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世界的真实性与科学的真理   

2007-09-17 16:12:49|  分类: 2启蒙新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世界的真实性与科学的真理

作者:陈国海

现代文明危机的总根源,深深隐藏在用于指导文明建设的人类理性之中。也就是说,现代文明的危机是由它的理性方式决定的,现代文明的病根在于它所通行的理性方式:这就是逻辑理性。人类文明被逻辑理性统治着,现代文明的大厦不仅是由物质财富搭建的,而且是由逻辑理性结撰而成的。逻辑理性不仅表现为民主、法制、政治制度,而且发展为科学技术,而当科学技术进入千家万户,渗透进生活的每一领域,支配了人类生活的一切方面时,逻辑理性的弊病也就暴露出来了。

现代文明的危机,固然和它的民主、法制与政治制度有关,但在更大程度上是由发展科学技术引起的。更确切地说,是由对科学的迷信引起的。科学技术发展已经失控,科学技术发展出人意外,她由人类创造、使用的工具因而必须听命于人,变为控制、支配、甚至主宰人类生活的异己力量,这一切都使人类对科学技术的迷信有增无已。
必须揭示科学技术的本质,必须从根本上认清科学的本性和它的局限,这就需要超越科学技术的更高一层次的人类智慧。人类智慧应该能够穿透一切偶像崇拜的坚硬外壳,让它们在智慧之光的洞察烛照之下融化消解。

科学技术不过是逻辑理性实现的一个部门
逻辑理性对人类的影响非止一日。它并不是现代社会才出现的。整个人类文明都离不开逻辑理性,甚至语言也体现了逻辑理性,它虽是由概念语词组成的,但它必须通过逻辑连接起来。但语言可以构成形象,语言可以形成一种艺术,它虽由字和词组成,可是它传达的却不仅是概念,而且是意义与意蕴,而这,便使它具有了鲜活的生命力。
但科学技术不同。科学技术是与艺术对立的,它是冷冰冰的、非人性的、纯逻辑的、不含生命活力的。与大自然的整个生命世界不同,它是非生命的东西。

一切科学理论和技术都以精致迷人。它的精致来自于逻辑的严密;它的精致不容许有丝毫的模糊和不确定,而模糊和不确定,正是生命活体的特征。大自然中越是复杂的生命现象,越是具有模糊与不确定性,它不是单纯逻辑思维方式能够完全描述和捕捉的。而技术的世界、科学理论,却恰恰在于它具有完全确定的形式、严格定量地描述、绝对严格的结构。
科学的本质是什么?它是认识真理的唯一形式吗?科学给出的知识客观而严谨,科学描述的形式确定而定量化,这符合真实世界的本来面貌吗?

科学之所以为科学,正在受到一般人包括科学家之外的人的迷信和宠爱,科学的身价之所以无限提高,是因为人们认为科学能揭示世界的真实面貌,能给出真理;科学之所以具有最高的权威,是由于它的实证方法可以统一所有人,包括各不同民族、人种、不同信仰的人的认识,甚至包括宗教界人士,也对科学这种认识世界的方法妥协了。也就是说,科学之所以与宗教不同,是它可以具有超越文化、地域、民族限制的普遍有效性。科学之所以被当作判断真理、裁定是非、澄清模糊认识的最高裁判,是因为,一..它在理论上的普遍有效性和通行于全人类的逻辑理性方法;二.在实验上严格地把不同人的经验统一于感官的实证方法。不同民族国家可以有不同信仰,但却可以应用完全相同的科学,这表明,科学是一种全人类适用的理性方法。

但是,人们似乎忘记了,为什么科学给出的知识总是在改变,为什么科学给出的“真理”总是“相对的”;为什么现代文明知识的更新换代如此之快,难道它们不都是来自于科学吗?昨天曾经是正确的知识,今天已经过时;昨天被当成是真理的东西,今天已成谬误,“真理”怎能这样脆弱?这样经不起时间检验?星星不还是星星,月亮不还是月亮,宇宙不还是那个宇宙,大自然不还是那个大自然吗?怎么对她的解释前后不一?各个不同学科对同一对象(现象)怎么会有不同解释?面对同一个人,生物学家看到了他的基因,生理学家看到了人体生命的组织结构;心理学家看到了无意识,哲学家看到了精神现象。这不都是同一个人吗?不仅如此,既使同一学科对同一现象的认识也往往前后不一、自相矛盾。比如在宇宙学中关于宇宙边界和寿命的上限的确定,以及对人体生命的认识,等等;这使我们有理由认为,科学知识的真理性一开始就是人为吹捧起来的,科学给出的秩序在整个自然宇宙中只具有局部的真实性,它并未反映整个宇宙人生,并未反映生命世界中那带有根本性的东西。科学对世界的认识,抓住的只是世界整体变化的皮毛,科学在欺骗我们的感官,在蒙蔽我们的智慧,在扭曲我们的心灵!

当然,人们可以用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关系的哲学思辨而为科学认识的局限性开脱,用绝对真理是无数相对真理的总和来搪塞,但是绝对真理是什么?它是整体的宇宙吗?整体宇宙是有创造力、有生命力的,它可以由分解为无数相互独立无关的组成部分的逻辑方法来认识吗?关于绝对真理与相对真理关系的思辨,也是建立在逻辑理性基础上的,而科学认识的局限,正是逻辑理性的局限,也是西方哲学认识论的局限,包括唯物主义辩证法的局限,它怎么能认识自身的病根之所在呢?

大抵以还原法为主的科学部门,如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等,只注意宇宙自然整体结构的纵的方面,而对大自然的横向联系则视而不见。科学之所以为科学,就是分科之学。科学分科越细、专门化程度越高,它的认识境界越狭隘,得出的知识越局限、越琐细、越零碎,科学认识的偏颇与局限越严重、越明显;它所得出的知识越容易过时,它所包含的真理性越稀薄;以之为判断是非的标准越有欺骗性、越容易误导民众。而如果科学分科不细,所得出的知识不精细、不确定,又不能满足人类寻求知识确定性的理性要求。似乎只有确定性的知识才能包含更多的真理?这种追求知识无限确定性的要求,是人类理性(逻辑理性)的标志之一。它使科学成为可能的并且受到了全人类的欢迎。
但它符合宇宙自然、生命世界、包括我们自身内在的真实性吗?

启蒙时代,人们曾构筑了种种乌托邦,人们编织了种种理想社会的美梦,而理想,就建立在理性之上。更确切地说,她就建立在逻辑理性之上。但是符合于逻辑理性的理想,却往往在现实世界的发展面前经不起检验,而纷纷破碎了。于是,逻辑理性又转而去构筑社会之外的自然,即创造人工世界,并且美其名曰“第二自然”。人们根据对自然规律的认识构筑自己的人工世界,而这种认识,又是通过逻辑理性的抽象方法来实现的;而认识自然的科学,又被涂上一层理想的色彩。那么用以构筑社会理想的方法的失败,是否会在构筑自然中重演呢?
理想,总是把尚未实现的东西想象成花团锦簇、无限诱人;而人类对科学的迷信,却更像启蒙主义者构建乌托邦一样,寄寓着理想的狂热。当然,在技术世界的种种弊病面前,在科学为人类酿造了无数苦果的今天,人类已开始反思了:反思科学究竟是否真的有那么大的神圣性,科学给出的真理是否真的那么可信、可靠、可依赖。

科学知识的确定性,是由于分科细密。这种分科细密,产生了确定性的知识,但也产生了不少弊病。科学有见木不见林的危险。这使它成为人类认识盲目性的来源之一。科学似乎天生就具有盲目性。这种盲目性,在生物科学中尤为明显。为了克服科学分科之细带来的盲目和混乱,人们发展了系统论。系统论、协同学、耗散结构论开始改变科学的范式,它使科学的性质由注意宇宙自然的纵向联系、深层结构,转向注重横向联系。于是,一切以系统思想为时髦,系统科学又成为裁决一切宇宙万象的标尺,甚至连成熟了几千年的中医学,都不得不披上系统论的时装。人们对科学的迷信依旧不变,而系统论,似乎又成为解决一切人类难题的科学思想。一切都是系统工程,一切都在系统思想的包装之下变得华丽起来。

对科学的迷信,势必会排斥科学以外的一切知识的合理性。对科学的迷信,使科学具有了垄断人类一切知识的独霸地位。在这个怀疑和解构一切价值的时代,人们对一切崇高、神圣、伟大、永恒的东西都可以亵渎,都可以解构,而唯独对于科学,却极少有人怀疑。因为它直接诉诸感官经验,这感官经验对于人和对一切动物几乎都是一样的。科学是在生物学层次把人性还原了的,在这一层次上,不仅任何人一般不二,人与动物、甚至植物,都具有了同一性。不是吗?在分子水平上,人的DNA与一切生命的DNA有着相同的结构,这使科学结论不仅对人有效,连动物也包揽了。这样的“普遍性”还不值得绝对信赖吗?科学登上垄断一切知识的霸权主义宝座,你还有什么不服气的吗?

然而,这种以垄断一切知识的霸权主义姿态出现的科学,独断专横,本质上却是分裂世界、分裂社会、分裂人本身的罪魁。人类理智觉醒之时,理应公审它。不是吗?分子生物学把人还原成生物,生物物理学把生命过程还原成物理过程,科学甚至想用物理学方法去研究意识,企图把意识也还原为物理过程。科学知识的独霸地位否定了不能由实证检验确定其真理性的宗教和传统道德,甚至善恶不分、美丑不辨;科学的求真精神与世界的整体关联发生了矛盾。科学的还原法把人还原成生物,而系统思想由于以系统为中心而不是以人为中心,又把人变成了人一机系统中的一个附件。在庞大的系统中,人的意义模糊了、消失了,生命消失在系统之中。

系统思想也是客观化的理性。结果是,人的存在化入客观世界之中,生命化入系统中,人化入物中。何以为本,何以为末?什么是体,什么是用?科学管不了那么多,全部推给了哲学,而哲学,正彷徨无依地为自己的生存而苦闷着。

把科学作为现代文明危机的总根源,不是没有根据的。正如中世纪的黑暗与停滞是由于宗教神学取得了独霸一切的地位一样,凡不属于宗教教条解释范围的,一概否定、排斥、取缔,严禁人们涉猎。它禁止人的科学思考、科学探索、禁止张扬和传播有违宗教教条的一切知识;宗教知识,成了一切知识的裁判者。所谓宗教裁判所,正是制裁一切异端思想的法庭。这种情形,随着科学的进步而逐渐消逝了。然而物极必反,现代社会又把科学当做宗教来崇拜,凡不能由科学“证实”的一切,一概被斥为“迷信”和“虚幻”。殊不知,这正是另一种形式的愚昧。它可以阻止我们深入认识生命现象,尤其人体生命的种种神秘现象,但却不能否定这种现象的存在。迷信科学与迷信宗教一样,都是人类智慧的局限,人类智慧的悲哀,都是一种愚昧的表现。

过去的愚昧产生于无知,现代的愚昧产生于信息爆炸、知识膨胀。无知与知识过滥一样有害,二者具有同一性。而知识过滥,却使人迷失了本性,丧失了根本。过去的无知可以产生偏见,那是因为偏见是唯一的参照系;现在的知识过滥使更使人心迷乱和慌惑,失却了对是非的辨别力,那是因为无数参照系可供你选择;而信息污染和噪音背景,又使你心不能静,失去了选择的能力。
知识过滥、信息爆炸,使人丧失了独立思考能力。思想像一潭清池,你不断搅动它,它必然会混浊不堪,难以容纳和生长水生动物,不可能产生任何有生命的东西;只有当它平静下来時才能建立秩序,产生结构;不仅如此,当思想的清池不能沉静时,它还会产生种种有害物质。
知识膨胀、信息爆炸,正是科学技术盲目发展造成的。

正如启蒙时代的思想家对宗教神学的批判一样,现在是批判科学的时候了。所谓批判,不过是用更高一层的理性精神去揭示科学认识的局限。
科学作为人类认识世界的方式之一,作为人类认识世界的一个窗口,并未见到真实世界的全貌。逻辑理性方法则以偏概全、以局部代整体,把解析还原的世界当作真实的整体世界。它的抽象性质舍弃的是大自然和宇宙万物之间的整体联系,它抽象掉的是真实自然的生命活力,它把原本是活的生命世界看成是死的物质板块,并且把这些板块任意拼接、重组,以建构人工世界;而不问人工世界与大自然的根本差异何在。人工世界中出现了种种危机,而大自然,却仍然是整体和谐、自我调节、自动平衡的。如果说大自然也出现了反常和危机,那完全是人工的逻辑理性的干预造成的。大自然在几十亿年的演化中证明自己是稳定平衡的和谐整体,而人工只需要几百年的时间,便把和谐的自然搞得百孔千疮、面目全非、喜怒无常、变化失据。其罪责完全在于人类,而毛病就出在由逻辑理性转变而成的科学技术之上。

启蒙时代的思想家,自以为是意识的最先觉醒者,实则完全出自私心。而所谓人的解放,归根到底是人欲的解放;意识的觉醒,不过是意识自我分裂的开始。人性分裂,启蒙时代已肇其端。启蒙思想家并不关心宇宙本体的性质,也不关心对人体生命的整体认识,它所解放的只是人的感性存在。启蒙思想家并不关心对宇宙本体的认识,对于宇宙本体,启蒙思想家也和大多数科学家一样,是管中窥豹者,当其洋洋自得,自以为找到了宇宙真理时,其所见不过是宇宙自然整体全豹中的局部斑点而已。

也许有人会说,现代文明危机的总根源在于人性的劣根,如自私、贪欲、野蛮、残暴等;而外在的原因则是发展经济与生存竞争的观念。人性中的自私和贪欲,固然由来巳久,但如没有逻辑理性的推助,科学实证主义对善恶有报等伦理道德观念的瓦解作用,以及对宗教知识的否定;人类的私欲将永远在传统道德和宗教神学诸因素的控制下而得不到膨胀与扩张。是科学发展的失控带来了道德的失控;是科学的实证态度否定了原本不能以实证论真伪的更高宇宙真实。人类智慧所悟到的宇宙真实不能与一般动物感观感觉到的真实相同,最高的宇宙真实,不是囿于谋生境界中的生命所能感受到的。

善恶有报,其根基在于灵魂不死和轮回。前者构成各种宗教信仰的共同点,后者则是佛教独有的信仰。但是科学却以其认识方式的局限,断然否定灵魂的存在。这是纯粹的唯物主义的信仰,唯物主义对于物质科学的研究是有效的世界观,但对于人体生命的认识,对人性的理解来说,却是有害的。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