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华尔街的傲慢与偏见  

2007-09-01 11:43:16|  分类: 5纵横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华尔街的傲慢与偏见
博客专栏zbt92.vip.bokee.com 作者:水博 2007-08-30 15:55:12 发表于:博客中国

(注:本文是《评华尔街的“三峡大坝之忧”〉一文的修改补充稿)

2007年08月29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一篇引人注目的撰文《三峡大坝之忧》,看过之后难免让人对华尔街的态度也产生一种忧虑。伴随着国际社会对水坝的环境作用的分歧意见,有关三峡大坝的争论,已经在国内外持续了很长时间。然而,随着国际社会对二氧化碳排放造成的气候变暖危害性的认识。2002年《世界可持续发展高峰会议》已经肯定了大型水电站的可再生能源作用,并且制定出行动计划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大型水电开发,以降低发展中国家在能源需求增长过程中的化石能源排放。

中国的三峡大坝建成以后,不仅解决了长江中下游的的防洪问题,而且每年可以替代发电原煤5000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上亿吨。然而,一说到三峡,长期对中国的二氧化碳的排放问题,持严厉批评态度的美国华尔街,却在这样一个严肃的问题的上犯了糊涂。难道华尔街不知道,建设三峡这样的大型水电站,就是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解决温室气体排放,所采取的最根本、最有效的措施?
从文章来看,华尔街似乎不再担忧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问题,反而开始用一些似是而非的传言、猜测,鼓吹所谓的“三峡大坝之忧”。这种对中国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而大力建设的大型水电站的诬蔑宣传,无疑将会增加中国开发建设大型水电的舆论阻力,对全球的温室气体减排和世界可持续发展将产生极大的破坏作用。为此,我们非常有必要针对华尔街文章中所担忧的几个主要的问题加以说明,以化解华尔街的“三峡大坝之忧”。

华尔街文章认为“三峡大坝主体工程一年前才竣工,大坝上游640公里的长江水域成为一个大水库。而如今有地质学家称,三峡大坝拦截水量的庞大重力已开始在好几个地点侵蚀长江陡峭的河岸。再加上水位波动频繁,因而引发了一系列的滑坡灾害,也使得像庙河这些大坝附近的地区的地质结构被破坏。庙河是一个距离三峡大坝上游16公里的村庄。当地官员担心,一旦整个山坡塌入水中,附近的居民将因此丧命,同时还会威胁到至关重要的长江水道运输。”
华尔街的这种担忧实在是有些多余,根据记载长江三峡地区本身就是地质灾害的高发区,历史上曾多次出现过整个县城毁于滑坡的惨案。仅从1982年到三峡建设开始的前12年内,长江三峡库区两岸发生严重的滑坡、崩塌、泥石流近百处,规模较大的有数十处。如1985年新滩的一次滑坡造成高达70米的过江涌浪,其上、下游各10公里的江段内96条船只沉没,造成了长江上游的断航和巨大的人员财产损失。因此,我们在三峡工程施工前已查明在库区共有各类潜在的崩塌、滑坡体数千处,在三峡库区五千多公里岸线中,可能存在地质灾害隐患的库岸数百公里,需实施工程防护措施。

施工中我们已经有针对性地对可能受到蓄水影响的数百处滑坡、塌岸、高边坡等进行了防治和处理。由于采取了这些工程措施,使得整个三峡工程开始建设12年来,长江沿岸的地质灾害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与工程建设前的12年的地质灾害纪录相比较,长江沿岸的地质灾害减少了百分之九十多。在三峡一期蓄水前后,先后已经专门投入了40亿元用于防治三峡库区地质灾害。去年二期蓄水后,三峡又对新发现的地质问题增加了新的巨额投入,继续开展大规模的地质灾害防治和治理。目前,我们已经在三峡地区建成了较为完善的地质灾害预防监测体系。

当然,尽管目前我们对三峡库区的地质滑坡体已经进行了必要的监测和处理。三峡水库水位提高后,由于水位变动幅度加大,地质灾害的危险程度相应的增加是毫无疑问的。然而,经过三峡一期蓄水后的事实已经证明,由于工程建设后对三峡地区的地质灾害治理和严格监测,地质灾害的发生的频率和规模已经较工程建设前大大的降低了。我们必须承认,就目前我们人类的认识水平而言,人类还不能通过工程措施根本消除各种地质灾害。我们目前建设三峡的所能做到的,仅仅是通过我们的工程措施和监测手段,让长江建三峡地区严重的地质灾害,得到一定的控制和减轻。而且三峡建设的12年来的现实也已经证明了这一事实。

如果华尔街日报了解这些情况,就会发现;人们对长江三峡地区地质灾害的担忧本来就存在,而客观现实则是,如果中国不建设三峡大坝,我们对长江三峡地区的地质问题的忧虑肯定会更大,地质灾害也会更多。
华尔街文章还说“危险因素还不止这些。中国的科学家称,大坝阻挡了淤泥流向下游,使包括上海地区在内的长江入海口收缩,海洋的咸水正在倒灌入内陆。”

华尔街的这种说法,一看就知道是受到了反坝谣言的欺骗。事实上,对于中国这样的高含沙河流,河流的泥沙含量的减少只会减慢河口淤积造地的速度,而与海水是否会倒灌根本就毫无关系。河口地区的海水的倒灌往往都是由于枯水期河流入海流量过低造成的。然而,所有水坝建成后都会起到调节河水的峰枯流量、减少洪水期流量,加大枯水期流量的作用。所以,很多在自然状态下经常会造成海水倒灌的河流,在建设大型水坝之后都会得到根本的改观。由于大型水坝提供了人为控制河流的流量手段,几乎任何河口海水倒灌问题随时可以避免。长期以来,大型水坝可以防止海水倒灌的事实,已经在我国的很多河口地区得到了验证。

华尔街说“世界野生动物协会(World Wildlife Federation)今春公布的一份报告称,通过大坝的水流速度目前正在加快,对下游的防洪大坝造成破坏。未经处理的污水和化肥残留物被不断排入大坝水库,导致巨型水藻生长泛滥,并威胁到下游的水供应。”
必须要说明WWF这种担忧也是极为片面的无知,水流加快对下游的防洪大堤确实会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但是,WWF和华尔街都不知道,中国的所有河流的难题几乎都是在于河流的泥沙含量过高,河道淤积严重。水流变清、加快不仅会对防洪大堤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而且也会把河道中淤积的泥沙冲走,起到河道清淤的作用。对于中国的长江、黄河等不断增高的地上悬河河道,这种清淤河道的现象绝对应该算是利大于弊的。目前,我们在黄河上经常不惜耗费大量的水资源,多次进行的调水调砂,就是为了人为的获得这样一种效果。

至于所谓“未经处理的污水和化肥残留物被不断排入大坝水库,导致巨型水藻生长泛滥,并威胁到下游的水供应。”的担忧,与三峡大坝本身根本就毫无关系。相反正是由于三峡大坝的修建,我们已经加大了三峡库区沿岸的污水处理力度。我们必须承认,由于受到经济能力的局限,我国的污水处理程度的确普遍不高,水污染问题严重。然而,目前的事实是全国可能还没有一个地区的污水处理能力,能够超过长江三峡库区,即便是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也不例外。这恐怕也是得益于三峡水电站的巨大经济效益。

关于水质问题,华尔街提到“翁立达认为,为了防止洪灾,建设三峡大坝是必要的。而现在他最头疼的问题是水库水质的恶化。一份翁立达联合署名的世界野生动物协会报告称,工业废水和化肥残留物造成三峡水体中的氮和磷含量较10年前上升了10倍。”这确实不假。不过我们要遗憾的提醒华尔街,这份报告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近年来长江水质的恶化主要发生在三峡大坝建成之前,而在三峡大坝建成之后,由于水污染治理力度加强,长江的水质总体上已经比蓄水前有所好转。从横向比较,长江也是中国七大流域中水质最好的江河。总之,无论从哪一方面去看,人们都得不出来修建三峡工程加剧了水质污染的结论。下面这张中国七大水系水质图和有关数据完全可以在中国水利部和环保总局的网站查到。遗憾的是,国内同样对三峡抱有偏见的长江论坛报告编写者们一厢情愿的疏忽,也让华尔街上了挡。

华尔街认为“从三峡大坝暴露出来的问题可以看出,一方面,中国这个正迅速向工业化迈进的国家急于摆脱自然界的束缚,而另一方面,它为此努力的结果却是适得其反。三峡项目的启用正逢国外生态学界对兴建大坝的做法重新进行审视之时,经济学界也有相同的看法,他们认为此类耗资巨大的项目只有靠国家补贴才能生存下来。”
华尔街的这一段论述很没有水平。关于建设大坝摆脱自然的束缚,是否会适得其反的争论确实存在。但是,我们不知道华尔街是如何评价对美国经济社会发展至关重要的大古力、胡佛、格林兰等巨型水库大坝的。即便存在“国外生态学界对兴建大坝的做法重新进行审视之时,经济学界也有相同的看法”的现象,大多数美国人民也不会容许有人攻击或者拆除胡佛等大坝。

至于美国的胡佛大坝是不是只有靠国家补贴才能生存下来,我们不敢断言(我认为不大可能),但是,中国的长江三峡工程的经济效益是绝对不容置疑的。它不仅给中国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大量的、低价的、清洁的水电能源,而且,其经济效益如何,华尔街也可以参考一下上市公司长江电力的财务报告。如果美国的胡佛大坝的长期存在的现实和上市公司的正式公开发布的报告,都不能让华尔街的记者免受谣言欺骗,那么华尔街的“之忧”,确实就有点令人可怜了。

非常凑巧,让华尔街倍感忧虑的三峡大坝,恰恰也是由建造胡佛大坝的美国工程师首先提出来的建设的。胡佛和三峡这两座如出一辙的姊妹大坝,由于出生在不同的国家却遭遇了截然不同的境遇。胡佛大坝在美国建成后,“喜”得华尔街用总统的名字为其命名;三峡大坝在中国,还没建成就引起了地球对面华尔街的“忧虑”。
华尔街的文章警告说“一旦该水库于今年晚些时候全面投入运转,所容纳的水量将达19万亿公升,相当于美国全年淡水消耗量的五分之一。三峡水电站每年将发电18,000兆瓦,是胡佛大坝(Hoover Dam)的20倍。”其实,华尔街还没有如实地告诉公众,作为三峡大坝的姊妹,美国的胡佛大坝也几乎与三峡同样的可怕(其坝高和水库蓄水量均与三峡相差不大,只可惜发电量却比三峡少得多)。

同样的怪事还是出在华尔街,超过世界人均二氧化碳排放5、6倍的华尔街,可以理直气壮的不接受《京都议定书》的约束,而至今还达不到世界人均排放标准中国,却被宣传为已经对世界构成了威胁。这种态度的反差足以说明华尔街的傲慢与偏见。
即便如此,面对温室气体排放这个人类共同的威胁,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国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做,也一定要本着对世界负责的态度,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遗余力的实行节能减排。遗憾的是建设三峡这个中国乃至全球最大、最有效的节能减排工程和其已经发挥出来的巨大的减排效果,居然同样也会引起华尔街的忧虑。尤其可悲的是所有这些忧虑的根据,仅仅是那些心里扭曲的反水坝、反华人士们臆造出来的传言。
华尔街日报原文参见:http://chinese.wsj.com/gb/20070829/chw110745.asp?source=baidu

[本文网址] http://vip.bokee.com/20070830374068.html

我的导航简介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教授高工·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