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原)任志强们不是该打的对象   

2007-07-10 20:41:10|  分类: 1原声呐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任志强们不是该打的对象

 

对于中国房地产业界的代表人物任志强者们的言论和行为,我一直抱有同情的心态,认为在社会主流认同下给他的定论是不公正的。这或许是一种反主流的判逆言论,在汹涌澎湃的民意大潮面前也一直谨小慎微地没敢说出来,更没有写出来。

虽然早就有了要写的冲动,但碍于后果的敏感和个人功力之不足,觉得面对高压下这狭隘的言论通道和高深的数字系数指数理论等者,在竭尽全力找证据并力求文字圆滑无棱角以避嫌之后,仍然还是有种力不从心和自愧不如之感。

其实事情亦然明了,甚或也没了再写的必要。只是众言论间唯一缺少的是一个最核心的东西,那就是为什么人们只会如此大骂任志强们,而不去彻底地冷静地思考一下任志强们行为背后的起因?这是我要说明的一个事儿。

 

在此特地要为任志强同志们平反。

因为他们首先是一个商人和企业主,与我们大家一样,也还没有进化成慈善天使那样的心灵。要他做到像比尔盖茨那种无私捐献的人生境界,也得先要有一个类似于盖茨生存的那个社会环境和道德水平,然后才能再来批评这任志强们险恶的唯利是图和不够‘哥儿们’意思吧?再有就是这个盖茨在商业行为上的表现,也决非是国人想要的那种大人大量、谦谦群子之风,而是比任志强们更魔高一丈的‘大魔头’呀。正因如此,道听途说的所谓‘源代码’开放之争,也才一直没有个下文

商业行为与慈善道德本非一家之衣,商业是财富积累的过程,慈善则是财富积累成功后再分配的过程,这个过程本身是一个有先后之分的科学程序,怎能随意打破?商人是资本家,追求利润剥削别人是他们的本职,他们只不过是在做自己份内的事情。若再强行将企业行为与政府责任扯在一起,那就更是本末倒置的荒诞之想了

我不解的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分不清企业与政府的关系和职责,不去追究政府管理方面的责任和失职,而是一味要将这沉重的道德枷锁和社会重任,强加在一个小小的企业身上?假如说,有一天任志强们人生境界提高了,愿意拿出全部的个人财产甚至是生命来奉献给社会,那我们又有几个能够幸运地得到这份甘露呢?而这种啜来之食,能心安理得地下咽吗?剩下的那无数的无缘者们又当如何?难道我们再去寻找下一个任志强来‘吃大户’吗?

商业是逐利的,并且是最大化为其目标。如果要其放弃利益而做慈善,那倒不如改行算了

 

专业化的分工下,政府的责任就是管理好国家,要使全部国民耕者有其田,劳者有其食,居者有其屋,房产商的责任当然是建好房子并挣钱,但现实如此吗?在此政府将其责任如同教育、医疗一样转移到房产商头上代为以市场化、产业化的手段来完成,其后产生的现会现象自然非房产商所能解决,此处只不过是矛盾的集中点和暴发点而已。

因为房产商是终端消费者的最终对接者,是与百姓利益直接相关者,即消费者与销售者的供求关系。而那些参预了整体利益分配的部门如土地、城建、皇税等政府者,皆已在前期将大部份利润提走,此刻已是逍遥在利益冲突之外坐山观虎斗了。

在权力经济的怪圈中房产商与政府是一个坚不可摧的利益共同体,在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中,房产商只是扮演了一个为政府在前台表演的跳梁小丑的角色,也得到了其应得的回报受损者,百姓也。

但我们的政府要以作好穷人的政治经济学为能事和要义,应该关注的是常人而非非常人也

工人奉献技术,农民奉献幸勤,学者奉献智慧,可他们都最终能得到那些狼狈为奸、偷奸取巧者们的荣耀和安逸吗?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