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中国的私兵制  

2007-03-10 08:22:34|  分类: 4漫谈国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中国的私兵制
原作者、时间佚,有知情者请告知补记。

    在中国二千多年中央集权的封建王朝体制下,王朝的更替形成一个传统,并深入人们的观念之中,三国演义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是,分合的态势并不完全相同。以秦末、西汉末、隋末、元末为例,士大夫同基层暴动结合起来,在基层暴动中涌现的领袖,彻底更新了旧的统治集团,一个巩固的新王朝成立。以东汉末、唐末为例,士大夫维持旧王朝,统治集团的更新不彻底,在镇压基层暴动中出现军阀集团,以军阀的力量改朝换代,统治基础没有扩大,新王朝不巩固,即使形成比较巩固的宋王朝,也没有强大的实力。在太平天国战争中,士大夫没有转向群众暴动,而是以自己的努力来维持一个旧王朝。这样,既没有出现一个新王朝,旧王朝(作为×央政府)也未能更新,只是地方政权有部分改观。社会危机继续存在。而曾国藩从地方上崛起組建的湘军,成了清军主力,采取了“兵归将有”的私兵制度,正在解体中的清王朝出现了外重内轻之势。辛亥革命中出现了新的形势。士大夫在民族危机的刺激下,在知识更新的视野下,在清王朝腐朽必倒的政治局面下,以西方现代政治体制为理想目标,独自走上了暴力革命的道路。但当时并没有出现群众暴动的客观形势,他们动员的社会力量不足以达到建立新政权的目的。

  袁世凯继承了曾国藩、李鸿章以来的私兵制度,袁世凯训练出来的北洋六镇新军,武昌起义后,清廷任命陆军大臣廕昌统率就指挥不动,不得不让已被罢免的袁世凯出来指挥。北洋六镇是当时中国唯一有战斗力的军事力量。因此,不单纯是革命黨人的努力和力量推翻了清王朝,而且是袁世凯利用革命黨人的声势,在列强支持下,依靠掌握的军事势力,取代清王朝掌握了中央政权。仅仅推翻清王朝并不能使中国社会自下而上达到更新的目的。传统经济和社会生活没有遭到破坏,中央政权仅仅排除了满族亲贵,而保留了旧官僚系统,尤其是北洋系。因此,不可能出现一个气象更新的政权。清王朝的倾覆,也是传统的军阀势力改朝换代的一种表现。当时,北洋军人们抱着这样的观念:“北方各军官源于小站,故袁总统为北军之父母……无论何人,有与袁总统反对者必出死力与之抵抗。”[23]这种军事派系观念在事实上一直流行到民国结束。私兵制度造成了骄兵悍将,袁世凯随后对自己的部将也失去了有效的指挥。杨度说:“若中国人民,程度甚低,当君主时代,当兵者常语曰:”食皇家饷,为皇家出力耳‘。今虽去有形之皇家,代以无形之国家,彼不知国家为何物,无可指实,以维系其心。其所恃为维系者,统驭者之感情与威力有以羁制之而已。此其为力,固已至弱,况又有自由平等之说浸润灌输,以摇撼此羁制之力,时时防其涣散溃决,于是羁驭之术愈益困苦。“[24]袁世凯企图以称帝来重建中央集权体制,他的失败,固然是遭到在野各派反对的结果,但也是私兵制度下骄兵悍将背叛的结果,他的命运其实是步清帝的后尘。他的遗产为段祺瑞、冯国璋所分割,中国社会转入北洋军阀时期。

  军阀作风并非仅限于北洋。就是非北洋系的前清军事势力,如张作霖、陆荣廷也军阀化了。更严重的是,在革命中兴起的军事领袖,也同样军阀化了。如阎锡山、唐继尧都曾是同盟会员。

  孙中山以其现代知识和过人魅力,成为革命的领袖,他虽然强调领袖集权、军事專政在革命时期的必要性,但是,孙中山作为在华侨社会中成长起来的领袖,对中国社会的私兵制度缺乏充分的认识。1912年8月孙中山访问北京时,就以为:“近来嚣嚣之口,或不免恐军队干预政治,吾则谓我爱国军人,既造成此庄严灿烂之中华民国,决不至有此破坏之举。”[25]他虽然一直致力于培养一支忠于革命的军队,但对共和制的真诚,一直没有按传统的方法,亲自去训练和控制一支忠于自己个人的军队。因此,当他追求冒险的理想的政治目标和他培植起来的部队的利益不一致时,他就无法控制这支军队。根据中国的传统,在缺乏社会动员的基础上培养起来的军队,不可避免地出现军阀化倾向,只忠于军事领袖。孙中山在二次革命动员遭到困难时曾抱怨说:“此我错认袁世凯之过也。若有两师兵,当亲率问罪。”[26]当时属于革命黨人系统的部队当然不止两个师,但孙中山本人连一个师都指挥不动,他甚至不得不派朱卓文到南京策动第八师下级军官起兵讨袁。而这第八师是黄兴辞去南京留守职务时特意保留下来的部队。孙中山在失败流亡到日本后,又曾责难黄兴说:“今在筹备之中(指中华革命黨——引者),有一极要之事求兄解决者,则望禁止兄之亲信部下,对于外人,自后切勿再言‘中国军界俱是听黄先生之令,无人听孙文之令者。孙文所率者,不过一班之无知少年学生及无饭食之亡命耳。”[27]虽然,黄兴重视道德,洁身自好,但我们不可忽视这段话的含义,私兵化的倾向,同样渗透到了革命黨人的军事系统中。

  1917年之后,孙中山曾倾全力支持陈炯明发展军事力量,他在致蒋介石函中说:“竞存此番回粤,实举全身气力,以为黨为国,吾人亦不惜全力以为竞兄之助,同德同心,岂复寻常可拟?我望竞兄为民国元年前之克强,为民国二年后之英士,我即以当时信托克强、英士者信托之。我所求者,惟期主义政策,与我一致,即我所谓服从我三十年来共和主义,而岂若專制之君主,以言莫予违为得意耶?”[28]陈炯明并非毫无现代观念,陈独秀在中×成立前后就曾和他合作,但传统的社会关系和利益制约着他的行为方式。据彭湃调查:“陈炯明一握到广东政权,所有海丰的陈家族,自然随着陈炯明的地方家族主义占据了广东的政治势力及军权,以巩固个人的位置。所以海丰人之为官者以海丰之人口及土地的面积来平均与个别地方比较要为全世界之第一。他们不但在别个地方铲地皮,在他们的家乡主义的家乡也是一样的对付。所以海丰一旦就增加了无数军阀、官僚、新官儿、政客、贵族及新兴地主階級(即地主兼军阀)。”[29]陈炯明在致吴稚晖的信中,抱怨孙中山说:“不过我之用兵过于踏实,不能如孙先生之枪法旋空大演而已……况群众之首领,其要素须能说海阔天空之大话(法人黎明似曾说此),我则尚染昔儒之毒,跼躅于先行其言之训,实不合首领之本领。”结果形成了陈炯明部的叛变。但在上述信中,讲道理他也明白:“譬如现在国中,摧残共和,扰害百姓者,实一私人的‘武力主义’之横行。申言之,则大军阀扰乱于中枢,小军阀扰乱于各省,而官僚、政客、民黨依附其中,口福利而行盗跖,日在老百姓头上恣其践踏,合之而为民国四凶。”[30]

  孙中山在1918年辞大元帅职时才明白:“顾吾国之大患,莫大于武人之争雄,南与北如一丘之貉。虽号称护法之省,亦莫肯俯首于法律及民意之下。”[31]士大夫意识和传统社会关系还很浓重的辛亥革命黨人,尽管在理论上接受了共和主义,但在掌握了军队之后,也走上军阀的道路。那么,辛亥革命后为什么能够建立民国呢?孙中山在《三民×义》的演讲中,只是略有夸张地解释了假共和局面得以出现的原因:“大家为什么当初又来赞成民国,不去反对共和呢?这个顶大的原因,是由于排满成功以后,各省同志——由革命所发生的新军人,或者满清投降革命黨的旧军人,都是各据一方,成了一个军阀,做了一个地方的小皇帝,想用那处地盘做根本,再行扩充。”[32]事实上,辛亥革命后只是由于新的观念和力量的暂时平衡,才未能恢复帝制,而采取了共和国的形式。尽管如此,孙中山还是没有明白,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能解决军阀的问题。这就是当时中国客观的社会生活和思维方式。

  1924年之后,国共合作,学习苏联,开办黄埔军校,建立军队中的政治工作制度,組建的国民革命军也号称黨军。但国民黨并没有真正学会以黨治军。国共分裂,南京政府成立后,黄埔系就成了蒋介石的部队,服从蒋介石的指挥,构成所谓嫡系部队。蒋介石无论担任什么名义,甚或下野,他都能控制这支部队,而对其他部队,都无法直接指挥,必须同其将领在政治上协调,建立政治同盟,才能为己所用。私兵制度在北洋—国民政府时期的政治和社会生活下是难以改变的,蒋介石始终未能达到削平群雄、重建中央集权体制的目的(退到台湾后除外)。

  1927年之后,除黄埔系外,例如,桂系、粤系、阎锡山的晋系、冯玉祥的西北军系等等,都不是蒋介石能够直接指挥的。即使是原本亲蒋的陈铭枢指挥的十九路军,是由孙中山命令邓铿組建的粤军第一师发展而来,属于国民黨系统的元老部队。在北伐时期亲附蒋介石。但就因为这支部队是陈铭枢训练出来,蒋介石是不可能越过陈铭枢去直接指挥的。正由于这种独立性,在“九一八事变”后,因调停宁汉冲突的机会,十九路军进驻上海、苏南。尽管陈铭枢参加中央政府后,已经不具有军职,但仍能摆脱蒋介石意旨,策动十九路军独断地抵抗日军侵略,掀起了“一二八抗战”的悲壮一幕。陈铭枢在策动十九路军組建反蒋抗日的福建人民政府时,已经长期统率十九路军的总指挥蔡廷锴,对这位十九路军的祖师爷就有所抱怨,蒋光鼐回忆说:“陈回国后,到过福建三次。一到福建,即以家长自居,直接插手到各机关部队去讲演、训话,俨然架在主席(福建省主席蒋光鼐——引者)、总指挥之上。他的企图过早暴露出来,引起我们反感。蔡廷锴曾对我说:”十九路军是中华民族的军队,不是私人军队呀!‘“[33]但实际上这些都是空话,陈铭枢对部队的影响力和这支部队的宗派性是客观存在的。至于其他与国民黨中枢更疏远的军事派系,山头林立,内战不断,自不必论。

  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黨系统内的派系战争已经停止,但直到解放战争结束,非黄埔系部队,蒋介石仍然无法直接指挥。傅作义只是国民黨军中的一个小派系,在平津战役期间,傅作义本部部队的运用,蒋介石也只能同傅作义协商,而不能依靠命令。据谍报,傅作义在1948年6月间在一次谈话中曾透露:“华北局势,将来能守则守,不能守则有西向察绥与宁青会合(按傅与二马有约,一面听命于中央,一面保持自己实力,对平津河北只有放弃)。”[34]郭汝瑰回忆说,11月5日傅作义在南京与何应钦等讨论作战计划时说:“华北剿总仅有部队五十五万(傅作义此时共辖四个兵团,十二个军),兵力十分薄弱,如果东北共军百余万蜂拥入关,华北局势必急剧恶化,我实在负不起这样大的责任。俗话说‘知难而退’,我只好将原拨给我的中央军全部交出,请总统改派他人前往北平指挥,我只带我的基本部队三十五军,一O二,暂三军退回绥远,进行游击作战,以免贻误华北战局。”[35]这种军事派系,使国民黨系统的军队将领长期养成了保存实力的意识,不关自己生死存亡就不肯力战。这使国民黨系统的部队在国共战争中互相抵消了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蒋介石在事实上,没有真正成为一个“獨裁者”,他一直没有力量獨裁。

    从根本上说,私兵制度不是革命造成的,而是清王朝的中央集权体制腐朽解体的恶果。即使清王朝不倒,根据中国社会的传统,同样会走上地方割据的道路,如唐朝的藩镇一般。如何重建中央集权制度,始终是中国社会王朝更新运动的严重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