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春树并非村上春树,芦花不是德富芦花  

2007-07-31 07:21:22|  分类: 8梦世集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春树并非村上春树,芦花不是德富芦花
作者:芦哲峰 2007-07-27 07:43:41 发表于:博客中国

数来数去,我一共给六个女人写过诗,五个是我的女朋友,另外一个是春树。这句话表明:一,我给春树写过诗;二,春树不是我女友。
春树不是我女友,却是我好友,好比女还多了半边子字,这让我很是欣慰,尽管这有些阿Q。
“我们相逢在遥远的2002”,这是我写给春树的诗里的一句,事实也是如此,2002年,我和春树相逢于诗江湖,准确的说,是和春树的诗相逢于诗江湖。第一次聊天在哭与空,那时的春树比现在野。

受其感召,我从诗江湖跑到暗粉红色的春树下安营扎寨,因为表现良好,还受到了春树同学的提拔和重用,当过一阵子副寨主。当时的春树下很是兴旺,常来常往的有小虚、老管、春哥、邢娜、但影,稍后陆续加入的有小逼尻、雷炎、萍萍、口猪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果酱。我当时的ID是春树裙下死。

那时,我们都还年轻。真诚,敏感,懵懂,冲动,孤独,无助,渴望爱,在希望中绝望,在绝望中幻想。春树下俨然成了一个网上的新龙门客栈,各色人等,神出鬼没,滥竽充数,胡搅蛮缠,聊天的,写诗的,骂娘的,你来我往,时而唇枪舌剑,时而相拥取暖,时而不理不睬。总之,我们把青春都给了网,我们把青春都给了诗,还有爱!

我和春树在网上的交流,非一般通畅,我们一起聊过:诗,摇滚,电影,爱,死,自杀,海子,伊沙,沈浩波,《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香港制造》和《北京娃娃》……而网下的交往刚好相反,非一般不凑巧。2002年7月,我兴冲冲去了北京,可春树却不在,去成都和大连签名售书。好在我没白跑,见到了《北京娃娃》里的“谢思霓”,她竟然是我一妹妹的好友,临走的时候,我托她捎了点钱给春树,那时的她可不像现在这么富有。后来,我一路向南,春树好几次都问我缺不缺钱,投桃报李,让我感到一种温暖。

等到真正和春树见上面已经是两年后了,2004年的夏天,春树应“重庆热报”之约,赴重庆参加一个读者见面会,我当时和狼1在一起,我们一起跑去看她,萍萍也从成都赶来。我记得那天,下着小雨,我和春树共撑一把伞,漫步江边。晚上,我们四个人就住在春树的房间里,我和狼1一张床,春树和萍萍一张床,刚躺下,楼上就传来了叫床声,声嘶力竭的,排山倒海的……

事后,我写了一首诗,题目叫《两米》,不幸的是,有人非要将之解读为台海问题,让我哭笑不得。
一转眼五年多过去了,有太多的细节被时光埋葬,有太多的感情变成了诗。这几年,我没怎么在春树下出现过,也没怎么和春树交往,但内心的情感依旧。我眼看着那么多人和我一样销声匿迹,再不出现,而春树下一如既往,它似乎从来就没有喧嚣过,像一条下水道深沉地流淌,只不过,里面的水,清澈而忧伤。
春树,我们都长大了,不是吗?长大了,就不好玩儿了。

附:写给春树的几首诗

《你》
你略带疲倦的站在
夕阳下
你的颓废比夕阳还美
你狠狠的抽烟
你把这根烟抽死
为了下一根
你的面前车来车往
你目不斜视
你隔着一条浅薄的街
朝生活这边吐了口痰
你无法掩盖你的蔑视
你转身离去
在人群中
你毫不起眼

《两米》
她睡在两米之外
我一伸手就能摸到她的呼吸
她睡在两米之外
两米之内是无边的大海

《春树》
春天的树
不动声色的绿了
我坐在窗前
看着它们
想起了
我的朋友
——春树

《送你一颗炸弹》
——谨以此诗纪念和春树的友谊,纪念这次会面,在遥远的异地。

1
我们相逢在这间
暗粉红色的宾馆
墙上挂满火焰
但我看不清
你的脸

2
我们相逢在遥远的2002
用诗歌把对方抱紧
留下脚印
时光一去不返

3
打开门
扶着门把手
你会看见
暗粉红色的窗帘
和地毯
暗粉红色的床单
和小黑板
暗粉红色
多么幽暗

4
侠客来过
僧侣来过
神仙来过
妓女来过
书生来过
皇帝来过
骗子疯子傻子婊子全都来过
是不是
有些泥沙俱下
有些层林尽染
是不是
有些疯狂
有些混乱

5
客人们都来过
又走了
回到时间内部
回到自身之中
而主人在长大
一天又一天

6
你不能命令一棵春天的树
停止生长
你不能挽留那些美好
但可以和时间
跳一曲探戈
跳到曲终人散

7
有种东西很操蛋
它的名字叫回忆

8
春树啊
终于一睹芳颜
心情却出奇得平静
我们都是诗歌的孩子
天黑了
互道晚安

9
是的
我一定要送你一颗炸弹
如果你心怀不满
你就将之点燃
如果你心情舒畅
你就歌唱
歌唱生活
歌唱炸弹
我们的心就是一颗炸弹
随时准备爆炸、燃烧、化为碎片

10
今夜
你知道
我无力拒绝失眠
饥饿是我的晚餐
而明天
或是深渊
或是彼岸
谁又能和谁
不见不散?

[本文网址] http://vip.bokee.com/20070727334911.html

芦哲峰,笔名芦花,男,生于1978年,黑龙江省尚志市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发表于《星星诗刊》、《诗选刊》等刊物。有作品收录于《中国新诗年鉴》、《被遗忘的经典诗歌》等诗集。出版随笔集《醉爱红楼》,诗集《无羽之鸟》。
个人主页:http://luhua.hongxiu.cn·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