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为烧狗者一辩  

2007-05-12 08:49:12|  分类: 4漫谈国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为烧狗者一辩
2007-04-29 08:54:12 来源: 南方新闻网 作者:鄢烈山 知名杂文家

我们知道,律师在法庭上的辩护有两种:一种是为代理人做“无罪辩护”,根本不承认被告有罪;另一种是做“有罪辩护”,即承认被告有罪,但提请法官量刑时注意什么什么,酌情从轻发落。
还有,我们知道,律师的辩护当然是在合法的法庭上;对于私设的公堂,辩护就无从谈起。在文明社会,私设公堂之罪大过被绑架来审判者的“罪错”,即便后者真的有罪过;就像欠债人无论何因欠债没还,绑架人质讨债就是不可饶恕的刑事犯罪。
本人在这里要为烧狗者做的是“有错辩护”,在“道德法庭”上;同时,对那些对烧狗者近于动私刑的抗议者表示更强烈的谴责!

据《现代快报》报道,南京某小区有一条常住的母流浪狗,“见着生人就叫,也不管黑夜白天”。部分住户对狗吠不满,日前采取了用汽油把狗烧死的激烈手段,其间浑身冒火的母狗叼出了一只小狗,另一只小狗被烧死。事件经当地媒体和网上曝光,引发许多人特别是众网民的愤怒。有人在网上公开了烧狗者的家庭地址、联系电话,对“凶手”进行谩骂威胁,甚至在其楼道墙上喷涂“死”等威胁字眼,乃至去烧狗者工作单位对其围追堵截,联名写信给南京市长要求施压其工作单位开除烧狗者。

有论者谴责烧狗者说,“只是因为它们的叫声惊扰了一些人的好梦……”说得好轻飘!人和人是不同的。有的人春雷都打不醒,什么环境都可以睡得像死狗一样熟;有的人听到犬吠就不能成眠。我相信那个老者感受到的痛苦。她说,自己75岁,这狗不管黑夜白天地叫,“很长时间了,我现在安眠药的剂量提高了一倍也不能睡安稳。”这种失眠的痛苦几乎令人发疯。我家住在东兴南路边,每天清晨被肆无忌惮狂按的汽车喇叭声吵醒,头疼欲裂,打电话投诉无人管,找城管员回答是那时他们不上班;我要是有孙悟空的本领,把那些旁若无人的车当金龟子踏扁的心都有。

别说是流浪狗,就是有牌照的家养狗,如果夜夜狂吠而主人拒不采取措施拒不送走,也该把它人道毁灭。因为它和它的主人违反了关于城市噪声管理的法律和养犬的管理规定,严重侵犯了左邻右舍的休息权。公民的休息权是受宪法保护的基本人权。
烧狗者不能容忍流浪狗的存在是完全合情合理合法的。他们错在不应该用这么残忍的方式对付狗。他们依法应该要小区物业管理公司处理这窝狗;或者直接打110要求警察和城管来处理。如果自己动手处理,将野狗撵走就够了。他们没有义务收养它们。

我不明白,那些三K党一样用死亡威胁烧狗者的人,那些围追堵截烧狗者的人,那些给政府联名上书要求开除烧狗者工作的人,有什么道德优越感可言!你们怎么不去问罪物业公司听任野狗狂吠扰人?为什么不去问责政府有关管理部门对噪声污染不闻不问?你们关心狗权超过人权,你们欺软怕硬,打太平拳,算什么道德英雄!

报道说:烧狗者“之前也和业主们商量过,有些人不同意把狗请走,说这狗在这里有看家的作用,还可以给一些乐善好施的人表现善心的机会。实在说不通,最后差点打起来。”你看,那些不同意驱狗的人多么自私,多么虚伪!
有论者总结教训说,这表明中国人缺乏自治协商的传统。否。这事根本就不是自治协商的题目,根本不应该“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投票决定狗的去留和安置”。事关基本人权不容商量、不用民主投票。这与哪怕多数人同意用私刑暴打小偷,那也是不能容忍的犯罪,是同样道理。
人不应该虐杀动物,即便是我们必须食用的动物,也要尽量减少动物临终的痛苦。这也是保护人类同情心的需要。至于人权与狗权的关系,万物包括人与动物能不能真的平等,说来话长,本文就此打住。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烧狗事件暴露社会自治力之差
    作者:曹林 《中国青年报》评论员
先看看烧狗事件是怎样发生的:去年冬天,一只流浪狗进入某小区,在11幢楼后的小花园找个小洞,安了新家。网友“谁是谁非谁知道”在网上发帖《人权与狗权——烧狗事件前因》,她说自己75岁,这狗没主人,随吃随拉,也没人打扫。最要命的是,见着生人就叫,也不管黑夜白天。很长时间了,自己的安眠药的剂量提高了一倍也不能睡安稳。业主们对此狗争议很大,有人想将其赶走,有人说这狗在这里有看家的作用,还可以给一些乐善好施的人表现善心的机会,为这事,有业主曾争得差点打起来。

看来矛盾一直存在,小区对狗的存在争议非常大。如果小区的道德自治能力非常强的话,大家会召开会议对此事进行理性的讨论,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商议,大家的意见都摆到桌面上,甚至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投票决定狗的去留和安置,争议难平时甚至可请仲裁者或政府介入(比如收养流浪狗)——这样的话矛盾根本不会尖锐化和失控。正因为小区缺乏道德自治能力,大家缺乏坐下来理性讨论和民主投票的议事习惯,导致矛盾迅速失控,被狗叫声吵得睡不着觉的人,选择了“烧狗”这种灭绝人性的极端手段表达自己的“利益”。
托克维尔在《美国的民主》中描述了这样一段见闻:假如公路上发生故障,车马行人阻塞不通,附近的人就会自动组织起来研究解决办法。这些临时聚集在一起的人,可以选出一个机构,在没有人去向有关主管当局报告事故之前,这个机构就开始排除故障了……而且,还有反对各种道德败坏行为的组织,比如把大家组织起来反对酗酒——这其中展现的就是一种道德自治能力。从狗的存在争议发展为暴力杀狗,正暴露出我们的社会缺乏这种自治能力,一个小小的矛盾火星,很容易发展为极端事件。

事件的发展,进一步释放着社会道德自治能力差的毒素。事发当天,媒体对此事件立即进行了报道。我看到,有媒体不仅用不节制的语言报道了烧狗详细经过,还将被烧得不成“狗样”的图片也刊登了出来,这是非常不妥的。媒体的节制也是社会道德自治能力的一部分,因为媒体的不节制,很多时候只能让事件变得越来越糟,激化社会的道德冲突。
烧狗事件的极端事件发生了,媒体对“极端”毫无节制的描述,对极端事件推波助澜、火上浇油,于是烧狗事件迅速升级。不仅媒体毫无节制,许多邻居和市民也毫无节制,贴出了更多的血腥和暴力图片,大家不是想着解决问题和化解矛盾,而是惟恐天下不乱地激化矛盾。不错,网络追杀和网络声讨中,不少网友是出自真诚的道德厌恶,笔者看到此事件后也非常痛恨烧狗者,但不少网友,纯粹是在转帖、跟帖、谩骂中发泄,是在狂欢。

非理性正占据着上风,很多人在烧狗住户工作单位的门口守着她,等到她后对她围追堵截,并把照片和视频发到网上。烧狗住户的工作单位接到了许多抗议电话,很多人联名写信给市长要求其施压其工作单位开除烧狗者。许多人在网上对“凶手”发出了死亡威胁。有人更进一步,在住户楼道的墙上喷涂了住户的门牌号和大大的“死”字。网络追杀、死亡警告、公开隐私等等,正突破法律的边界,制造着非常大的伤害。
一个道德自治能力强的社会,对反道德行为当然需要道德谴责,只有旗帜鲜明的谴责才会凝聚道德共识,可当下的这种表现,已经成为一种道德暴力,伤害着社会的道德自治——不知道网友可否想过,这种网络暴力只可能引来有关方面对网络表达的进一步管制,为网络管制提供了正当介入的借口:因为这种混乱表现了网络缺乏自治能力,你不能自我约束,当然就要“他治”,要政府管你了。实际上,从博客实名制到网络实名制,许多管制正是以网络自治能力差为借口的。
本文来源:南方新闻网 作者:鄢烈山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