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在中国,只有“傻瓜”才读博士  

2007-01-09 08:50:08|  分类: 4漫谈国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在中国,只有“傻瓜”才读博士

                    一位博士生向媒体发出的一封信,让许多人开始重新审视中国博士——这个被“妖魔化”了许久的群体。
                    人们纷纷抱怨博士“注水”,而博士生频频自杀也被人们称为“软骨”,读博被称为“赌博”,女博士被称为“第三性”……
                    为什么本该成为精英的群体,却成了人们取笑的对象?除了从人才培养的机制上寻找原因之外,我们也许应该思考许纪霖教授的评论:“傻瓜”才应该去读博士。或许,只有“傻子”才能抛去功利,以学术作为安身立命之所。
                
                    “白天愁论文,晚上愁嫁人”在女博士生中流传。“论文发了吗”成为博士们见面的问候语。

                    我拿了三个版本的简历在人群间挤来挤去,一份博士文凭,一份硕士文凭,一份本科文凭……

               中国博士:越来越“垃圾”
                    2005年6月,潘菊拿到博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连忙告诉一个当时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同学。同学给她回复了一封邮件:“祝贺你加入一个在中国越来越垃圾的群体!”

                  博士注水:读博=赌博
                    收到博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时,我没有感到多少兴奋,更多的是矛盾、沉重、复杂,因为“读博等于赌博”的说法已经广泛流传。
                    韩国教授说:“在中国取得博士学位太容易了,韩国学生去中国,花三四年就可以拿个学位回来。而在韩国,没有六七年功夫很难通过。不过这样一来,中国的博士便渐渐不被人们看重了。”

                  女博士=“第三性”
                    女博士生很容易成为大龄青年,成了别人眼中的“第三种人”,逼得她们大呼“我不是灭绝师太”。
                    社会关于女博士最权威界定是:世界上有三种人,一为男人,二为女人,三为女博士。还有经典的女博士形象描述:本科生是黄蓉,硕士生是李莫愁,博士生是灭绝师太。

                  虚弱的中国博士群体
                    “‘穿着朴素、身体孱弱、30岁左右’已经成了博士生的共同特征,大学校园里符合这个条件的,一问就是个博士生。”
                    博士生的社交往圈本就狭窄,再加上部分人放不下博士架子,不肯主动与人交往,造成许多人封闭甚至自卑。“多数博士生都在二十七八岁,来自家庭、社会的压力,让我们喘不过气来。”

                  就业的路,为何越走越窄
                    我们的就业去向也很窄。企业一般不愿为博士这样的高学历者付高薪酬,到高校当老师或进研究机构,就成了大多数博士毕业生的首选甚至惟一选择。
                    “博士学位就像脚底心的一粒米,不拿不舒服,拿了又不能吃。”这是一位青年教师面对考博压力时的真实心理。大学教师如果没有博士学位,在争取资金、分房子、评职称时都会遇到麻烦。

            是什么造就了“注水博士”

                    研究生的扩招,似乎带来了“双重失败”的效应:博士生扩招了,博导也增多了,但两者的含金量都降低了。

                  博士教育成了“放羊教育”
                    “一些导师带的博士生之多,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我们导师带的博士生共有30多人,他又是院长,忙得厉害,经常玩‘失踪’,我们只能在聚餐时交流,但三四个月才聚一次餐。”某高校博士说,他感觉就像在放羊。
                    对照:曾获诺贝尔奖的李政道先生曾言,自己当年在美国芝加哥大学读博士学位,他的导师每星期至少有半天跟他“一对一”地讨论,使他终身受益。

                  功利化学术:导师成“老板”
                    北京某高校一位计算机专业的博士生就说,现在许多导师都在经济大潮中迷失了自己,名利欲太强,把权钱看得很重,不是严格要求创新,而是严格要求创利,把学生当成自己的“高能低薪”打工仔。“有些导师甚至对有意见的学生表示,‘不听我的,信不信我不让你毕业’,这样哪里还有师道尊严可言?”

                  学风浮躁 博士“心有旁骛”
                    “一些学校对博士生的考核指标急功近利,有些学校甚至要求博士生在国内外学科一级刊物发表几篇文章才能参加论文答辩,这样会迫使博士生想方设法走捷径”。
                    一位博士生表示,现在学术风气渐趋浮躁,很少有人愿意潜心做研究,很多都追求一些“短、平、快”的论文和项目,有些为了出成果,甚至存在学术造假、抄袭等现象。”

            反思:高端人才应该如何培养
                    博士生教育绝对是精英教育,国家投入科研和博士生培养的经费并不少,但培养出来的“人才”为何总是差强人意?
                  反思之一:人才培养不是流水线
                    学者郑也夫先生说:通过考博做学术,对个人来说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作为一个国家来说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真正做得好的学术又是绝对需要的,我们本来的学术界应该是小而精的,不应该这么大规模。学术是一种奢侈,社会养不起太多的学术,必须少而精。

                  反思之二:学术环境不可急功近利
                    我们现在的科研体制大体上还是行政主导型的,科研经费、科研规划、立项等等都是行政说了算,要求科研人员每年搞出多少科研成果、发表几篇论文,其结果无非是多出没有实际价值的“科技泡沫”、“科技垃圾”。

                  反思之三:有良师才能出人才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郭世佑认为应当加强博导队伍的思想素质和学术水平建设,严把导师质量关。他表示,以前我国的博士生导师都是要经过国务院批准任命的,现在放开了,就更应加强对导师的遴选和管理工作。

                  反思之四:什么人才能去读博士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说,博士生是“傻瓜”读的,因为只有“傻子”才有傻劲,才喜欢一样东西,并将之当作安身立命的所在,“如果读博希望书中有黄金屋和颜如玉,通常会失望的”。
                  “如果希望有好的回报,就不需要来读博士。”

            声音
                  博士生眼中的自己
                   
                  “现在,‘焦虑’这个词已不足以形容我们现在的心情。我们希望能早日‘刑满释放’,但实际上我们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不能按时毕业”。

                   “博士生本来应当是国家科技创新的后备队甚至是生力军,对未来国家科研能力和水平有重要影响。博士生资源的浪费是社会的损失和国家的悲哀”。

                   武汉大学一位本硕博连读的女博士生说,现在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跟男友早点结婚,并且早日逃出“蹲监狱一样”的生活。
                   “几个学校的博士生跳楼后,却没看到或听说谁来关注一下我们的生存状况。说实话,我们经常觉得自己就是被误解的弱势群体。”
                  众论博士教育
                   
                  “选择读博士就等于选择了在未来三五年,或者是更长的一段时间,你必须要成为孤独的人,要远离物质的花花世界,甚至要无数次承担失败或者不被学界认可的痛苦”。
                   ——李开复
                   “中国博士大多数是3年修完学位,少数是4至5年。”
                   ——中国农业大学校长陈章良说,中国博士生学制的规定太死,会对科研创新形成约束。
                   “1986年我读博的时候,博士生跟导师都有如父子,某种程度就是师徒制,现在还有哪个学生把我当作父亲看?”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曙光说。
                   
                  “1985年,我读博士时全校才招13人。现在,很多学校一个院的博士生都远远超出了这个数,甚至还有些大学博士生招生数超过1000人。”
                   ——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刘海峰教授说
                  有关博士生水准问题的声音
                  从女博士自杀看中国博士教育
                  数字
                   资料显示,目前中国在读博士生人数已经高达1.2万人,仅次于美国和德国。而按照教育部的规划,到2010年,中国每年授予博士学位的人数将达到5万人,跃居世界第一位。
                   根据北大的研究,在研究生教育现状调查中,有56.9%的硕士生导师和47.8%的博士生导师认为研究生质量在下降。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