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亨廷顿与他的《文明的冲突》  

2007-08-20 07:21:29|  分类: 5纵横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亨廷顿与他的《文明的冲突》
博客专栏tfmzg.vip.bokee.com 作者:马志刚 2007-08-16 02:35:27 发表于:博客中国

透视世界格局的独特视角
在冷战时期,国家总是属于三个世界中的某一个世界,并且属于特定的文明范畴。但自1989年以来,由于二战后美苏两大阵营的对抗所形成的国际政治格局,已发生根本的变化,于是,人们又把普遍关心的焦点集中在对未来世界秩序的主导因素上,并开始在文明的属性中认定自己的特性和利益。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恰逢时机,在《外交事务》夏季号(1993年8月24日)上发表《文明的冲突》长文。亨氏认为:今后文明冲突将取代意识形态、经济冲突,成为未来国际政治斗争的主线,并提出西方文明要防范儒家与伊斯兰两大文明的联合。这一有特别针对性的观点,立即引起热烈的争论,东亚和伊斯兰教社会对该文的反映尤为强烈。
塞缪尔·亨廷顿,1927年出生于美国的纽约市。自1951年获得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后,历任教职30年,现为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客座教授,并兼哈佛大学国际事务中心主任之职。亨廷顿精研国际与外交事务,著述甚丰,对于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发展,更能够独抒创见,并以《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Politioal Order in Changing Societies)一书,奠定其卓越的声誉,成为美国当代政治发展的理论权威 。

《文明的冲突》一文,共分为9个部分,大体可归纳为3个方面的内容:

一、文明的模式
亨廷顿认为,新世界的冲突根源,将不再侧重于意识形态或经济,而文明将是截然分隔人类和引起冲突的主要根源。在世界事务中,民族国家仍会举足轻重,但全球政治的主要冲突将发生在不同文明的族群之间。文明的冲突将左右全球政治,文明之间的断层线将成为未来的争斗线。
亨廷顿将文明定义为一个文化单位,即乡村、区域、族群、民族、教派等构成的复合整体,但各自又有着特殊的、不同程度的内部文化差异。例如,意大利南部村庄的文化可能与北部村庄不同,但它们同属于与德国村庄有别的意大利文化。欧洲社区共有的文化形态,则使它们与阿拉伯或中国社区区分开来。可是,阿拉伯、中国和西方并非是更高层的文化,而是个别构成的文明。因此,文明又是人类文化最高层次的组合,也是人类文化认同的最广阔的领域。
亨廷顿实际上是把文明分为微观世界进程和宏观世界进程。前者是由语言、历史、宗教、风俗、制度等共同客观因素决定的;而后者则是个人的主观认同因素。这种认同,又可以有许多不同的层次,例如,一个罗马居民可以在不同程度上自认为是罗马人、意大利人、天主教徒、基督徒、欧洲人或西方人,而他所属的文明则是自我认同的最宽广层次。由于人可以而且实际上会改变认同,因此,文明的从属分子与界限也会有所改变。所以,支持微观世界进程的人士,就会视国家为世界政治舞台上最基本的单位或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而支持宏观世界进程者则将世界事务分为由不同的文明所主宰。于是国家的行为很大程度上就是由其所属的这种文明所决定的。

二、文明的冲突
亨廷顿不仅认为文明具有整体的复合及分散侧面的特质,同时,他也认为,文明同样会产生冲突,而产生冲突的原因,是由于世界形态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7、8种主要文明的互动及它们之间存在的断层所至。这些因素包括西方、儒家、日本、伊斯兰、印度教、斯拉夫——东正教、拉丁美洲及非洲文明等。冷战后,这一文明间的断层线将会取代冷战时期的政治及意识形态的界限,成为危机及流血的爆发点。例如,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与以色列政府之间所以达成协议,并不意味着断层的消失,只是因为双方已经认识到,这场历时四分之一世纪的纠纷,其代价已经达到了双方力不能支的程度。这次停战及达成的协议,与冷战时期美苏达成的军备控制协议具有相似的性质,无疑属于“文明的冲突”的范畴。由于达成了协议,确实,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纠纷也许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得到控制,但是,可以断言,并不能因此而使纠纷彻底结束,今后,双方的对立还会继续存在下去。
文明冲突与暴力会发生在相异文明的国家与团体中,亦会发生在相同文明的国家与团体内。但这些冲突与相异文明之间的冲突相比要来得缓和,也较不易扩大。当然,相同文明的不同集团或国家与异质文明发生战争时,很自然地会凝聚在一起而相互支援。也正是由于文明的这种共通性,才使其取代政治意识形态与传统势力等平衡因素,成为合作与结盟的首要基础。

三、文明的对抗
亨廷顿从文明的断层入手,着眼于西方文明与非西方文明两种形态,提出非西方对抗西方的理论。他认为,较其它诸文明,西方现在正处于非常的权力高峰,它的超强对手已从地图上消失。西方国家之间的军事冲突匪夷所思,其军事力量无可匹敌。除了日本,西方再没有经济上的对手。西方支配了国际的政治组织与安全体系,并与日本共同支配着国际经济组织。就表面来说
,西方文明事实上已有许多方面渗入整个世界,可是从根本上来说,西方的观念与其它文明中的主要观念仍有分歧。
非西方文明主要是指伊斯兰教、儒家、印度教的佛教国家,前苏联的东正教国家、拉丁美洲和东欧国家。这些国家加入西方所受的阻力各不相同,前者的阻力较大,前苏联的东正教国家次之,而拉丁美洲和东欧国家则最小。亨廷顿认为,目前非西方文明中的儒家—伊斯兰的联合已经形成。并与西方文明抗衡。这一抗衡主要表现为:其一、对西方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立宪制度、人权、平等、自由、法制、民主、自由市场、政教分离等观念上的抗衡。其二、与西方军事力量的抗衡。主要集中在核武器、化学及生物武器、运送武器的精密方法,和达到此目的的信息与其它电子技术能力等方面。为此,亨氏预言,在未来的世纪,文明差异会更加明显,而且文明意识与日俱增;文明间的冲突将会取代意识形态与其他形式的冲突而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冲突形式;国际关系这个一向在西方文明内把玩的游戏,将日趋于非西方化;非西方文明不再是配角而会成为这个游戏的主角;成功的国际政治、国防和经济制度的发展,多会在文明之间而较少在跨文明之间发生;异文明的种族冲突更持久;异文明间的种族暴力冲突的逐步升级,可能成为导致世界大战的原因;西方与非西方的关系将会是世界政治最重要的轴心。在可见的将来,冲突的焦点将发生在西方与几个伊斯兰-儒家国家之间。
亨廷顿将“文明冲突”看成是今后国际政治斗争的主线,并说如果有第三次世界大战,那将是文明之战;基督教文化和儒家文化伊斯兰文化的分界线将是未来的战斗线。他的“冲突源头”理论及语出惊人的言辞,已在世界国际关系理论界掀起了论战。我国国内理论界也颇为关注。有关对此的争论文章及亨廷顿本人的回答,我们将在今后整理综述。

注::该文发表于中国合作经济报 1994年7月1日

[本文网址] http://vip.bokee.com/20070816363868.html

我的导航简介
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培训与发展中心、战略领导力中心主任、研究员,中国著名东南亚问题专家、企业战略设计专家、经济学家。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