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原)恶搞  

2007-08-07 11:14:23|  分类: 1原声呐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恶搞

 

恶搞是近年来出现的一个新名词,对其含义的理解见仁见智尚无统一意见。为了表述上少产生误会,也为方便地认识和把握,在此首先对其做一个定义:恶搞应该是一种行为,较之既有的传统事物和社会认同,具有另类、时代、夸张、讽刺甚至是颠覆的表达倾向。从定位上说,有善意和恶意;从时间上说,有古代有现代;从地域上说,有中国有外国;从主体上说,有官方有民间八种类型。

恶搞其实本来只是一种讽刺,有可能是夸张和荒诞的歌诵,而更多的则是批判和鞭挞。

要以如此定义,就不能不说人类恶搞的起源是源远流长的,是在远古时代即已存在的古老事物。

中国式恶搞,自然具有中国特色。

但有人说中国没恶搞,是指恶搞在中国还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和御批,并进而以精英标准来示范和衡量有与没有这个二元价值。

其实中国的政治是一幅一本正经千君一面的固定脸谱,还沉浸在歌功颂德的‘盛世’氛围中,众口一词的伟大光荣正确和除此外相反之的万马齐喑,古往今来从末有过一丝的变化,哪里有这种异音的生存之地?连御用文人正宗的繁荣崛起红满天的理论尚且不能漫山遍野地自由表达和倾述,在君王卧榻之侧安能有被它人恶搞的可能?

要说中国没有真正的恶搞,那是我们还没有发现‘中国特色’恶搞的本质,更没有觉察到自己正像木偶一样被人家信手拈来随意恶搞,正被一个人类历史上旷古空今的世界上最大的恶搞犯给强奸得麻木不仁而不自知,并还在‘享受着’被恶搞的快乐滋味。

我们是在拿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和生家性命来恶搞的。我们不仅被恶搞得剥夺了做‘人’的尊严,甚至连做‘人’的生存权力都在逐渐丧失。对一个国家和民族来说,这个被强奸后的少女,其身心俱灰、精神破碎之后的那种冷漠和木然,将永伴终生。

说中国有恶搞,众所周知是因为中国的政治是最大的恶搞剧。虽然给人道貌岸然的感觉,但除政治外的一切,娱乐自不必说,就连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科技这些国民生存的依托,也照样被恶搞得体无完肤。这种恶搞,其代价是社会的全方位倒退。

从这点来说,中国才应该是世界上最能恶搞的国家。

但中国却有民间恶搞。这种恶搞局限在市井喜乐小民阶层的一种自我嘲弄,也只能是局限于这个被严格限定的“俗人”之间。其外的‘高雅’‘精英’阶层,是被严格禁止进入的禁区。

在内地的诸多影视、文学、书刊、报道中,民国时期的国民党可以被GCD恶搞的时妖时魔,毫无常人模样,却唯独 GCD永远是高山仰止、完美无缺的‘高大全’。

想起最近正在热播的电视剧《狼毒花》,其实是一部与一如既往的所有正剧一样,是用正统和道貌包装起来的恶搞剧。其中更是倾力应合了时代需求,凝聚了传统的‘精华’,应用了一切可用之技,用时不时的低俗和污言秽语来表现一个一方面具有高超的传统武侠智慧,而另一方面却在党的高深莫测面前显得无限软智的另类人物形象。

我不明白一个具有独行侠素质的英雄,在其不受‘体制’约束的时候,自可以完成无数的侠义行为。一旦身在‘体制’内,却往往会变成如三国中的莽撞人张飞和水浒中的猛汉李逵一样的后天不足者,‘成就’了许多任其‘圈内’人取笑的把柄和笑料。

但不可否认的故事结局必然是,这个桀傲不驯的草寇,最终将会在党的精心‘驯’养下,成长成为一个成熟、理性、对党的革命事来无限忠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

我要问,他为何会在这个‘体制’的门槛内外,时而成为英雄,时而栽倒成为无能的狗熊?是‘体制’的‘先进性’造就了英雄,还是英雄为‘体制’而牺牲,并最终蜕变为‘体制’的奴才?在自由与招安之间,哪一个更附合人性和自然?这种对历史和人性强行的人为捏造和扭曲,是体现了‘体制’教化的伟大,还是‘愚民’的成功呢?

这种‘披着羊皮的狼’的恶搞行为太多太强,使我们在不知不觉的潜移默化的习惯性过程中,被强迫地接受和忍耐了,并成就了一种受虐狂的依附心理,在永远的麻木不仁中,‘自得其乐’地继续‘享受’着这种做奴才的‘乐趣’,甚至在我们将要想揭露其本来面目时,也不可避免地会带有其价值标准的烙印,并使用其善恶标准,思维方式和话语系统。

但奴才也是人。

新世纪新时代了,在主人因其自身难保而被迫地给奴才们开了一条让其透气的小缝之后,整个社会强烈的压力感便从此爆发了,并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全民议政局面和层出不穷的各式善恶并存的中国式恶搞总动员。

至于那些替政府和利益集团说话的专家学者们,在酒饱饭足之后,也大可不必无事生非地站出来违心而论,再来强奸民意,恶搞国民意识了。

但国人如何摆脱热衷议政的浮躁心理,并最终将政治交由全民公选的职业政治家们来操作,最根本的有效办法,是要给国人留有充足的自由表达个人权力的语言空间,然后让每个人都有一个专业的社会分工和权力保障,也即不要再无故地来将国民们本应具有的权力人为地拿来强行的恶搞,而是让人们把更多的议政文字形成真正的文学艺术,使我们可以通过影视、文学表达自己的诙谐和幽默,或是我们要认真对待和考虑的事。

其实在现代民主国家,对政治或是社会现象的无情恶搞,确实是对不良行为的一种警示和制约,是一种善意的规劝和艺术的嘲弄。但在专制国家中,尤其是就政治而言,却是对最高权威的大不敬,成了罪该万死的大逆不道、罪可诛杀的政治犯人了。

国外以及中国台湾的影视节目中,皆有以最高领袖为恶搞对象的嘲讽类节目,如美国电影,台词里即是演员拿前美国总统“拉链门”事件开刷的。此类节目除了搞笑外,更大的社会作用在于针砭时弊,警示领导和国民行为。

另有从新闻报道中看到美国总统布什与一个布什的扮演者,站在同台相互调侃的生动画面,不能不让人觉得这才是一种善意的恶搞,使上至总统下至平民的众人,皆能在紧张的工作和生存拼搏之余,得到一份由尊贵的总统先生捧上的快乐大餐,是一种让全民皆身心愉悦的世俗搞笑式大拼盘。

政治是要善意的恶搞,当然要避免假高雅、假正经。

但中国的政治是假正经。本来皆为俗人,非要装出不食人间烟火的界外神仙,最终却落得一个不伦不类的畸形怪胎,还不如如此明明白白地来得好些。中国太缺的是善意的政治恶搞,才出现这种死气沉沉的压抑。

在人类历史的现代文明时代,我们呼唤多多出现一种善意的恶搞,杜绝那种人为的有违历史潮流的恶意恶搞。在善与恶之间,我们自然地会选择后者,摒弃前者,并将之毫不留情地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中去…..

恶搞的后果,不能只靠个人的良心发现,而要用制度和法律来规范。

恶搞是我的自由,起诉也是你的权力,针一码线一码。就像外言所说: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该恶搞的自去恶搞,但我想反击,也必须有可以反击的能力----这才是恶搞中最理想的动态平衡术。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