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美国农民和权力  

2007-03-07 08:14:06|  分类: 5纵横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美国农民和权力

    一人耕种三千英亩 美国农民过得怎么样
  格雷格夫妇在他们的“秘密武器”――装有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的大拖拉机前合影。
唐勇摄
  初到华盛顿时,外国记者中心一位官员告诉记者,“华盛顿并不代表美国,如果没有到过农村,对驻美记者来说就不算是真正了解美国”。日前,在美国农民协会的帮助下,记者到北达科他州河谷市的一家农场,与主人格雷格夫妇同吃同住同劳动,着实体验了一次现代化的美国农村生活。
  美国农民住得不比城里人差

  美国农民协会刚把联系成功的消息通知我,女主人玛茜就打来电话询问记者的行程。她通过MSN告诉记者,她家的地址是北达科他州河谷市109大道3546号。记者注意到,她的网名叫“聪明狗的主人”。尚未启程,与美国农民短暂的远程接触已让记者大开眼界。

  北达科他州位于美国北部,与加拿大接壤,农业是最主要的产业,亚麻籽、小麦、大麦、葵花籽等11种农作物产量均名列全美第一,农业产值在全州经济中所占比重高达25%(约为美国平均水平的4倍),农民占该州就业人数的24%(美国的平均比例还不到2%)。河谷市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区,沿途所见都是一望无际的农场和高大的储粮罐,由于正值春季,地里没长庄稼,露出黑黝黝的土地。记者按着行车路线图的指引,循着109大道的标牌,在当地农民指点下,终于来到了格雷格家。与想象的不同,格雷格的“家”并不是农家小院,而是一栋普通的两层民居,看上去跟美国城镇里的大多数私人住宅没有任何区别。

  美国家庭都很注重厨房和餐厅的装饰,格雷格家也不例外。厨具整齐地摆放在壁橱里,操作台整洁而明亮,冰箱、洗碗机、电磁炉、烤箱、微波炉等一应俱全。最让人感兴趣的是电动垃圾处理器,这台机器能将大量的生活垃圾压缩处理。格雷格家的餐厅宽敞明亮,可以看到外面的树林和田园,突然有几十只鹿闯入记者的视线,它们成群结队嬉戏跳跃。格雷格说:“那是野生鹿群,我们已经司空见惯。”格雷格家每个房间都挂着具有浓郁田园色彩的装饰画。格雷格的办公室与客厅相连,里面是全套的现代化办公设备,除了打印传真一体机外,还有一台通过卫星连接上网的电脑。

  有丹麦血统的格雷格47岁,生长在河谷市,比格雷格小3岁的玛茜具有挪威血统。他们的女儿叫莎拉,今年23岁,在该州一个印第安保留地当老师。儿子叫亚当,今年21岁,在河谷市一家建筑公司当木匠。玛茜在河谷市一家公司干了23年会计,公司已经为她全家购买了医疗保险。在美国,购买一般的医疗保险,每月需要支付800到1000美元,这对农民家庭来说不是一笔小钱,光靠农场的收入难以支撑,这算是“一家两制”的好处。平时家里的农活都由格雷格承担,休假时玛茜就帮着丈夫干一些农活。玛茜的父母就住在附近,也经营着自己的农场,都还没有退休。跟美国城市家庭成员之间少有走动不同,格雷格全家虽然都已经分开过日子,但仍走动频繁、互相照应。

  1人耕种3000英亩土地
  格雷格夫妇的农场和牧场,加在一起大约有3000英亩(1英亩约合6市亩),农场的主要农作物是大豆、小麦、玉米和荞麦。格雷格夫妇共拥有185头母牛和8头公牛,所有这些牛都是肉牛。牧场上,许多牛在悠闲地“散步”,每头牛的两只耳朵上都戴着一个橘黄色的塑料卡片。格雷格说:“这是牛的身份证,上面有牛的出生日期、亲属关系及编号等信息,所有信息都可以通过电脑一览无余。”

  格雷格说,他的全部家当包括农场、牧场、房屋、牲畜、农机具等在内,总价值约为120万美元。为了打理这120万美元的家产,他平时忙得不亦乐乎,需要同时扮演许多种角色:农民、经理、会计、机械师、焊工、木匠、兽医、化学家、农艺师、教师(向帮工演示如何当农民)、市场营销师、投资者、餐馆老板(格雷格一家与别人合作在华盛顿开了一家高档餐馆,专门经营北达科他州的本地菜)、电工等等。格雷格根本就没有时间休假。

  农场里高科技无处不在
  仅占全国人口1.8%的美国农民,不仅养活了近3亿美国人,而且还使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2001年美国农产品出口高达535亿美元。如果离开了高科技,这样的农业奇迹根本就不可能!
  格雷格的仓库里堆放的农业机械令人眼花缭乱,早听说美国农业机械化普及程度高,看来确实名不虚传。联合收割机、四轮驱动拖拉机、风钻机、农用轨道拖车、捆草机、播种机……这些农业机械的总价值大约为22万美元。很多大型农机是格雷格从别的农民手里买来的“二手货”,小型农机具则大都是原装货,很多还都是从中国进口的。格雷格十分珍爱他的“秘密武器”――一台安装了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的大型拖拉机。这套自动驾驶和卫星定位系统是他今年春天花7500美元买的,可以使拖拉机由电脑控制作业,无需人工操作,而且耕地质量高。在使用GPS全球定位系统方面,格雷格算是后来者。实际上,已经有20%的美国农场开始用直升机进行耕作管理,很多美国中等规模的农场和几乎所有大型农场都已经安装了GPS定位系统。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农业机械每个都有特定用途,正是它们把格雷格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脱出来。

  格雷格告诉我,美国农业以市场为导向,农民根据市场信息独立做出生产和销售决策。美国农业的信息化程度已经高于工业,上网、读报已成为美国农民生活的一部分。离开了准确、及时、权威的市场信息,美国农业将无所适从。

  补贴、保险保障农民利益
  在美国,农业是一个受到高度重视和保护的传统行业。与其他行业如工业、服务业相比,农民所交纳的税明显要少,额度相对较低,也没有专门针对农民的税种。除了税收优惠,联邦政府还直接对农业进行补贴。2002年布什政府颁布的新农业法规定,在今后10年里,政府对农业的各种补贴和财政支持达到1900亿美元,平均每年投入190亿美元,正好低于世界贸易组织规定的每年农业补贴不得高于191亿美元的上限。美国农业补贴的集中度很高,90%以上的农业补贴集中在大约20种农作物中的5种:小麦、大豆、玉米、大麦、棉花,这有利于提高大宗农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从表面上看,格雷格似乎很富有,但由于油价飞涨,化肥、农药也越来越贵,高科技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等原因,农场的利润实际很小。格雷格每年在农业上投入39万美元,收入约40万美元。格雷格说,之所以还能够赚到1万美元,是因为联邦政府对农业进行补贴。如果联邦政府取消农业补贴,他的农场只能维持一个不赔不赚的局面。对政府的补贴,格雷格并没有记者预想的那样有感激之情,反而有很多不满。他认为,政府把最大的实惠都给了大农场主,中小农场主所得有限。

  农业属于高风险行业,天气、病虫害、化肥和农药价格、油价、市场需求等因素都会影响收成。大部分美国农民都欠了银行一大笔贷款,所以有句话在美国农民中很流行:“在美国务农就像赌博,也许到拉斯维加斯赢钱的几率比种田还大!”格雷格家买了名目繁多的保险,如农业总收入保险(只保总收入的75%)、房屋保险、人寿保险、健康保险、事故保险和牲畜保险等。玛茜开玩笑说,记者如果不小心在农场摔倒,保险公司也要承担治疗费用。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国农村保险体系覆盖范围广,保障水平高。据统计,美国目前农作物可保品种已达100余个。在全美200万农户中,有近150万户投保了农业险。

  美国农民的两大忧虑
  美国农民有没有特别担心的事情呢?格雷格夫妇异口同声地回答“有”。他们最担心两件事情:一是现在的美国年轻人大都不愿意当农民,农村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二是工厂化农业对传统家庭农业的威胁越来越大。
  美国的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本来就很低,但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年到城市谋生,农业人口一直在下降。北达科他州农民协会甚至把“增加农业人口”作为头等大事。格雷格说:“老一代农民对农业的感情非常深,如果中了巨额彩票,我会把钱都捐给慈善机构,然后回到农场继续当我的农民。当农民收入不高,而且农村缺少娱乐,年轻人喜欢追求刺激,所以不愿意留在农村。”格雷格把10头牛的所有权放到儿子名下,每到农忙时节,格雷格就会打电话给儿子,“快回来,这里还有你10头牛呢!” 格雷格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城里的儿子继续保持与农场的联系。
  农民数量的减少只是当前的一个发展趋势,尚未对农业构成致命威胁,但工厂化农业对传统农业的威胁可以说迫在眉睫。不少媒体认为工厂化农业“是现代农业、畜牧业和水产业发展史上的一次革命,是实现农业现代化的重要途径”。但随着人们食品安全意识的不断增强,人们越来越重视农业生产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家庭农业的好处再次被专家们提及。世界著名的农业经济学家约翰?伊克尔德认为,工厂化农业违背了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原则,并公开提出了反对工厂化农业,尤其是工厂化养猪业的十大理由。《北达科他州农民协会2006政策与行动指南》的序言指出:“我们国家的农业政策必须远离目前的工业化,保护家庭农业,争取扭转家庭农场数量日益减少的局面。” 格雷格夫妇提起工厂化养猪,都露出鄙夷的神色,“那哪里是养猪!那分明是虐待猪!成千上万头猪挤在一起,好得了吗?”

  在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工业化几乎是不可阻挡的潮流。几十年甚至百年以后,还会再有格雷格和玛茜这样的美国农民吗?还会再有他们那样凌乱却不失亲切的美国农场吗?虽然采访结束了,但记者在返回华盛顿的旅途上,一直在思考着。

人民网
 美国农民也种地,但是他们运用高科技种地,而且广泛收集信息适应市场,把种地当作人生的一大快乐与追求。占本国人口不到2%的美国农民不仅养活了本国人,而且使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美国农业企业资产有9000亿美元,年产值高达1万亿美元,比中国2000年的国民生产总值还多。
  在美国没有“农民意识”这一概念,农民并不代表落后。下面是一些农民典型。
  农业商人:杰克
  种稻、养牛、开公司,家有5万亩土地。
  杰克是一个现代农业商人,他不仅拥有5万亩土地和大群家畜,同时还开办了自己的公司。从印刷精美的公司介绍画册上可以看到,封面是从空中拍摄的种植水稻的良田,前言部分印着他妻子的照片,以及公司对消费者的承诺:“保证向你们提供最优良的水稻品种。”画册中还专门介绍了水稻种子的收割、储存和管理方法。
  他说:美国几乎每个农户都有几千亩土地。我们是怎么经营的呢?那就是高投入、大产出。我的农机设备是从银行贷款购买的,一台拖拉机至少要花十几万美元。我平时只雇佣几个劳动力,再加上老婆、女儿也跟着干活,基本就能做下来。今天下午我们全家上阵收水稻,我那个84岁的老父亲也会开收割机的。
  农业的竞争同样很残酷,我不仅种田和养牛,还要经商。我的经商经验是从实践中学到的。我销售的先进稻种价格比别人的贵一倍,但是销路很好。我不仅在报纸上还在路边设立路牌广告,所以许多人都认识我,知道我们的种子质量。”
  杰克告诉我:“美国有许多种农业报刊,过去我们通过广播、电视获得农业市场信息,现在只需要在家里通过计算机网络,按按键盘就可以知道天下大事。”
  现代棉农:肯尼
  57岁的肯尼是住在密西西比河畔的棉农,也是美国棉花协会的副主席。与许多美国农户一样,肯尼家也是祖辈农民,他介绍起自己的家史是很自豪的:“我家世代是农民。我种植了38种棉花,现在与两个兄弟一起经营6万亩棉花田地和18万亩大豆,我们有12台大型棉花收割机,可以12个垅同时收割,还有两个棉花轧花厂。平时长期雇佣15个工人,农忙时再另加15个,30个人手完全够用了。”
  肯尼告诉我,他还喜欢做期货,他说:“每天看芝加哥谷物交易所的市场信息变化行情,按过去年的平均匀进行估算,看一年的生产成本是多少,扣掉成全本看盈亏。今年我是以每磅76美分的价格来做期货,无论什么样的自然灾害对我的棉花收入影响都不会很大。”
  农技推广员:吉姆
  具有大学教授同样的职称,负责全县500个农户的农业科学技术的推广工作。
  这是一个典型的农民模样的专家,获得农业硕士学位毕业后,他开始从事这项工作,负责全县500家农户。“工作很多,上午在办公室做一些案头工作,整理最新的农业科技书信息资料,有时举办一些研讨会和讲座,出版农业书籍。有新产品和技术等信息时,我会打电话及时告诉农民并了解他们的情况。下午到农家解决他们遇到的实际问题。遇到无法马上解决的问题,再带回学院与科学家共同商议。目前马里兰州的农民遇到的最大问题是环保。美国政府对环保提出了新的政策,但农民一方面种地,另一方面要执行政府的法规,他们对农学家提出了如何运用生物技术消灭虫害,减少农药的使用问题。”吉姆说。
  “让老一辈人接受新观念和新农耕方法,有时是比较困难的。但是,当我看到庄稼丰收时,听到农民对我说谢谢,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

《市场报》
我的美国农民朋友 刘仁文

1997年1月,我应邀参加美国新闻总署的“国际访问者计划”,有机会去伊利诺伊州的一个农民家做客数天,由此开始了我与这家美国农民朋友的友谊。

在一个雪花纷飞的下午,我与陪同翻译欧瑞安娜小姐从芝加哥机场乘坐舒适的长途汽车沿高速公路来到一个叫佛里波特的小镇,女主人谢蕊开车在那里等候,不一会就抵达她的家。谢蕊的丈夫艾兰及他们的儿子汤姆、女儿贝可出来帮我们卸下行李,并指着门口的圣诞树告诉我,虽然圣诞节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但为了迎接我的到来,他们还是将它保留至今。
这是一幢三层的小楼,我被安排在三楼,住贝可的房间,贝可只好睡楼下大厅的沙发了。从书桌上方的墙上所贴的名片、照片和信件看,我不是这个房间的第一个客人了,包括非洲在内的其他“国际访问者计划”参加者也曾在这家志愿者家里待过。看得出,贝可对于客人们留下的点滴礼物都是十分珍重的。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汤姆和贝可各自开着自己的车去上学,汤姆读高三,贝可读高一。望着他们远去的车影,我对谢蕊说,在中国,不要说孩子,就是我们这些国家工作人员,也没有小车。她有点不解,因为小车在那里确实很便宜,他们家就每人一辆,在住宅旁还专门建有一个车库。

男主人艾兰不怎么爱说话,女主人谢蕊却正好相反,她拿出地图册,找到中国的版图,让我告诉她自己的家在哪里,并在上面标上记号。我还费了比较大的劲儿才向她解释清楚,台湾并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中国的一部分。
艾兰干活去了,我们跟着女主人准备午餐。厨房宽敞明亮,我还是第一次在那里看到洗碗机。厨房外是大厅,大厅里摆着钢琴等乐器。除了每层有热水器、浴室和厕所,门口还有一个浴室和洗衣、烘干房。谢蕊介绍,每次艾兰干活回来,先在那里冲个澡,将脱下的衣服放入洗衣机清洗并烘干,再换上干净衣服进来。每次到吃饭时间,如果艾兰还没有回来,谢蕊就按墙上一个开关,用一个对讲机之类的东西与艾兰通话,艾兰就会很快回来。

贝可是学校篮球队的队员,当天晚上她们有一场比赛,艾兰和谢蕊问我们是否有兴趣去看,我们当然答应。虽然最后贝可她们输了比赛,但她的情绪却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她将一件事先准备好的印有她们校徽的运动服送给我,并和我们合影留念。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又随艾兰参加了当地“狮子俱乐部”的捐款会,印象最深的是捐款仪式前大家都面对国旗熟练地背诵一段忠于美国之类的誓词。我还随主人全家去参加了一个友人聚会,谢蕊告诉我,这些友人或是艾兰昔日的战友,或是小时候的同学,他们每年都在农闲季节轮流坐庄。这次聚会也给我印象深刻,艾兰开车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到那里后,大家先各自吃自助餐,吃完汤姆和贝可就上楼和别的孩子们玩耍去了,大人们男的凑一起聊天打牌,女的凑一起聊天打牌,不知是一种什么规则,到最后每对夫妇都玩到了一起。
我随汤姆和贝可上楼,主人家的一个男孩正摆弄着一对鹿角,我问是怎么来的,他说就是白天在路边将一条鹿抓住,用小锯将鹿角锯下的。我说我母亲身体不好,听人说用鹿角磨水喝有利于她的身体,可否送我。对方十分惊喜,立即拿来一个口袋帮我装好,并对我说,如果需要更多,他还可以去锯。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为了安全过海关,还是只带这一对吧。
几天过去,我却一点也没有见到湖南老家那种户连户、田连田的农村场景,以至于以为自己还没有到真正的美国农村。当我问陪同翻译和谢蕊什么时候去农场时,她们告诉我,这就是农村呀,你现在就在农场。看着她们的不解,我告诉她们,在我老家,每户最多也就几亩地,村民住的房子也是离得很近的,彼此之间常常为了田土界限、鸡鸭牛狗产生纠纷。
为了让我进一步了解美国农场,谢蕊到镇上帮我了买一套鞋、裤、衣和帽子都连在一起的套服,以便去猪圈和奶牛厂参观。穿上套服,随艾兰走过车库,见一高塔,听艾兰介绍,那好像是一种压碎机之类的机器,将玉米等碾碎,顺滑槽流入猪圈。迎面有几排平房,里边养着大小不一的猪,还有空调呢。艾兰指着其中的两个猪圈,告诉我,一个是汤姆的,一个是贝可的,平时由父母代他们养,放假时就他们自己养,最后卖的价钱按比例提成。虽然早就听说美国家庭讲求孩子独立,但想到一家人还要分钱,我还真有点别扭。从养猪场出来,艾兰又开车带我看了他们的奶牛厂。
下一站是到艾兰的父母那里去,父母都70多岁了,但他们不愿意与艾兰一家住在一起,只是过年过节才过来一起吃饭。平时,两家用电话联系,隔几天艾兰他们也会过来一趟。我们进去时,艾兰父亲正开着铲车干活,他大声地跟我打招呼,并告诉我自己干活主要是为了锻炼身体。两位老人给我和我的陪同翻译欧瑞安娜小姐各送了一个小礼物,并慈祥地对我们说:你们多好,这么年轻就这样有出息。
一转眼,我们就要离开谢蕊一家前往下一站了。临别,欧瑞安娜小姐建议我给他们留下一点中国的墨宝,我一时兴起,写了几句诗歌,原文已记不起来,大意是:看到美国农村如此繁荣和发达,我既为同属人类的他们高兴,也为自己的同胞感到沉重;在我回去建设自己家园的日子里,只要看到这一轮明月,我就会想起他们--我的美国农民朋友。
后来,我每年在圣诞节前后,都能收到谢蕊寄来的信件和全家照。每次信的内容都是汇报他们家全年的收成、来访的朋友、孩子的学业等。看得出来,信不是为我一个人准备的,而是写给所有的亲朋好友的,不过谢蕊每次都要在信的打印稿后用手专门给我写上几笔。记得第一年收到的信上,他们告诉我,我的那首诗他们裱好挂在了大厅。后来的信中又告诉我,汤姆和贝可分别上了大学。从最近的一次信中我得知,汤姆已经大学毕业,回到父亲的农场。从照片看,艾兰和谢蕊明显变老了,不过他们的乐观依旧,你看,去年他们猪圈起火,烧死好多猪,我正替他们难受,她却又使我轻松下来:谢天谢地,家中没有一个人受伤。

我看民主在其他国家的表现无非就是以下几点,
一,新闻独立。只要是真实的就可以公开报道。
二,司法独立。司法可以不受政府干涉独立的执行法律,以保公正性。
三,军队国家化。军队属于国家和人民,而不是属于任何一个政党。
四,公平选举权。任何一个官员如果想保住官职,就要善待选民,而不是奉承上级。

国外有一句谚语“如果权利得不到牵制,当官的会把整个国家装到自己的口袋里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