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移民跑路的企业家,请你们留下来  

2011-12-25 17:00:32|  分类: 1原声呐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移民跑路的企业家,请你们留下来

作者:金仲兵

 

近些年中国的成功和类成功的企业家们兴起移民和跑路潮(裸官和其它移民不在本话题之内),让人感慨良多,有些话想说。

中国特色的企业家们,在中国特色的半市场经济(实为权贵市场经济)环境中,取得今天的成就,并为国家解决了大多数的就业难题,纳了无数的税款,支撑了权力的大厦,实属不易。

遥想在起步之初,受权力恩典,于是致富成功,然则多数必回首叩拜谢恩,并趋炎附势,走向权钱结盟。在这个特色环境中,从此到也一时之间活得清爽滋润,不少大老板为此津津而乐道,特别是有些大老板们并返身指责那些生活在底层或尚未致富成功并对现实有些怨言的人,认为这些人是“拿起筷子吃饭,放下筷子骂娘”忘恩负义之义(这与特殊身份的大熊猫们言出一致)。这些现象说怪也怪,说不怪也不怪。

先说不怪吧。成功者有两种,贵族血统的中国人得天然之造化,走向成功是他们这一段历史周期中的“命”中注定,自不必说,此处只说草根出身者。他们也可能曾经是饱受煎熬的底层人,现在已是自认为的成功者,并且此成功是得益于现有的制度为他略为松绑,让他从奴隶变身到奴才的结果。也就是说,现有的社会秩序、人脉关系,是他此后继续存在和发展的前提条件,与社会丑恶沆瀣一气、暗中偷欢者,不在少数。真正能在一潭污水之中,完全做到出淤泥而不染者,哪怕像王石那样能拍着胸脯说“我的钱是干净的”,怕也寥寥无几。而这种竞争法则和生存手段,与中国近代以来信仰的达尔文进化论之弱肉强食,又极其吻合,久经使用,屡试不爽,渐奉为真理,故欲弃之不能了。此后只有在这些因素的帮助和保护之下,他才能继续这种成功和荣耀。所以他的心存感激,自在这个小逻辑的情理之中。这,就形成了中国特色企业家的“囚徒困境”。

怪哉,这些高智商的时代精英一是属于聪明一时湖涂一世,只有近忧没有远虑者,二则是因为贼船能上不能下,一旦人在江湖,就身不由己了。在权力压倒一切的社会,权力能让你光彩无限耀眼夺目,也能让你倾刻化为囚徒,狗屁不是。看看那些被以各种经济罪名打倒的过气企业家吧,哪个没有与权力和腐败相联系,哪个不是栽倒在权力的手中?最典型的代表,莫过于黄大老板了。从中国企业家依附于权势,回归于主流的现象来看,多数只求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高产,有几个真正想到过黄老板的下场和如何避免这种下场,以及如何才能从更高层面上化解一下这种潜在的危机?以此看来,谁是“拿起筷子吃饭,放下筷子骂娘”忘恩负义之辈?

当然,在资源挥霍殆尽,环境刻不容人的危机存亡之秋,现在的跑路潮和移民潮,也是“诸路皆走不通了的一条变计”,叫做“胜利大逃亡”。但这只是一种消极的自保,专门利己,毫不利人,于国于民遗害无穷。尽管如此,竟也让体制的大厦摇摇欲倾、惊魂落魄。

由此想到一个更具精神升华和历史责任感的话题。

众人皆知,邓低曾有反哺说,“指动物长大后反过来‘赡养’父母的行为。中国企业家是改革开放的产物,要说企业家反哺社会,就是指企业家成长起来后如何推动改革的进一步发展。这么看,企业家的责任就不仅仅是提供商品、贡献税收、解决就业这么简单,而是要通过更多努力,促使整个社会朝着平等、自由、公正、透明的方向演变” (岑科-微博)。

关于这条道路是有先例的。

在欧洲文明的中世纪后期,航海技术的提升加速了工商业的发展,兴起了无数与当前中国工商新贵一样的工商新贵,可他们并没有跑路(当时也许无更好的地方跑路),而是利用自己的条件加强学习贵族精神和新的社会知识,在明白了自身本应具有的公民权力之后,再也不满于二等公民的现状,于是开始政治觉醒和现实行动,向传统的宗教社会发起了争权运动,引燃了伟大的文艺复兴的历史烈火。这个社会运动的意义当然不仅在于文艺,更重要的是它激发了人类的精神灵魂,诞生了更多的自由思想。这些,对于此后构建现代民主社会,成为了必不可少的高层资源,为更为合理的政治结构打下了基础,也为工商精英的后代们以更加理性和健康的心态,在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中拼搏奠定了永恒的方向。而真正的自由市场经济和合理的政治制度,才是保证工商业繁荣发展的唯一前提。当然无可否认,在这场伟大的运动中肯定有社会各阶层的共同努力(甚至包括那些压迫势力,也在自毁江山),很多人既是工商新贵,同时也是科学家和艺术家,所以工商阶层的新兴贵族们在创造了财富的同时,对历史发展的贡献更是首屈一指、功不可没和标柄千古的。

当然,这种觉醒在开始也许是无意识的,也是在社会不公和现实压力的下自然反应。但是,这种反应的灵敏度和奋起抗争的勇气,在中国这个老大帝国之中,可能会慢得多和小得多,但这并不妨碍先觉者的思想自由,也不影响在此后更长时间内催生更多的后觉者。

1920年8月,蔡元培、陶孟和、胡适、蒋梦麟等8名知识分子联名在《晨报》上发表《争自由的宣言》:“我们本来不愿意谈实际的政治,但实际的政治,却没有一时一刻不来妨害我们...”当今中国所欠缺者,正是一个能保证让无产者通过努力可能变得有产,让有产者不担心自己的努力被共产的环境,以及别人不会看见自己的财富而动小人之心的健康道德。这些,是中国特色企业家移民跑路的根本原因。

摆在中国工商新贵面前的出路,除了避难式的移民跑路路,更重要的是为自己、后代、国人拼出一条能够生于兹、劳于兹、归于兹的永生之路。己得永生,他得永生,国亦得永生。这本不是一个灵感,而是一种义务,何乐而不为之?何理以拒之?

2011-12-25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