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中国百姓普遍议政造成国民巨大内耗  

2007-07-15 21:28:19|  分类: 2启蒙新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中国百姓普遍议政造成国民巨大内耗
 博客专栏houshuyi.vip.bokee.com 作者:侯书议 2007-07-14 04:05:13 发表于:博客中国

早两年前,党国英先生在《新京报》发表文章《百姓普遍热衷议政未必是好事情》说:如果一个社会的老百姓普遍关心国家大事,可能意味着这个社会出了什么问题。无论在什么样的政治体制之下,这种情形都需要警惕……引起媒体一片辩论之声,大抵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我也却以为“百姓普遍热衷议政未必是好事情”。
既然话题挑开了,想必会遭到很多人的误解,以为我又在煽风点火、扼杀人民的言论自由呢。事实恰好相反,我意在想说,为什么中国人喜欢兴致勃勃、宛如滔滔江水、大侃特侃国事的背后原因是什么?我期待读者能够读完,再下结论。

老百姓喜欢说,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儿,你看网络、纸媒、电视等一切可能存在的传播媒体,似乎一夜之间,兴起评论风潮,自上个世纪言论自由起,大家好不容易喘过一口气来,期望用文字表达内心的疾苦与情感,于是朦胧诗、伤痕文学开始流行,之后便是新兴媒体的带动使得时评体开始流行起来,就算不说网络上的论坛、帖子,即使亲朋好友之间,在席间、在酒桌上,大都忘不了谈论点国事,即使乘坐出租车之余,也能够听到司机朋友的山南海北的侃,国事自然在其之列。
我猜想这与国民的文化传统有很大干系,深受传统文化影响所致。诚如东林党领袖人物顾宪在东林书院讲学之时,顾宪成、高攀龙等人开始倡议有点像今天的文化沙龙一样的聚会,并“讲习之余,往往讽议朝政,裁量人物”,于是“朝士慕其风者,多遥向应和”。其间,顾宪成作了一幅名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后,梁启超在《饮冰室文集》中说:夫以数千年文明之中国,人民之众甲大地,而不免近于禽兽,其谁之耻欤?顾亭林曰:天下兴亡,匹夫之贱,与有责焉已耳!

直至今天,人民热心关心国事,有了文化传统和习惯这个基础,再加上现实情况,百姓喜欢议政谈论国事,就顺理成章了。然而普遍热衷议政就是好事情吗?恰恰相反,最起码这其中,有很多问题不能不得考虑,抛却党国英谈过的“大概是中国社会的分工水平不高,相应地‘政治’这个东西的专业化水平也不够高”以及“政治自身的职能过于沉重,也会导致人们过于关心政治”,我猜想还有没有触及到的深层原因——
那就是,政府给老百姓提供了一个什么表达权利和权力的环境?当普罗众生不能从真正的“主人”身份站起来,行使自己权利和权力的时候,譬如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不能得到最大的释放时,必然会采取另一种形式的表达途径,去抒发自己的权利和权力意识,这是天经地义、无人可以剥夺的天赋人权。但是,就因为在“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更多底层百姓的位置缺失,才导致了这一幕热衷议政的现象,也可以说是中国独有的,美国有吗?其他各国(抛却独裁、专制政府)有这么多的批评家和评论家吗?没有,因为政府给予他们提供了正常言说的渠道,譬如呼吁、选举、弹劾……可以完全实施自己的权利和权力,他们已经通过其他途径释放出来自己要说的话,大抵是没有必要再浪费更多的精力,去变成文字,曲径通幽、拐弯抹角的去言说。

打个比方,前一段时间,云南政府全国首设诤言奖,以此鼓励民众讲真话讲实话,监督政府工作,促进民主决策和科学决策。老实说,这算不得一个现代政府所应该采取的手段。不过通过这个事件,正好说明我们实质上存在的诸多问题所在,如,老百姓对于自己的事,对于自己的正当权利和权力行使,还需要政府这样的去鼓励吗?我以为只有傻瓜和白痴才会这样想。再如,这不正是老百姓没有言说的渠道,抑或怕打击报复所致吗?否则为什么要靠大奖才干言说啊?在这个新闻出来之后,也不乏鼓掌的,有论者认为这是一种进步。我想国人依然缺乏的是启蒙,这种施政方针不是真正的民主体现,而是一种政府作为高于“主人”的一种恩赐,是奖赏,让你说你才有言说的权利和权力。“恩赐”是披着“伪民主”的华丽外衣,迷惑公众。在这样的言说环境下,焉不更加促使议政风起呢?

不止于此,百姓议政必然是一种巨大的国民内耗,包括体力和精神上。我们如果事事都要靠老百姓去关注、去监督,而真正的政府管理阶层、监督阶层不行使自己手中被人民赋予的权利和权力又是一种莫大的浪费资源。譬如这次山西黑砖窑事件,后据《南方周末》报道:河南郑州的一个普通女子辛艳华是第一个在大河网首发《400位父亲泣血呼救:谁来救救我们的孩子?》(2007年6月5日)的帖子,才引起政府部门的关注。14天之后,她再度发出《寻子无果400位父亲再次联名》的帖子质问:解救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怎么还没有孩子的踪影?是啊,这算什么?这本应该是政府部门应该做的事情,非要等到公民的不断质疑、怀疑、质问、追问,问题才会解决?我真的无言以对。正如记者所言:“如果没有她,山西黑砖窑事件或许不会揭开。如果没辛艳华的努力,窑工今天会是什么境遇?”这个震人心魂的疑问暂且放在这里。而这中间就是一个巨大的内耗——而这也惊扰了辛艳华的平静生活。为了躲避,她搬离了市区的家,落宿于朋友宿舍,也更换了手机号码。据辛艳华在《我发帖举报了山西黑煤窑之后》(7月13日《南方周末》)所言:随着“黑砖窑事件”成为社会焦点,山西方面开始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那些黑心窑主,包括部分官员也因此受到追究。而亲友终日为我担忧,会不会招来打击报复?……先生暂时让我采取了回避态度。找不到我,他就成为了他们调查的主要对象。而我先生的一位朋友称,他们对他说:请转告小张(我爱人),我们清楚帖子不一定是他发的。就算我们求求他了,让发帖人站出来,不然我们的压力太大了……

这是双重内耗,既是百姓体力和精神上的内耗,又是政府部门的渎职怠工。本该是政府职能管理部门的事情,如果时时刻刻都要依靠着每一个公民监督,那事情我想是干不好的。因此,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更多的人是在关注自己的文字本身,而非关注事件的本身,更多的是应该在工作、劳动上的精力大部分却倾注于这些文字中间,使得国民大都处于疑惑、迷惑、期待、徘徊上,间接造成一种消极怠工。这恰是当前大环境下的浮躁问题。有西方学者说:腐败、浮躁、伪专家是制约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根结所在。由此看来,中国老百姓言政议政热,暴露出很大的社会问题和制度漏洞,也是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障碍。这不关言论自由与否的问题,而是造成国民巨大内耗。话反过来说,如果政府主动、自觉、有效率做事,监督机关、权力行使机关各负其责的话,那么,普通公众是不需要再这样劳心费神的,把更多精力用到提高工作效率上,那又会什么样子呢?

百姓热衷议政本身没有错,错的是政府。我想政府应该反思、解决这些问题,给予切实、摸得着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机会,国人才能够真做到各负其职、各负其责的去做事,这样一来,高层政府也不必脚打后脑勺似的事必亲力亲为,而百姓又能够安居乐业。真正的人心一处使,国之怎不发展、民之怎不富裕呢!
我期待的是这样的现实——某一天,真正摆脱掉这样的浮躁、热衷议政心理,而把更多的文字形成真正的文学艺术,我们可以通过影视、文学表达自己的诙谐和幽默,如美国电影一样,台词里是演员拿前美国总统“拉链门”事件开刷;至于那些替政府和利益集团说话的专家学者,也大可不必站出来违心而论,既遭遇公众的口诛笔伐,又浪费自己的精力,能安心在学术研究上更进一步,应是国之大幸、民之大幸。


 发表于 2007-07-14 23:05:33
  文章作者用颇自得的见解发表高论:劝主政者规范政务,在科学分工中各司其责,让民众可以集中精力做好本质工作,国家和民众都安安稳稳的进入‘最佳状态’?!热议国事在这里被善意的否定了。对现实不满,那是因为有‘事业’志向的人现在不能有一座可以钻进去的象牙之塔用来与世隔绝地进去专攻自己的事业。可是人只能在着实的土地上、现实的生活中做能够做的事情。我们的政治现实就是这样无奈,政权存在很大的问题,别说无权无勇的老百姓,就是大权在握并存心改造这烂摊子的主政者,在盘根错节,有着深厚历史背景,顽固反制的恶势力面前,虽已陪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至少现在)并不见政体有明显的好转,其苦衷可想而知。文章要求今天设计明天做到的这种诉求,肯定脱离实际而没有实际意义。改造中国只能是一个绵长的过程,不仅要上层把握准确的方向而且要广大人民的直接支持和参与,这后者今天不是嫌多而是嫌少。言路相对开放,这是现政权所做堪与批判‘两个凡是’相比的,具有同等历史意义的举措。作为一个政权,有魄力有自信才可能在中国做这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无私者无畏,这是团结百姓创造人民事业的最根本条件。现代化事业的原动力一定来自老百姓。最高的政治智慧是与老百姓站在一起创造历史。世界上没有与老百姓划为上下、里外的政治分工。没有老百姓参与的政治是一潭死水。三千年停滞的中国历史就是见证。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