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中国的政治博客现状  

2007-08-24 15:08:35|  分类: 1原声呐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政治博客现状

----有感于‘中国现在的政治制度是所有历史上的最好时期’

 

中国目前的政治博客现状,我认为大部分,可以说绝大多数的政治敏感者们,不论是保守派还是改革派还是中间派,皆已建立了自己的博客阵地,用以宣传自己的政治心声。在报禁未开的现实中国,能以博代报,也不失为是一种现实的折衷选择。

虽然从表象看,有全民热衷议政的狂潮,也更有种政治民粹化的倾向,但就其中社会发展所真正需要的政治素养而言,让人春花满眼的却多是无尽的谩骂、攻击、恶搞、愤青和暴力,空将满腔热血化为了满天尽舞的缤纷飞沫,将无数的网费无私奉献给了各大门户,并未形成现代文明下的妥协精神和学术风气,还在继承着一种文化暴力下的古老传统,且极可能将传统的污垢附体在现代的科技传播网络上,最终形成中国特色的网络暴力文化。

细细想来,全中国13亿人口,有个人博客者据官方数据大约是3000万。再按照博中的风格分类,在当前言情类圈子大行其道的情况下,估计国计民生类最多占其中五分之一,也就是600万;对国事有兴趣、并能经常性发表言论者,当最多占其中五分之一,也就是100多万。再能有益、理性地发表言论并实际身体力行者,又当不足其中五分之一,即二三十万的样子。如此推算,中国真正的有识有用之士也就只占全部博客人口的不足百分之一,占全国人口的万分之一、二而已。

100万的政治国民中,能有多少是中国未来社会发展需要的合格政治家和合同制政府的职业经理人呢?

 

我一般不与网友做太多交流。原因一是个人内涵不足,思维迟缓,难以应付雷厉风行的各路高手,尚未开口便已处于心理下风;二是惧于目前的客观政治环境,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自不敢轻举妄动和出言不逊了。

此次为了对中国较高层次的博客人士思维有所了解和把握,或达成共识或有所作为,于是做了一些网络沟通和交流。

其间发现有几种人,因各自的视角不同、经历不同、地位不同、利害不同,所表达出来的观点也是百家纷争之态。

 

一种人是对中国现实有片面认识,流露出强烈的不满情绪和敌视态度,妄图以暴民文化思维来改造现实中的部分暴政,沉浸在暴力革命的传统流毒中不能自拨,是激进的极端主义。此种思路是现政治基因的翻版和因果回报,有其历史渊源和传统依附关系的精神脉络相袭承。

21世纪的今天,这种早被世人唾弃的暴力文化基因,仍然被某些人捧为经典,并据此而做着‘大汉复兴’‘非我族者虽远必诛’的黄粱美梦,只能是一种可怕而可悲的‘返朴归真’。

 

二种人是对国事能充分了解和认识,却低估了中国社会潜在的民主进步力量,充满了失望、无奈、迷茫和悲观的情绪。他们眼见得国家道德和法治日益沉沦,却自感手足无措和力不从心,有的人甚至从对国家前途的悲观失望进而感到绝望,并采取隐人心态消及避世,时时装扮出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与世无争的桃源中人的孤芳自赏之清高。

其人外表如此,但其内心的苦闷和压抑,恐怕也只有其人自知。即便是有人仍在到处高喊莫谈国事,但在其声嘶力竭之后,静静地躺在床上回味人生的时候,恐怕更多的却是在梦想着一个新的‘创世纪’的悄然来临吧?

那天与一个年轻的朋友交流,言语间可感到其爱国之心亦拳拳,其情亦切切。只是话题到了要其真正为社会具体做点什么事情的时候,却不曾料想他话锋一转,说:我是百姓,莫谈国事,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国事、天下事本非我事,言之解闷而已,何必当真?

其言如此,到也让我一时语塞。事后想来最让我痛心的,是这‘体制工厂’造就出来的所谓‘合格产品’,却原来皆是一堆‘垃圾废品’而已。

另有多人只言经济,以经济成功论人生成败,唯经济生产力论,已成为了国人的主流认知,不言国事者众矣。

此皆是政治体制成功引导下的产物,使国人从‘人’不自觉中退化到了只认钱不认人的‘经济动物’和‘性感尢物’,除了符合了某些人的精心设计之外,‘国家之体’何存?还奢谈什么‘崛起、复兴’‘持续发展’,连原气保住就不错了……

 

三种人是体制内的瞻前顾后的等待观望者。此类人种因身居主流,沾染一定的体制恩泽,对国事的思路和视角上自然难免考虑虽微不足道但却关系其人生家性命和个人前程的丁点利害。故对国事亦谈,但改变之态不明。欲放还收,欲说还休,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心理,左右了他们的行为和性格,成为国事中的中立观望派。此类人等,在外部条件的影响下,或发展成改革派,或退化为保守派。但最为不能让人放心的,是他们中的部份人,极有可能成为政治投机派,在别人的白骨和鲜血上,张冠李戴之后,最后有可能标柄的却是此类的功勋!

此种人者,附庸风雅者多之,是为国事清议之流。

有位朋友说:我现在的身份恐不适合从事你说的此类事宜。其实他只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职员而已,不适合的不是身份,而是那丁点的利害罢了。也正因为有了这旱涝保收的‘体制内’待遇,在现实主义的人生观面前,自然而得体地选择了‘主流’,给人一种我本贵族命,荣华自相随的天然优越感。

 

四种人是对现有体制充满了幻想和希望的人。其中有体制内的既得者,也有被麻醉得失去了认知感受的体制外人士。

体制内的自不必多说,人家吃着体制的皇粮,自然要说体制的好话。不仅从道义上,而且从等到价交换的原则上,也是属于正常的有良心一族,也总比那些吃着人家拿着人家骂着人家的无耻之徒要‘高尚’得多,是为‘好人’也。

但其终究是在应用不公正的权力来吃饭并维护自身利益的,所以不论说一千道一万,其本质却是靠剥削来生存的,这是他们必须承认并返还国家的‘原罪’。

这类人我们可以应用谈判和赎买的方式,来改造其利益、保证其安全,使之能平稳地从世袭贵族过渡到现代‘寓公’,到也没什么可怕。

我最担心的是那些身为奴隶却逸然自得的体制外者。他们虽深受体制压迫,却在受虐狂般的心态下,从容淡定地‘享受’着这种被‘虐’的‘快感’,并整日为这种早已麻木不仁的所谓‘快感’而高呼‘谢主龙恩’‘吾皇万岁’梦呓般的经典口号。

此类受体制之害之深,确已深入骨髓病入膏荒。要想彻底医之,须用猛药连续不断地进行科学民主理念的灌输和启蒙来唤醒之,并为其招魂:被奴者们,君之魂兮归来…..

这个‘招魂’的过程,是使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精神再造的过程,是漫长而坚苦的工作,切不可做成一挥而就的‘速成班’。

从百年中国的历史看,其间还难免有数次反复和倒退的逆流。这个过程,真像是那来回扭怩的秧歌剧一样,虽然动作花样换了不少,却就是不见有多少前进的脚步。

在这种充满了‘麻’味的环境中,一切的人类皆会被‘麻’得不知今夕何夕。

难怪一位朋友会说出这样的言之肺腹的话来:现中国的政治制度,是所有人类历史上最好的时期……….

鸣呼!  我确是在梦中无数次地梦想过这样的美景,但往往美梦醒来却是残酷的现实,那美景一睁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是我的梦境要求太苛刻,还是现实让我无法圆梦?拟或是我的视角不合主流,还是他的感觉体现了现实的完美?

据我所知,他也不是什么权贵之身,而是与我等皆处仿佛的普通大众,而尚有如此‘觉悟’和‘认知’,不得不偑服中国的政治工作的‘先进性’了……

如此一来,我们还能指望比他更有富贵荣华的人们,说出哪怕是半个对现体制不好的字来吗?

本来要让奴隶主说出奴隶的切身感受之类的真话,确也是免为其难了。到是这奴隶自己亲口说出了‘我好舒服’的话来,除了其自身的麻木不仁和可悲外,最能得到利益并要高兴得要背过气去‘窃笑’暗喊‘超爽’的,怕也只有那奴隶主了…..

非要让一个身在井底的青蛙说出站在山顶的雄鹰的现实观感,这本身或许就是一个可笑的命题吧?

让人家体制内的人看来,这不是‘和谐’社会是什么?连此等无利益关联者的感受也如此‘良好’,不足以证明了这是某些人的别有用心吗?

是呀,堡垒多数时候是被人家从内部不攻自破的。对被压迫的奴隶们,这才是最可怕的结局。

此上博中各色人等,除了那二三十万的身体力行者外,皆非中国社会前进的主要动力源,相反极有可能会随时随地地形成阻力,乃至敌对的暴力。

 

一群大槐树下的蚂蚁,恐永难晓得其外的其外,还有更高更大更深更远更神密更未知更高端的宇宙的存在。对他们来说,吃饱与繁衍交配才是其真命题、主旋律与价值核心,种群的数量才是唯一真正的GDP,他们的科学发展观当然也只有一个,那就还是护大种群,生、生、生,交、交、交罢了….

可悲。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