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许知远:中国其实是无根之国  

2007-09-11 07:51:18|  分类: 4漫谈国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许知远:中国其实是无根之国
博客专栏xzy.vip.bokee.com 作者:许知远 2007-09-03 16:24:07 发表于:博客中国  2007年8月30日 星期四

当一个种族逝去的记忆变得太深太旧时,要想向下探索是徒劳无功的。——简.雅克布斯

我带着燥热来到临汾。长途汽车夜晚八点才从太原抵达临汾车站,我们钻进出租车,开始感受到城市混乱的交通。空气中秉承着山西一贯的肮脏,灰尘混合着我们身体的汗水,牢牢的粘在我身上,使毛孔难以呼吸。到处都在修路,到处都在鸣笛,到处都是闪烁的霓虹灯……

在漫长的时间里,临汾被称作平阳,是“南通秦蜀,北达幽并,东临雷霍,西控河汾”的兵家必争之地,也曾是北方工商业的重镇。它更著名的渊源是,它是尧的诞生地,尧被公认为华夏文明的开创者,他和另外两位继任者——舜和禹——构成了中国最初的统治史,他们都被认定代表了华夏的黄金时代。

我依稀记得尧舜禹的传说。我旅行来到山西南部,中原地带的中心。说来奇怪,尽管我这一代对“中原之地”耳熟能详,却很少意识到它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我对于中国文化有所了解的话,它遵从的地理区域也先是东南沿海,或是江浙一带。中国近代历史的变革中心来自沿海,而文化中心则一直在江南。历史变化总是沧海桑田,如今我们谈论的是上海、香港,谁还记得临汾、商丘与开封?但当后者是华夏文明的兴起之地时,后者仍出杂草丛生的乱石堆。也因此,尧、舜和禹,就像皇帝、炎帝一样,是个总是被提及、却很少被说清楚的传说。甚至,只有到了临汾,我才知道尧曾建都于此。

我用一晚上清除了旅途的疲倦,整个上午,都徘徊在临汾市区的尧庙广场。结果发现的不是对被远古文明的悠思,而是一种生理上的不适。饱经战乱、天灾与人为纵火的尧庙当然早已消失,最多剩下断壁残垣、青苔野草。遗迹是个不断修复的东西,况且,中国的历史倾向于存留在典籍,而不是建筑之中。除去万里长城,我们不喜欢帕台农神庙那种石头,而倾向于木头,它们美观、精巧,却经不起历史烟尘。

眼前的尧庙是1998—2002年一连串扩建的产物,它不再是一座孤单的被祭奠的建筑,而变成了一片建筑群,被称坐尧庙广场。它就像另一种意义上的世界公园,或是街口的杂货铺,建造者费力地想把所有的东西都塞进一个空间里,而且所有的东西都有着显而易见的廉价感。

我先是在观礼台的广场上游荡,它坐南朝北,正对着尧宫。它是一个小型的天安门,殿内摆放着那种显而易见的廉价的工艺品,它是“中国尧都民间艺术博物馆”,两个年轻姑娘无精打彩坐在那里。在同样微缩的广场上,摆放着几辆电瓶车,它们分别塑造成济公、火箭的模样,花上5块钱,你可以在广场上驰骋一下。然后,我又在尧庙里消耗了一个小时,在那些仿明清的建筑中穿梭。那些懒散的管理员会突然走到你面前,“给先祖敬香吧,三十块的六十块的都有”。如果你拒绝,她就立刻恹恹的走会屋角的同伴那里,继续她们的聊天。这尧庙是她们的,而不属于游客……

“旅游业是一个大蛋糕,关键是谁能将这块人人看好的蛋糕做大做强……”在付出了三十元的门票,买了一瓶热乎乎的冰红茶之后,我还买了一本蓝色封皮的《尧庙》的小册子,在它的序言里,当时的临汾市尧都区委副书记王天然这样写道,“我们的卖点就是4500年中华文明的源头”。而书的编著者高树德则写道:“我们的先祖创造了太多太多的华夏之冠。如何将先祖们创造的‘无形资产’变为‘有形资产’,使华夏千古文明浓缩在尧都,浓缩在一处看得见、摸得着的艺术精典中……”

一切变得容易理解,浩大的工程与历史情怀无关,它只是经济增长的催化剂,而且它与大跃进式的坏品味相联——拜多年的标语化、好大喜功的美学观念所赐。贯穿广场的的尧都大道有40米宽,两边的景区除去天安门,还有缩小的天坛,有尧舜、禹三座宫门,有用水泥制成立体中国地图(可惜福建、台湾一些省份,表层水泥已经脱落)……广场建筑处处夸耀它的规模,21米高的汉白玉华表,长达百米的、花岗岩铸就的千家姓纪念壁——它不断是全国最大的,而且采用了长城造型,还有号称“天下第一门”的华门——三门鼎立象征了尧舜禹,主门18米高,是“世界上最高最大之门”……


我在四十米宽的大道上走来走去,这并非特别节日,大道上空空荡荡的。我庆幸自己没有再花五十块门票去进那个华门,它四周的飘荡的红旗早已褪色,丝绸的边角早已残破。摆设在尧都大道两旁的摊位和这些宏大的建筑一样,真实的反映了中国人此刻的精神世界。一个又一个摊位提供了每一个城市都雷同的消遣方式,汽枪打汽球的游戏,小吃摊,盗版书籍与音像——在上面我看到了几乎全部是玄幻、武俠小说,还有一本余秋雨的散文,还有《我偷了二嫂》这样诱惑人心的光盘名称……那个微缩的天坛被命名为“幻觉动感の屋”,中文的“的”字被换成了“の”字,而且在说明里特意提及,游戏来源于“日本株式会社”,我甚至看到了一艘仿制的军舰矗立在华们前……一位叫刘群良的僧人还给我算了命,但是他的个人见解上却印着八卦图。“不管僧道,都要看八卦的”,他对将信将疑的我说,并确信我“天赋敏感,也可以预测未来”,只要付给他三万元,学习一年两载即可。我婉拒了这条前途无量的工作,付给他十元钱离去。

尽管我早已熟悉这一切了,今日中国的显著特征之一是它的不谐调。但如此大规模混杂仍我有点吃不消。那位尧真的是我的祖先吗,今天的中国人真是古代中国人的延续吗?

离开尧庙广场后,我看到了第一个大幅广告牌是“纽约,纽约”和“台北新娘”的婚纱摄影……

“不要假装我们是一个文明古国了,传统早已割裂,我们是个无根的民族,精神一片荒芜,伪造出的传统只加剧了我们的虚伪,凸显了我们的空洞与脆弱。”这种感觉当我下午前往洪洞县时变得越发明显。
 
[本文网址] http://vip.bokee.com/20070903376671.html

我的导航简介
许知远,男,1976年生人。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微电子专业。曾任《PC Life》执行主编、中国先生网主编、e龙网内容总监,现为《经济观察报》主笔。已出版随笔集《那些忧伤的年轻人》、《纳斯达克的一代》。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