是一笔很火的怀旧生意。放眼全国,没有“集体主义”的温州城乡,不同样可以富可敌国吗?

事实证明,富裕是与有没有工业企业、经不经商、走不走市场经济、能不能融入中国乃至世界的经贸体系有关。所以这些村子无一不是处于市场经济的包围之中,而它们也得益于这个“大气候”的影响,而决非与世隔绝“洁身爱好”的“经济孤岛”。

那么,他们奉行的一元化领导模式,实际上也与传统的上级任命不同,在一定程度上既受祖传基因影响,也是个人能力加村民选择的结果综合。以华西村家族式领导传承为例,如果是一个阿斗式的后代,想必村民们不会如此买帐。

国有经济与集体经济的区别仅在于,一个归大政府,一个归小地方,但皆不重视个体的价值。未来的集体经济不是不可以搞,而是如何搞。

计划经济的大环境已经消失,市场经济成为唯一出路。所以仍在于加强对权力的监督和制衡,赋予农民在政治、经济、社会上更多的权利,并进行股份化和公司化改造,走多元经济和市场化道路,让农民成为真正的主人。可这已经是民主体制的趋向,与集体化毫不相干了。

 

⑷、中小城镇化是必须的

在走向城市化过程中,我们既不能为了城市化而放弃农村,也不能为了农村而拒绝城市化。为此选择一个较为“中庸”的办法,是两不完美中的完美选择,这就是中小城镇化。

关于中小城镇没有城市的集约化效应,可能会出现资源不能集中利用的浪费现象,则必须以更加宏观的视角进行全方位的平衡梳理。就中国的实际状况而言,完全彻底的城市化和都市化显然不能满足社会生产力要求,也将造成更大的城市难题和生存压力。要消除地广人稀的“三边”地区和过度拥挤的大城市这种“过少过多”的两极化现象,中小城镇建设则非常具有现实意义。

以农村周边经济水平和人口数量为标准,做为城市化的辅助方案、备用方案和城乡过渡区域,就近扩大建设中小城市、城镇,实现原地就业,原地升级,原地转型,既可以解决大城市人满为患,基础设施不足和资源紧张、环境污染等一系列都市病,也可以为农村提供必要的就业、生活和现代服务,拉动农村经济全面发展。

 甚对有人认为,“中国未来的主流变革方向,将是城镇化变革,而且中国未来新一轮经济增长点,仍将是以城镇化为旗号所带动的经济增长。但在中国这个几千年以农耕为主的社会演绎城镇化,其隐含的困难、问题和危机将远远超过我们所看见的目前城镇化所取得的成绩”。(深圳土改实验的划时代意义)

中国改革的成功,是因为制度不断演进的结果。未来为了适应城镇化造成的人口转型所衍生的劳动力市场结构变化,必须重新检讨“户籍制度”继续存在的必要,一定实现常住人口城镇化和居民化的目标。

2012-6-10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