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保护弱势群体权益社会才和谐  

2006-12-29 16:36:16|  分类: 4漫谈国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保护弱势群体权益社会才和谐
2006-12-28 09:29:42 来源: 新京报(北京) 

    对于统治者来说,总是处于为温饱而卖苦力状态的老百姓是最好统治的,所以历代朝廷也没有真正的激励把人们从为温饱的简单挣扎中解脱出来,于是就总要维持不利于市场交易发生的制度,总要抑商。

导语:
世事繁杂,众说纷纭.经济领域尤其如此.这不仅因为经济领域的事件争论往往关系到言论者的切身利益,更因为言论者自身所掌握的信息量以及事件把握程度因为种种客观条件存在或多或少的差异.

第三期:保护弱势群体权益社会才和谐
原标题:高明华:优先保护劳动者权益是正确选择

作者:高明华
在目前的中国,劳动者是典型的弱势群体,劳资矛盾已经成为中国社会中最突出的矛盾之一,处理不当,极易引发社会冲突,这与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是很不协调的。
《劳动合同法草案》第一条载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促进劳动关系和谐稳定”,对此,学界争议很大,甚至形成了“劳方代表”和“资方代表”的称谓(12月27日《新京报》)。看来,是“优先保护劳动者”,还是“平等保护劳资双方”,恐怕短期内难以形成统一的意见。

我们还欠缺明确保护劳工权益的制度安排
如果非要站队的话,笔者是站在“劳方”一边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在目前的中国,劳动者是典型的弱势群体,劳资矛盾已经成为中国社会中最突出的矛盾之一,处理不当,极易引发社会冲突,这与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是很不协调的。
有人以“劳动者”概念模糊为借口,否认优先保护劳动者权益。的确,从广义上理解,劳动者不仅是雇员,也包括董事长、总经理等高级管理人员。然而,恐怕现实中很少有人这样理解,否则就不存在所谓“劳资”之争了。当然,必须承认,这个概念确有模糊的成分,如果用“雇员”或“劳工”来代替“劳动者”,可能更直截了当,或者说,需要保护的主体更加明确。
也有人认为,保护弱势群体固然重要,但法律应当是公平的,不能反映出偏向某一方。笔者认可法律应当是公平的,但是,不知他们注意到没有,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都有特别的针对劳工保护的法律规定或制度安排。如日本在战败之后首先建立起来的,便是劳工保护制度和社会保障机制,这是日本战后经济迅速发展的重要原因。更一般的做法则是,建立强大的工会制度和集体谈判制度。只有在这些制度完善的基础上,才谈得上平等保护劳资双方的利益,也才能谈得上劳资关系的和谐。
笔者曾听到这样一则故事。有位中国人在荷兰政府部门工作,平时勤奋肯干,得到了上司的好评。后来,单位新换了上司,这位上司以严厉著称,一次找中国人训话,批评她语言不顺畅、性格内向,要她改正缺点。工会听说了此事,说这是种族歧视,带着她和律师去找这位上司。这位中国人惊讶地发现,平时高傲的上司此时一脸紧张,工会的专家们一一取证后,严正地向这位上司提出了抗议,要这位上司自省改过,否则要承担种族歧视的法律后果。再后来,在工会的干预下,这位严厉的上司被调走了。
这则故事可能有些夸张,但却反映出在成熟市场经济国家,工会在保护劳工权益上的巨大作用。反观我们,迄今为止,还没有完整的或专门的制度安排来保护劳工的权益。
尽管前几年开始尝试建立集体谈判制度,但“雷声大,雨点小”,对于工人的诉讼,一些地方法院还经常以无相关法律为由拒绝受理。而工会的作用同样有待加强。
正是由于缺少明确保护劳工权益的法规或制度安排,使得对劳工权益的损害程度呈现出上升趋势。无偿加班、欠薪、低薪、无保险、随意解雇、职业病、状告无门,这些本不该发生的事情,却时常见诸媒体,成了老百姓餐桌上“唠嗑”的日常话题。

劳动力价格低廉并非竞争优势
尤其需要强调的是,劳工的低薪已到了难以容忍的程度。有一项指标可以说明这一点,这就是工资总额占GDP的比例。改革开放以来,工资总额占GDP的比例呈现走低趋势,1978年为16.1%,1990年为15.8%,2000年为10.7%,2005年为10.9%.而市场经济成熟国家,劳动者的工资总额占GDP的比重普遍都在54%~65%之间,如美国为58%.即使像印度这样的不发达国家,劳工工资也比我们高。印度人均GDP只有中国的一半,但是其制造业工人的全部报酬却是中国的2.5倍。
劳动力成本低,一直是中国企业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具有竞争力的一张王牌。然而,人家却常常不买账,而是总以“低价倾销”为由加收极高的关税。近几年,我们在谋求发达国家承认市场经济地位上屡屡受挫,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那些国家认为我们搞“低价倾销”,而这种“低价”关键就是劳动力价格的低廉。显然,劳动力价格低廉非但不是优势,反而使我们在国际市场上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就国内来说,劳动力价格低廉同样难以构成竞争优势。
如果劳动力价格不能反映其价值,谁能保证劳动者会尽职尽责,谁还愿意提供高素质的劳动力。就企业来说,短期来看,低廉的劳动力确实能够带来竞争力,但很难保证企业的长期发展,因为在劳动者不尽力的情况下,生产的产品很可能是“价廉”但“物不美”,长此以往,损害的将是企业的竞争力,损害的是整个国家的利益。

优先保护劳动者权益则三方皆赢
有人说,如果《劳动合同法》优先保护劳动者权益,那么将会形成企业、工人和政府三方皆输的局面,只有一种人会赢,那就是打劳动争议官司的律师。这种看法是站不住脚的。试想,谁愿意打官司呢?打官司不要付出成本吗?尤其是败诉方,要付出巨大的成本。
如果这样的法律出台了,企业依法经营,工人会起诉管理者吗?况且,企业依法经营,还会树立良好的国际形象,届时,所谓“低价倾销”的指责恐怕也会大大减少。这不是三方皆输,而是三方皆赢。
当然,有法必依,执法要严,否则,再完善的法律也是无效的。
□高明华(北师大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


相关阅读:
    张五常:「最低工资」是我知道的、唯一的没有任何经济学者赞同的政策
    仿效西方的最低工资,是今天国内的一个热门话题。目前也是还不严重,虽然最近广州一带某些工厂叫起救命来。如下分析是小孩子也懂得的逻辑:
   
(一)政府规定最低工资,雇主说雇不雇由我,工无所值的当然不雇。然而,某些雇主面对关门大吉,不达所值也强而雇之,然后在住宿、膳食等供给上打斧头,希望平反。(二)北京说要改善农民生活,自食其力的农民当然不可能有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农民的生活改进,一个重要出路是转到工业那边去。工业有最低工资,农转工就较为困难了。(三)说中国目前的大城市治安好,以打家劫舍、打死肥妹等严重罪行衡量,是对的。但国内的盗窃行为严重,盗贼如毛也。有最低工资,工技低下找不到工作的,会容易地向扒手或盗窃那方面打主意。这是练手快,或研习飞檐走壁。政府不能枪毙,但监狱不够,加上供食的成本不少,公安捉了就放不难理解。如此一来,有最低工资的规限,飞檐走壁之徒会增加。人之初,性本善,我相信没有最低工资,会鼓励以盗窃为生的走入正途。(四)中国的制度自成一家,何必拜西方为师呢?目前中国有的还不算是严重的最低工资,省省不同,市市不同,推出的时日不同,有些地方到今天还没有推出。只要北京模棱两可,地区之间的竞争会逼使最低工资较为严重之区取缔,或起码不敢把最低工资提升。今天国内的最低工资话题吵得热闹,压力显然来自北京。

    深度分析:中国有大量便宜劳动力是一种劣势   
中国目前一个最重要的竞争力,就是大量便宜的劳动力。劳动力也是一种硬性资源,也就是说,中国目前的竞争力是靠众多便宜的劳动力而来的,并不是靠有利于市场交易的制度而获得的。许多人会说,“我们不管竞争力的上升是靠什么来的,只要它升高就行。”我要说,靠大量便宜的劳动力建立的优势,这没有什么好自豪的。我们应该多想一想,为什么我们的劳动力这么便宜?西欧人每年平均工作1400小时左右,而中国人是一年2200小时,但人家的人均收入是我们的很多倍。从一个绝对的层面讲,这说明谁的绝对竞争力更高呢?他们不用卖苦力就能挣很高的收入,而中国人即使工作得要死也赚不了那么多钱,谁的绝对竞争力高是不言自明的。
  “中国有大量便宜的劳动力”是一种“优势”,这听起来倒像一种悖论:正因为中国的制度机制历来不利于市场交易的发生,所以为了简单的生存,我们不仅要生很多劳动力,而且收入再少也得苦干,这使我们的劳动力总是很便宜。本来是因为制度机制的欠缺而被逼出来的既大量又便宜的劳动力,应该说反映的是一种劣势,但到今天这反而变成中国竞争力的核心。
  为什么中国的劳动力总这么便宜?在中国过去几千年的历史上,或许,统治者为了达到对社会的控制,有意地在法律和政治制度的安排上设置了很多障碍,这些制度障碍让人们无法把单位小时工作的生产力提高,让人们无法经商、无法个人创业,使技术进步不能加快,使人们的收入不能提高。这样一来,中国几千年都没能解决好温饱问题,人们就只能为了生存而卖命,不得不没日没夜地工作以求得温饱。对于统治者来说,总是处于为温饱而卖苦力状态的老百姓是最好统治的,所以历代朝廷也没有真正的激励把人们从为温饱的简单挣扎中解脱出来,于是就总要维持不利于市场交易发生的制度,总要抑商。
  在生产技术因制度的障碍无法进步的情况下,逐渐地人们就只好提倡“勤劳是美德”
这种价值观,以简单勤劳来弥补制度的不足,没有别的选择。过分强调这种“美德”之后,很多时候这又会反过来掩饰制度供给上的不足,因为既然通过卖苦力也能勉强生存下去,那又何必去改良制度,通过制度创新把人们的“苦干”变成“巧干”、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呢?勤劳不是什么美德,不顾收入报酬的勤劳反而是未来收入增长的陷阱。
  过去几千年的制度欠缺为今天的中国造就了大量便宜的劳动力这种竞争“势头”,我们千万不能沾沾自喜,这种“势头”与其说是“优势”还不如说是“劣势”。我们不能过多陶醉于因大量便宜的劳动力所带来的增长,因为如果过多陶醉于此,我们会忽视法治建设,不去建立有利于产权保护和契约执行的法制架构。为了提高中国真正的竞争优势,就必须创造有利于各类市场深化发展的制度环境。等到中国人单位小时能创造的价值大增,使中国劳动力不再便宜的时候,那时的中国才算是竞争力强的国家。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