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梦知录--人与自然  

2007-09-02 13:41:44|  分类: 2启蒙新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梦知录--人与自然
原题--<<自存的世界>>
yclmh 2007-02-23 17:51:35 作者:杨输 发表于:博客中国(http://vip.bokee.com
 
(一)我想我是为了寻找帮助才来注册一个博客,因为我几乎没有别的可做的显得有意义的事了,除了想办法维持自己的生存,以不轻易将生命做了无意义的判决,虽然对别人好象是毫无损害,但若万一自己对别人还有用,却自己把自己轻易放弃了,岂不是又是对别人的不负责任?我面临着困难的境地,所以想从“博客”上去寻求一点帮助。
我是一个不能摆脱思考的人,如同一个身体不对劲的人不能摆脱抽搐,我深为自己痛苦,然而仿佛抽搐也是身体的一种保护性反射,抽搐之后能令肌肉再次放松,因此抽搐也成为一种寻求更好生存的选择,我不停地抽搐,身体反而越来越放松,但若我强制自己不要显得那样特别,要我象普通人那样没有任何特殊,我却会感到如同要走向死亡那样全身被绷紧,下一刻全身都会爆炸。
大禹治水采用“导流”法,结果水患除,我想“博客”该是我现在无可选择的河沟了,我的水能放出去吗,我取名“杨输”,一是我的每一步都可能会输,二是我希望我的水,或言对我来说是“祸水”能够输送出去,换来“好水”,有用的“水”。我想说什么呢。。。。。。
我想说说我的世界。我离别人是那么遥远,我没有一个贴心的朋友,所有的人对我都不理解,认为我是一个不同于他们的人,他们每每用他们认为应该的那样去与我相交往,他们往往会发现我的反应出乎他们意外,我没有一个可交心的朋友,我在表面上仿佛可做任何一个人的朋友,然而我离每一个人都仿佛很遥远,仿佛谁也把握不住我,对我的结果是直接导致了我的孤独,我仿佛一只孤独的猫,自睡自吃,而现在,我仿佛在自己身上的寄托也没有了,所以我寻求做一只“蚂蚁”,想过群居的“生活”。
在“生活”二字上打引号,是因为我觉得我过去没有生活,想在这里着重指出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呢?离现在最近的一个重大事件是我父亲的过逝,这之后我整个性情都变了,我感到特别的孤独,我这是恋父情节造成的吗?我这是病态的吗?* * * * * *

我想作为人,是有三个方面的的运作内容的,一是要为身体的生存找一个依托,所以人要工作;二是人也是感情动物,需要在感情上找一个归宿,所以需要亲情友情爱情以及博爱的情怀;再则人是有思想的,需要在思想上有个寄托,所以人要有信仰,信神信教信学说,(甚至于崇拜某人,这也是“信仰”的一部分)。
人的行为,大抵离不开这三个方面,所谓儒家规行,道家规想,佛家避情,三足能够鼎立,也是来源于这个原始的原理。
人是由“利”、“义”、“情”三条腿支撑着的,“利”能保身,情能救危,义能致盛、致强,它们之间,互相支存,又互相不可取代,这其中的关系,如五行八卦一般相生相克,又推演互循,也是耐人寻味的。“利”之有利,然而见利而抛情忘义,利必不久;情之可亲,然而情之太过,至于溺爱,或被情困住如春蚕作茧自戗,也是一大苦难之源;义之不化以致“迷信”成了拴鼻牛,被人支使利用又毫无善果,无异于走上鬼门梯。
所以儒家教人对“利”取之有道;佛家渡人摆脱七情六欲,修参博大心怀,以情欲变慈悲,情布天下,而不是“小”我;道家教人顺其自然,不违自然规律。集大成的“唯物论”则倡导“实事求是”。这也就是“自存的世界”的本旨,只是在生活中、各种探索行为中更加谋求这种本旨的具体化。
以上为“自存的世界”思想片段之一。

(二)我能为大家做什么呢?如果仅仅是为了祈求帮助,我想我失去对大家的意义了,人来到世上,首先面临的第一要紧的问题是身体的生存问题,帮助一个人首先要帮他解决身体的存活问题,就好比计算机,我要看到硬件,才能确认有一台计算机可拿它做计算机能做的事,一个人,要有他的身体才能确认他做为人的存在,然而身体的存活仿佛是世界上很一般、简单的事情,除人之外的那么多的动物都生机勃勃地存活着。
然而“人”的情感和思想让人不满足于动物那样的存活,所以人的存活变得比动物更加不容易,动物界的自杀少有听说,(不是说“没有”),然而人间的自杀却屡见不鲜,动物在冻饿之时不会放弃对生存的争取,更不会在饱暖中郁郁寡欢,自堕烦闷,然而人在面临绝境时会发作绝望,天不绝人人自绝,在饱暖中也会活得没有耐烦心。
所以人的生存更难,虽然人因为思维和情感能统治动物,然而也因思维和情感生存得比动物更脆弱。从动物进化的履程看,有情感和大脑更聪明的动物显得更高等,种群更庞大,然而情感和思维仿佛让个体在生存中更难以面对变故和打击。我们作为人骄傲什么呢?
自存的世界并未有过人这样有情感有思维的动物会是更高等的初衷,人的出现和繁盛也是自然界的偶然结果。自然也不会因为人现在在地球上占了统治地位而会让人一直不断地存活得更好,自然可能一手在为人接生的同时,另一手却在为人挖掘坟墓。我们人是应该深深认识自己,深深认识自己与自然的关系的时候了。
自存的世界与我们过去所自以为是“人”而感到骄傲的所面对的世界是两个世界,在自然面前,我们没有什么可骄傲的,虽然不可言我们是自然的奴隶,也不可言我们就是自然的战胜者或对手或是居高临下的解读者,我们只是自然的一部分。我们需要认识假使没有人自然的运行是怎样的,以真正做我们应该做的事,而不是自己帮自然为我们人挖掘坟墓。
自存的世界里,我们人在哪里呢?人已经融化了,然而更加接近我们的本质,更加获得了自然的安全保护,我们更加安祥和和谐。我们可以超越时间,抛开空间,达到对自然的更加“自由”。也许你慢慢读下去就知道我想说什么和说的是什么了。以上是“自存的世界”思想片段之二。

(三)世界的知识,分科学和哲学两大类,科学是描述现象的知识,而哲学,是揭示现象之所以出现的原因的知识,也可以称为思想。科学是为控制和改变物质,而哲学是为认识现象提供思路,科学促进哲学,哲学又引导科学,如果科学家没有哲学思维,很难想象他能有什么建树,而哲学家没有科学知识,也难说他的东西有用。
而它们各自承担的任务,将人类对自然环境和自身的认识引向深入,让人类的生存能力更强大,生存品质更高,科学的发展依赖于哲学思维的突破,而哲学思想的正确又要接受科学实践的检验。所以哲学对于促进人类生存和科学更新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科学也不能不关注哲学的发展。哲学也要以促进科学为己任。今后将呼吁哲学和科学联姻的时代。“自存的世界”就是这样一个背景下出现的观念,旨在解决科学与哲学分离所带来的矛盾问题。以下一一道来。
一、“自存的世界”,就是把哲学从科学脚底下解救出来的观念。
二、“自存的世界”,就是把哲学引进科学的观念。
三、“自存的世界”看世界,时间已消失。
四、“自存的世界”,空间不存在。
五、“自存的世界”,东西方认识方式的差异。
六、“自存的世界”,广义相对论的下一步。
七、世界的物质存在形式和层次,能量、波、场、粒子、分子、物体、人。
八、关于“统一理论”的若干问题。以上为“自存的世界”思想片段之三。

(四)哲学仿佛更加不理解科学,科学仿佛要吞并哲学,因为时间和空间的问题让科学家倍感骄傲,而时间与空间的科学也更让哲学不知所措,而科学跟哲学的结合点在哪里呢?在科学的冲压下哲学该走向何方,因为科学家的引为骄傲的“世界图景”仿佛颠覆了哲学存在的基础,“哲学”再无法就世界总图象发表言论,科学家仿佛就是最权威的哲学家,从霍金现象我们就可看出一斑,霍金本人可能无意在自己头上加上光圈,而他头上的光圈仿佛已经淹没了作为一个探索者的他的初衷和本质,而我们的科普爱好者以及受众已经开始进入“迷信”的境地了,而在另一方,根本没有一个可供我们信赖的观点和理论来进行制衡,以解决一个“清醒”的思考者所能感觉到的我们在认识世界总体图景上的科学的解释所给我们带来的显而易见的矛盾,是哲学该站出来解释科学的时候了,这包括解释科学知识和科学研究本身,因为如果我们所有人跟着一至几个科学愿望去钻永远不会有出路的“牛角尖”,对科学的发展和我们思想的进步都是非常有害的。
哲学应该从科学的压制下解脱出来,因为哲学与科学的角度完全是两回事,哲学与科学的直接目的,也是两回事,可是现在科学的言论,已经让哲学作为独立的阵营已经喘不过气来,哲学作为一个“阵营”已经开始被人所忽视,因而渐渐不能发挥它“总结”和“指导”的作用,仿佛科学才是可信赖的东西,冠以科学的名就价值百倍。而哲学则开始失去被照应和发展的机会。
科学和哲学思维角度有个很大的不同,在于哲学是站在世界,包括人在内的整体上来讨论问题,而科学却是站在世界的对面来研究世界,这种差别是跟它们各自要达到的目的是很有关系的,科学研究的目的是要控制世界的运行和要按照人的意愿改造世界,而哲学的目的在于要能理解世界和我们人自身。
这直接导致的结果是,我们能控制外物,然而我们对我们自己却更加疑惑,我们发现我们最终却难以控制我们的思想,我们理解不了我们的思想,不知思想为何物,也理解不了我们科学自身,为什么科学会是这样的现状和结果。
科学的结果很大程度上依赖我们进行探索的方式,也就是说探索方式也是我们的探索结果决定要素之一,这不仅仅在于影响我们结果的大小多少,更在于我们结果的表达形式。关于时间和空间的问题是哲学和科学都非常敏感、非常基础、非常感兴趣的长久困扰人的问题。
科学的发生源于人类生存的要求,即人要对包括自己身体在内的物质性对象进行控制和按照一定的意愿方向进行改变,因此站在了物质性的对象对面去观察、分析、摆弄“物质”。而哲学则不一样,它是要满足我们精神上的需求,让我们能够更好地对待我们的生存和生活,改变我们对于生存和生活的思路和态度,进而改变我们自己的行为,所以说观念决定行动,观念决定命运,哲学的意义就在于此,甚至包含了我们在科学探索上的思路和行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首先就建立在哲学理解的基础之上,不管是运动的相对性还是光速不变假设,还是“时空弯曲”理解,都是一种哲学的理解,而非是科学的推导结果,说科学建立的基石是“哲学”并不为过,我们说“公理”是不需证明的“命题”,而实际上,“公理”实质上就是“哲学性”的理解,我们不难判断如果没有公理,我们的科学从何开始。
而反过来,从科学的角度来解释哲学的命题,就好象从科学的角度来建立包括我们人自身思维在内的自然的图景,可靠吗?因为科学虽然研究着“思维”对面的“物质”的一切,然而最大的缺陷在于科学没有研究科学认识所应用的方式和科学在人类行为和存在方式及现象中的位置和其所能起的作用的“局限性”,以至我们觉得我们的思维非常矛盾,而解决“思维的矛盾是“哲学”不可推脱的责任。科学研究是站在我们“思维”愿望的背景之上,面向的是我们生存的环境和物质,包括我们的身体,而哲学是站在我们人存在的一切“现象”之上,面向我们的精神,即“情感”和“思维”。所以科学是不能容纳下哲学的,哲学的目标和任务也要求它要被解放出来,让我们如重视“科学”一样重视“哲学”。
以上为(一)、哲学要被在科学取得巨大成果的淹没中解救出来,让科学家重新思考哲学对于他们的意义。
 
(五)“自存的世界”,它与科学的关系,犹如是要跳出科学去看科学本身,这对科学家有什么意义吗?科学的发展,已经遭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障碍,那就是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所给后来的科学家所圈定的一个一线战斗圈,人们现在还只是在坚守这个圈,还不能突过这个圈,既不能走到圈外去,也不能加固和修补这个圈,更不能放弃这个圈,“广义相对论”,至今还是理论物理所能达到的最高峰,而能爬上这个最高峰去一览风景的后来科学家可为寥寥无几,几乎可说没有,这可能也是因为虽然很多科学家能够有爱因斯坦的科学推演能力,但是达不到爱因斯坦的哲学直觉的洞察高度。以至往往曲解了广义相对论的时空弯曲的基本原理。这也包括“霍金”在内。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科学的目的是要去控制和改造我们“思维”以外的“物质”。就如我们要吃饱,就要判断一只奔跑的豹子它离我们有多远,它从一个位置运动到另一个位置需要多久,我们要判断它的速度,然后才知道怎样或是否能把它干倒以吃它的肉,否则就选择一只野羚羊干倒它,以确保劳而有功,不致在吃到肉之前被累死或饿死,所以距离和速度就是我们要掌握的,空间变化的尺度和时间过程延续的长短就是我们要掌握的,这些便是科学的目的和形式。
我们要穿暖,我们要能够把棉花从枝上摘下来,把棉纤维从棉花朵里抽出来,或者脱脂或者不脱脂,或者染上颜色或者不染上颜色,织成布,缝成衣,成为我们可以穿的样子和东西,这也是科学和技术的结果。
科学一个由其原始起因和方式决定的显明的特征是它是站在自然物质的“对面”来研究控制“物质”。而实际上,我们人本身也摆脱不了自然物的属性,这样的认识机构下的认识结果到底能否揭示到自然的本来面目呢?我们不应该去怀疑一下吗?由观众来看戏,以及由演员来看戏,结论会是一样的吗?自存的世界仿佛是演员,而科学家无疑是观众,由观众来谈戏和由演员来对戏进行汇报,会是一个性质的事吗?到底有多少差异呢?这个差异有什么意义呢?最好的方案是由演员来当一下观众,这台戏可能会演绎发展得更精致精彩。
这也成了哲学的任务,哲学就是演员的领导,只有他才知道怎样来安排,而真正的观众——“科学家”要看到戏的更精致之处,不妨去当一下演员,进而升任演员领导,方能成为将戏真正把玩的内行。才能真正知道“戏”的门道。所以科学需要哲学的进入,而哲学有责任去推进科学的进展。
以上为(二)、科学需要哲学的进入。

(六)时间的问题,是科学和哲学共同的难点,谁理解了时间,谁就站在了人类思想的顶峰,然而,谁曲解了时间,也让他对世界的认识从此走入迷途,我们不能再追寻他的脚步,牛顿,爱因斯坦,正是对时间有了划时代的认识,才让我们对他们永志不忘,为他们树起认识史上的里程碑,而再没有其他人能迈过他们所代表的顶峰。
时间是什么,今天看来,我们似乎觉得其上还有很高的顶峰需要攀登,无论是牛顿的绝对时空,还是爱因斯坦的相对时空,都不足以解释我们对时间的更大疑惑,因为我们对时间这个对象本身的控使能力太差了,甚至是没有,我们的一切行为都只能无可奈何地随它流淌,抓不住也留不住,“时间”主宰了我们的一切,而我们对它不能有丝毫的改造,这与我们科学的初衷和目的真是势如水火。我们不服它的气。
时间是用来干什么的,它是怎么进入我们的探讨范围的,时间是一个特殊的钦差,是上帝派来独立行使权力而不受我们的任何牵制,不是象一块肉可以切成两半,也不是一根丝可以编织成衣服的自由大使吗?我们不禁要向上帝抗议,为什么这个东西仿佛又成了又一个“上帝”,我们要对它唯命是从,并且它对我们的申诉和询问总是不理不采,让我们眼里有它而它总是眼里没我们,我们拿他如同鬼魅一般,为什么“上帝”又不把它收服,让我们只拜仰无所不能的“上帝”一位呢?难道上帝拿它都没有办法吗?“时间”到底是“上帝”派出来的还是我们人自己催生养哺起来的不听话的“齐天大圣”呢?他一身武功却桀骜不驯,以至于我们只能对他尊敬而不能亲近,只能做他的仆人。我们可以把他压在“五行山”下吗?
上帝告诉我们,“时间”确实是天地演化,人间破石而生的孙猴子。上帝告诉我们,在人生出之先,在没有人对世界进行认识和描绘以及改造的“世界自存的时代”,是没有时间这个孽种的,世界只有物的存在和不停的运行变化,也就是世界就是运行的物质的存在,没有感情,没有思想,没有知识和文明,世界是静的,没有抱怨喧闹的,一切自然而然的,没有谁提出有个“时间和空间”的存在,也没有任何的疑惑,物就是物,动就是动,我也整天没事,然而天地造化出现了人这种家伙。
这些家伙的感情和思维开始把世界搞得喧嚣不已,有哭有啼,有争有吵,更可恨的,这些家伙为了壮大自己的群落,以取得在自然界的绝对主动地位,开始研究怎样控制和改造其它的自然物,于是他们开始研究这个世界。“人”的最基本的比其它自然物的长处是他们的记忆,他们可以把感知到的东西记忆下来,通过不同的感觉的联合形成一个精神世界,这个精神世界就导致人比其它自然物有绝对的优势了,正是这个“精神世界”滋生了后来让人疑惑不已的“时间”和“空间”,因为“人”不知是怎样滋生的,只是觉得他们很有用,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拿着使用,刚开始还好用,以为这个东西简单稳定,然而又逐渐发现它们深藏不露,实则诡秘莫测,于是就想探究它们的来历了。
“精神世界”真的不简单,它的基本的运作过程是首先通过“眼、耳、鼻、舌、身”对“精神世界”以外的世界进行感知,形成感觉信号,在大脑里储存起来,然后将这些感觉信号进行融合性的处理,形成新的感觉结果,“时间”就是这样“造”出来的。我们所冠以名字“时间”的东西实际上是我们的记忆功能在储存先后感知到的信息的过程中在精神世界里产生的“过程感”。
“自存的世界”里并没有推动物质运动的独立的东西,物质的自存自在的运动也并不需要更为独立的对象的推动,这种运动本来就是自然而然存在的,是物质存在的本有方式,我们所冠以为时间的东西只是这种本有的物质的存在方式对我们的精神世界的一种表现性,即物质的运动对我们的精神世界表现出了“过程感”,即运动的物质世界对我们的“精神世界”有“过程感”,也就是“时间感”。而“自存的世界”里是没有“时间”这个独立的东西的。
以上为(三)、自存的世界没有时间。

(七)空间跟时间一样,也是自存的世界在人的“精神世界”里的表现性,人的感觉功能感知世界,物体本身有充塞延展的特性,物体之间有距离感,物体的运动有位移的特性,所有这些特性给人造成一种空间感,于是产生“空间”的概念,而实质上,我们从来没有发现过纯粹的空间独立的存在。
以上为(四)、空间的不存在。

(八)关于“人”的认识世界的方式,就有两种不同的途径,前面讲了科学的认识的第一步是对世界的感知,主要依靠“眼”、“耳”、“鼻”、“舌”、“身”五感获得精神世界以外的物质世界的特征信息,再对这些信息进行处理,从而得到科学的成果。
而还有一种认识方式是通过“直觉”的认识方式,我的研究,这是一种以心脏为首的内脏系统的感应能力,姑且称为“第六感”也是可以的,我们的情绪及感情变化以及预感我认为就是来源于这样的感知系统和处理能力,而这也是东方人擅长的一种认识能力。哲学的研究能力也来源于此。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中国建立在“阴阳五行”学说基础上的中医学,阴阳五行我想是无论如何用“眼、耳、鼻、舌、身”的感知功能再加上任何的科学仪器做帮助都识别不出来的,这只能通过“人”的直觉,即心感才能识别出来,而在这方面,东方人可能要占强,所以说东方的情感、思想繁盛,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而西方人则是擅长利用前五感了,所以科学发达,而东方则哲学思想发达。
“心感”的作用,在于对于精神世界也能进行认识,能够反观到“精神活动”本身,所以更能从总体的角度来分析问题,其结果就是“思想”和“观念”了,所以哲学中所认识的时间,和科学中所运用的时间,完全成了两个对象,科学的目标是要把握现象,而哲学却要认识本质,以去辅助和指导对现象的掌握。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假设就是首先确定对象的本质,然后在本质的基础上去解析现象。爱因斯坦可谓哲学、科学双料的天才。科学的出路,在于哲学观念的突破,要不然会走入强弩之末的死胡同,我在这里提出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很多科学家在对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进行推演,以期获得更进一步的结论和成果,可是有几位科学家能够准确地论证广义相对论是否有成立的条件以及应用的范围,以及这种条件和范围是怎样的呢?否则就不能说推演的行为和结果是可信赖的。时间和空间的问题,已经明确展示出科学和哲学的分野和联系,而下一步的时空科学和时空理论应站在怎样的时空本质的认识基础之上?
以上为(五)、东西方认识方式和科学与哲学的认识方式的差异。

(九)科学上对时间和空间认识上的演变,从时间是均匀地流淌,空间是上下四方的匀称,到了时间和空间的相对化,再到时间和空间的弯曲,而我现在又说时间和空间的不存在,到底要把时间和空间如何地运用和判决,到底我们下一步该研究什么呢?爱因斯坦已逝,可能我们都要放弃对于时间和空间的纠缠,重新回到我们原始远祖的不思不想的动物状态,回到自存的世界,没有情感,没有思维,我们从新听命于自然,而放弃对自然的改变。
然而,自然并不同意没有生机的物质存在和运行,也许我们该从新与自然相处,让自然告诉我们我们应该有的我们作为自然物的存在方式的归宿,而不是一意孤行地要做自然的主人。那就是我们要回归人的本质状态,回到自存的世界。广义相对论已经揭示了时空的随变性,是随着物质的分布密度和这种密度的变化而发生均匀性的改变的,因此时间和空间只是物质分布密度和密度的变化所向人的研究和感知活动表现出来的“表现性”,(物质密度变化代表空间性变化,时间性变化由物质分布密度的变化的快慢所决定,这就分别体现了空间和时间的弯曲),这种表现性是可以用别的描述方式来代表掉的,我们可以不说空间和时间发生弯曲,而说物质分布密度发生改变和物质分布密度发生改变的快慢不均匀,这样更加接近空间是充塞感延展感而时间是物质变化的过程感的时空的本质。
时间是过程感和空间是充塞延展感就直接决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空间的变化才导致了时间的发生,要想时间倒转除非整个自然界全部按原路倒退,而不可能是局部的倒转,因为自然的物质是一个整体,自然物运行导致的时间也是一个整体,没可能一部分动而不牵制另一部分,物质界不可能出现绝对的分界,那样就会出现很多个互不相干的独立的“宇宙”和“子自然”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时间旅行”从哲学的角度看来纯属谬误。
以上为(六)、广义相对论的下一步。

(十)关于大爆炸理论,我认为也是不严谨的思路,是对爱因斯坦理论的不考虑成立条件和应用范围的应用,因而给了时间一个起点和终点,这也是和哲学上的对时间和空间的本质认识相违背的。关于物质存在的形式,就目前所知有场、波、微粒子、原子、分子、物体、植物、动物等。
一个基本的事实,就是所有这些物质的不同表现形式,都有一个共同的归宿,那就是它们都是“能量”的载体,所以我们可以说,“能量”是“物质”的更基本的存在形式,各种物质形式不过是“能量”的不同聚集状态而已。能量是自然的目前为止最基本的状态,能量是物质的最直接、最基本的背景,现在科学观测到的宇宙存在背景能量,并且无处不在,也可支持这个能量是物质更基本的形式的观点。
能量仿佛是浩瀚的大海,把各种具体的物质形式淹没其中,然而这个“大海”也从来都不是平静的,均匀的,其中暗流涌动,各处的密度也不一样。
所以能量的存在状态也是有“时间性”的,它也在不停地运动变化着,其基本的表征是密度的变化,密度的增大达到一定的界限,就体现了“能量的聚集”,于是就导致出现其它的“能量”存在形式,如场、波的出现,而能量的进一步聚集,则开始产生“质量”,于是开始出现“粒子”,于是电子、中子、质子相继出现,进而组成原子、分子,分子聚集产生物体,产生有机物,无机物,再出现“生命”、植物、动物、人。
这就是物质形式存在的相继层次。至于能量的更基本的存在是什么,我们目前没有发现,实际需要也没有要求我们有必要探索,但我们也不能否认在“能量”这种称谓之下还有更为基本原始的称谓,因为“反物质”的存在预示着在物质形式的发现和认知上我们还有很多空白。所以,自存的世界是我们人的观察、感知、认知所永难穷尽的,除非我们不断改进自身,同时也希望我们人的变异和变化能够让我们在处理自然(包括人本身)的能耐上更强,更完备。人的五感支撑了对直观信息的收集,第六感即“心感”支撑了对隐含信息也就是体现自然物性质的内禀特质的收集,这样共同支撑了人类对于自己所生存环境和人自身的认识和把握,形成了“科学”和“哲学”,但是这是一个永无穷尽的过程,并且我们现在还在初级阶段也未必可知。所以对自然和人的本质的揭示还远未成熟而只是开始。
以上为(七)、自然界物质存在的形式。

(十一)对于“不确定性原理”,可说是证明“自存的世界”有必要被引入和采纳的最有力的例子。它最大程度地体现了人的认识活动对认识结果以及对自然物运动本来面目的偏移的显然影响。任何一个自然物,再小的微粒子,从“自存的世界”的角度讲,它都只有一条唯一的运行路线,微粒子它本身清楚地知道,这是从哲学的角度来讲的。但是从科学的角度,从我们人要掌握和控制它们的运动路径的角度看,我们的观察方式和控制手段却无法确定它的唯一路径,而只能确定它的“经常要走过”的是个什么样子的路径集合,因此不确定也只是在科学的目的和手段下成立和适用,在哲学上是不适用的。
所以说“上帝不掷骰子”这是绝对可说得通的,这是从哲学的角度上说的,是从“自存的世界”角度上说的。所以要把“时空弯曲”和“不确定性原理”从原理上统一起来,这从“原理”上就是说不通的,“时空弯曲”是自然对人的表现的本性,而“不确定性原理”是人的一种处理微观粒子运动的一种处理“手段”所带来的现象,不是自然物运动的本性。对于这一点,很多科学家是认识不足的。
至于说到“大统一理论”、“终极理论”,我们早应该下结论,那是在目前是不可能的,并且至于“在人这种自然物的能力下”能否实现也是打问号的,因为自然运动的很小一个阶段才“存在”有“人”,自然的庞大和深邃远非“人”所能完全感知,你就说要建立揭示所有自然物运动规律的“终极理论”,岂不是说梦话。
不论是科学还是哲学,在目前都只是在一步步推进解决遇到的局部性问题,每一个思想和理论都只是在一定的条件和范围内正确,超出这个条件和范围,就要寻求新的解决办法。就如“自存的世界”思路原理,也只是在目前解决科学与自然的关系,科学与哲学的关系,理解相对论、不确定性原理上有用,它也不是终极的思路原理,甚而也只是我们认识我们自身的认识活动的一个初级的原理,丝毫没有什么神秘和高贵。
所以“大统一理论”、“终极理论”我们不应该去追求,那样的理想化的愿望会引动我们犯很多无意中的错误,我们还是该脚踏实地解决我们遇到的每一个小小的实在的问题,那才是真正的探索成就。
这是我的一点点对于在科普宣传活动中出现的问题的看法,我们既对宣传者负责,也对被宣传者负责。
以上为(八)、“终极理论”不会很快得到解决,至于什么时候解决,水到会渠成,船到桥头自然会直。
以上完,以此献给我的父亲,各位哲学爱好者,科普爱好者,广大的疑惑者和期盼者,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