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高耀洁的心病,中国的心腹之患  

2007-04-28 08:36:12|  分类: 3警世钟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高耀洁的心病,中国的心腹之患
2007-01-03 09:45:16 来源: 南发报业网  作者:鄢烈山

我是个关注当下的人,2006年令我感动令我愤慨的事莫如12月里发生的事。
记得12月20日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的长篇报道《的士总动员》,讲的是12月9日发生在辽宁葫芦岛市的真事,数千的士司机和普通市民历时近45个小时终于捕获劫车匪徒。谁说中国人“素质”差,冷漠而没有公益心?这场公民大搜捕有葫芦岛市连山区电台《真情Taxi》节目的主持人做总调度和“前敌指挥”,而也是12月9日,我回鄂省亲,在武汉的报纸上看到过一篇报道,讲荆州城里上千的士司机同声响应,追劫匪救同行。谁说中国的老百姓缺乏结社和自治能力?从这样的新闻“故事”里,我看到了当下的乱象,强盗由绿林来到了闹市,更看到了中国的希望,中国的民间从来不缺乏英雄主义与自救能力!
然而,年末岁首,我最牵挂的是高耀洁老太太。
12月初,有朋友告诉我,高老太正在上海高校作防艾演讲,然后到南京,12月9日将到广州。我们商量怎样帮助一下老太太,听说八旬高龄教授级的老太太在沪宁演讲时,不仅是做不拿演讲费的义工,住的还是女生宿舍,可是,随后传来她在南京病倒的消息,她的广州之行只好作罢。
其间,我听到关于有人想利用高老太和防艾捞名捞利的传言,而老太太的态度是:“只要对宣传防艾和‘救孤’有好处,想利用我就利用吧!”
对于网上围绕高老太反对全面推广避孕套的争论,我认为这里面有两点不能混为一谈。

第一,高老太“请大家关注我国的血液安全问题,关注艾滋病感染者的治疗和救助问题”,这没有错。她有调查案例和数据支持她的观点,即当下中国艾滋病的传播主要渠道是采供血和输血液制品,因而主要是政府管理问题,而不是不自重者的吸毒和性乱传播。她在新浪博客里写下的这番话在经济学理和实践上是禁得起检验的:“在中国血源缺乏的状况下,怎么可能制止非法采血?800cc的血,(穷人)只(能)卖50元,这么高的(转手加价)利润,血头怎么可能放手?”如果政府不正视这个问题,就会像当初不肯正视中国存在艾滋病的威胁一样犯下难以弥补的过错。

第二,老太太毕竟是那一辈的人,过于看重道德教化,观点可能有些理想化乃至偏执。她说“我不同意一边打击卖淫嫖娼,一边给卖淫女发放避孕套,一方面禁毒,一方面给吸毒者换空针管,这不自相矛盾吗?我说一个人应该遵守性道德,洁身自好”!“我最恨的是一些跳梁小丑,甘当‘鹰犬’。以‘防艾’之名,行‘色情公开化’之实……”这种说法我和很多支持她的防艾事业的网友都不赞成:假定每个人都能“洁身自好”是完全不现实的;虽然“避孕套挡不住艾滋病”,但确实可以减少传播机会。
无论如何,这个全心全意为中国防艾事业尽心尽力的老太太,借用一个朋友的话来说,“她是滚滚红尘中的一个圣人!”
读《南方人物周刊》年末特刊上《高耀洁:80岁这一年》,我深切地感受到老太太发自内心的忧愤。她一再说“等我把这些艾滋病资料寄完,就该走了……我巴不得早点死掉,我太累了”。相濡以沫默默支持她的老伴的去世固然令她伤感孤独,疾病缠身难免影响她的心境,但最重要的是形形色色的骗子使她愤怒使她焦虑,后者是她最大的心理创伤和病患,她是心累。
她对前去采访的记者说:“你们写我没有意思,要写,就把这些骗子都写出来,这些吃艾滋饭、发艾滋财的骗子,还有那些还在组织农民卖血的。要是我死了,你们不要写我,多揭发那些骗子、血头。”此前,她已立好遗嘱:“……我死之后,不留骨灰……以免任何人、任何组织或官员利用我的名字成立组织,如‘基金会’、‘教育中心’等,搞行骗或闹剧,让那些‘能人’获利,危害他人。”

是些什么人让高老太伤透了心?中国当下的社会鱼龙混杂,骗子比好人活得滋润是不争的事实,否则根本无法解释政绩统计造假,学生作弊成风、假药和有毒食品层出不穷。无论官方的宣传还是民间的言动,都有长于投机的奸人,拉大旗作虎皮,以其贪婪的虎狼之心搏噬善类。与此同时,社会上人与人互相猜疑互相防范便到了令人难以为善的田地。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高老太要人们警惕骗子,可别人也当她是骗子:她编印的两种防艾书,自费寄给一些省的图书馆,说好是免费赠阅,可有图书馆将书退了回来,认为她是“先发书再要钱”!
人心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古人说“哀莫大于心死”,这种互相防范的人心离“死”还远吗?
这种精神状态难道不是中国的心腹之患吗?经济学家动辄讲“交易成本”,中国人当下的社会“交易”总成本有多高?
我讨厌拿文化传统和“国民性”来说事,因为读高老太的博客留言,就知大多数中国人还是有良知的。问题是为什么正不压邪?
我也不赞成拿“转型期”说事,说这个过渡期法治不健全会有很多空子可钻这是现实,问题在于谁可以轻松地钻法律的空子,而空子为何长期补不上还越来越大?

“诚信”讲了多年,宣誓之类花样搞得够多了,不诚信的风险和代价却似乎越来越低。
“诚信”无疑应从政府和官员讲起。克林顿之所以差点被弹劾并非因为与女实习生发生了性关系,而是不该对公众撒谎。中国当下的官员有多少受到了这样严厉的约束?在曾经隐瞒特大矿难的广西南丹县,最近又曝出县政府公然组织中学生搞大规模的“治污”表演的丑闻。这些官员有“前车之鉴”吗?这只是我信手拈来的一个近例。纵容弄虚作假的例子不胜枚举。
俗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要祛除中国的心腹之患,首先要有一种力量迫使官员“真心诚意”不敢作假使诈不敢作奸犯科;惟有如此,才能开谈端正社会风气。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