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原)从唐诗宋词看中国人文精神的变迁  

2007-02-08 11:08:40|  分类: 1原声呐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从唐诗宋词看中国人文精神的变迁

 今天说此题,不着眼于民族主义和世界主义,不为历史和现实定论,只是为了证明一种精神的宝贵和社会对它的需求的重要性。

我们说盛唐精神、盛唐气魄,其实这种现象并非偶然间形成,而是一种长期的历史环境造就的结果。

盛唐,虽然有早期统治者的精心设计和管理,但恐不是其所能预料。这实是历史的自然发展,在各方面条件成熟之后的必然结局,只是因为有了初唐统治者的‘大治’,并与历史的脚步应合相伴而生的。

唐文化不仅儒学当盛,道家亦风靡历久,异族学术同时辉煌,体现出与现代文化的暗合之处甚多,展现了唐代社会的开放精神和兼容并蓄的多元文化特征。

抛开纷繁的后记文史,我们仅从‘原滋原味’的唐诗中,就可以领略盛唐的人文精神,雄宏毫迈的高远境界和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看到当时社会的真实状态。因为文学是时代的反映,任何社会都会有其代表性的文学,所以一部《全唐诗》,也是一部细致入微的‘全唐史’。

唐诗代表了中国诗歌的最高成就,也同时证明了唐朝也是中国历史的最高颠峰!!

仅管如此,也正因为它是最高峰,所以盛唐最终还是由盛而衰了。这是因为‘人治’的天下,终因没有后续开明的基因遗传而不得不回归历史的周期往复之中

所以对于盛唐文化,我们要继承的是一种精神上的高远和宏大,但不是开明‘人治’之后的历史无奈

我一直设想中国历史发展的最好脉络,应是在唐后期或宋初即走上资本主义的路子。事实上,在宋代确已有此种倾向和发展潜力,如此中国则可保持持续的强盛。但又不得不转回来无限惋惜说,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实现这种延续。

中国没有延续这种精华并走下去,犹其可悲者,是中国反而走上了一条渐趋没落的不归路,并由此误入歧途,乃至影响千年,从而造成今日中国之现状。

因此有理由认为,从南宋至元明清诸朝到今日中国,并非是真正能代表雄宏精神的盛唐中国。因为其间并未能发扬光大优秀思想,而是一种或积弱或偏激、或更有甚者是外族统治者对汉文化的自我理解和演化变异、并扭曲了的畸型自闭的乌龟文化、驼鸟文化,由此形成后来的历史自闭症到清中后期的被动挨打这一切,确也是历史发展的规律性在其间一脉相承的。

为何后来会如此情形?我认为主要责任在于后唐始、两宋盛的思想领域的固步自封,也即主要在于宋以来对儒家思想的发挥和解读,越来越趋于保守。由思想进而影响文化、科技、政治、民生等社会各方面,最终造成了恶性循环的结果而难以自拨。

所谓宋代责任说明为二:

一、此可能与其当时所处的地理、疆域环境有关。宋之版图,历来是半壁江山,四周皆有敌国相对,常久忙于单边防务而无汉唐扫平四海之为、之力,又有历次对外进行战争赔款,决无喘息之机,始终没能形成中原突起、傲视群雄、四海归一的辉煌局面。只有耻辱之为却无卧薪尝胆之志,少合纵连横之帝王术,更乏盛唐气象。此乌龟、驼鸟之策,何谈光大盛唐精神?

当时的中国,汉族地域已相对缩小于传统的中原、长江地区,汉族势力不像隋末时期外族地处边陲而汉人自争,反之是外族势力近在咫尺虎势眈眈。在其外围外族政权林立,整个中国处于诸族政权杂陈的局面,并无一枝独大的中央权威出现,所以相互间无号召力和影响力,代表汉族传统的宋政权,也只能是处于与各族平分秋色的局面中。

二、其本亦是一方诸候之身,自身起家手段非君子所为,且得江山于仓促间,难免缺名正言顺之气,亦少治国之策,更恐其法被它人所效,而行低调的、难以见得阳光的方式来为国政。阴盛阳衰是其特征,并贯穿整个宋代的社会生活各方面。

从宋文学--宋词的整体格调观之,不外乎有人所言:是一部落寂文人的嫖客情书,看来也不无道理

宋之一朝,不论人文还是政治,多继承后唐五代的奢靡遗风,形成其萎靡不振的社会心态,是为与盛唐气象脱节的主因。

但其责如上所说,不在宋之本身,而是历史必然。

宋既如此,后朝者们只缘身在此山中,不识其真,焉可自拔乎?况外族来统中原须先同化共融,更有甚者固守己念,不思相容,华夏故地之没落,自是预料中事。

相较唐宋二朝,其初始有别者,实不在物之多寡、地域广稀,唯精神之差而已矣。

精神虽是人生一种不一定能实现的理想,但这种虑幻的东西,也必然如同人之吃饭、人体骨胳一样,是少不得的。

因为是人,再有了这种精神,人才有了称之为‘人’的勇气和资格,才有了区别于动物的本质存在的价值。

说到底,不论何朝何代,做为人类而言,要的只是一种生存的状态,和人们在此状态下的一种人文精神而这种精神,才是人类永远的追求吧?

中国社会自盛唐后逝去已久的那种高远、雄宏、毫迈的人生境界和高尚的人文精神,到现在我们依然缺少。我常想:能否用盛唐精神,与前人所没有的现代的公共管理和民主政治相结合,来形成我们中国特色的特有的国家模式呢?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