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警世钟声-修身、治国、平天下

以网为报,欲开启民智、警醒国人、宣扬民主、启蒙科学 QQ-438642353

 
 
 

日志

 
 
关于我

为文之初,当针砭时弊,剔除丑恶,针针见血,剑剑封喉。以求警醒国人,开启民智,宣扬科学,普及民主之效。 志大才疏,曲高和寡,积习难改,路无回头,万人皆醉我独醒,万马齐喑我独鸣

网易考拉推荐

(转)文学是垃圾的,表扬是可耻的  

2006-12-26 09:48:10|  分类: 4漫谈国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文学是垃圾的,表扬是可耻的

              日前,在国际汉学界有着一定知名度的德国汉学家顾彬,接受访问时,突然以“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中国作家相互看不起;中国作家胆子特别小……”等惊人之语,炮轰中国文学。这让许多中国作家、评论家听了不舒服,一个外国人,凭什么说中国当代是一个盛产文学垃圾的年代?虽然这个老头的话有点过火,可是细想之下,人家的话还是挺有道理的,至少,它给中国当代文学评论家一记响亮的耳光……         
            
              在利益的魔力之下,批评被招安了,批评家失节了,很多媒体堕落了,而这一切的后果是:读者被欺骗了。

                  ●集体转型为“表扬家”,评论家堕入道德陷阱
                    有道是,竖的好吃,横的难咽。挨批评,远不如被恭维。如今的中国文坛,尤其是少壮派文人,真的不好惹;中国的文学批评界,缺少了诤言批评的锐气,习惯于搞些赞歌式的批评。君不见,如今的作家、作品批评研讨会,不是赞歌式的批评,便是隔靴搔痒式的批评,反正,不得罪人的“买卖”,批评家个人可以明哲保身不说,还能有吃有喝有笑脸,关键是这样的文学批评生意,没有歇业的之虞……
                    在消费主义时代,某些媒体和作者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一味迎合读者口味,甚至和出版发行部门携手,不负责任地进行商业化炒作。文学批评也不可避免地参与“捧杀”、“棒杀”,严重地助长了文学批评的庸俗化倾向,文学批评的科学精神和批判力度业日渐被削弱……

                  ●文学评论家为何心甘情愿做“轿夫”
                    近年来研讨会盛行,但这些会议根本谈不上什么学术研究和深入探讨,而且规格越来越高,请领导、名家出席捧场。这时候,批评家和记者编辑便成了香饽饽,盛宴入口、红包入袋之前,能否坚守自己的独立品格,是对批评家的一大考验……
                    中国当代文学界和评论界,争口气,少些花里胡哨的卖弄和炫耀,少些行为艺术式的恶作剧,少些不知天高地厚式的菲薄前人,多一点踏踏实实的耕作。所有的作家、评论家都应该好好地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能够直面社会,直面人生,直面心灵……

                当“失语”已成常态,评论也就逐渐失去了自身的独立品格,变成了图书出版的依附物与寄生体。这是评论的可悲,更是图书出版的伤痛。

                  ●文学评论:“失语”已成常态
                    如今,文坛流行着三种说法,即“批评的失语”、“批评的缺席”、“批评的商业化”。或者说,批评已经成为批评家们所钟爱的“三文治”,一种仅仅用于承载他们自言自语和智力游戏的简便的、可以随心所欲运用的文体工具……
                    繁荣当前评论最根本的问题是评论家自身素质的提高,评论没有声音,最根本的是评论家对于当下文化现象的失语,说不出新话来,无法解释当前的问题,或者用老话来解释……
                
                  ●文学评论的独立品格正在丧失
                    批评与作品之间是一种平等的对话关系。评论家阅读作品,与作品对话,对其进行诠释,引申出作品的意义。作品在众多的批评之中产生愈来愈丰富的意义。但现在对话变成了附和和同声合唱。评论的独立品格正在丧失……
                    在商业利益的强力驱动下,批评家们也开始降低身价了,受雇于人,为人卖力地吆喝叫卖。大家各取所需,各有所得:批评家以此换取所谓的“车马费”,出版社则廉价购买到了批评家的名头……

                  ●文学评论家的专业素养受到质疑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不相信中国的所谓的评论家……”难道不是吗?他们可以把天说成地把东说成西把花说成草把人说成鬼……难道不是吗?而文学青年们还在捧着他们的那些呓语当《圣经》,在膜拜着他们感激着他们颂扬着他们……
                 
                    《中华读书报》上曾刊登过一位“著名评论家”写的文章,说他已经差不多十年不读书了。虽然近十年不读书了,但慧根好,悟性好,就凭这慧根和悟性,再做一百年评论家也是完完全全没有问题的……
                 
                    我们有的评论家读书不少,重视理论,这都没错;可恰恰缺乏一个文艺评论家的“看家本领”,即艺术的感受能力。把丰富的艺术感受能力与犀利的理论辨析能力融为一体,这也许才是一个人们期待的文艺评论家……

                ●文学评论中的奇怪文本
                ●以下文字均摘自编者读过的文学评论,不少还是出自知名评论家的手笔。乍一看惊心动魄,细思量汗如雨注。
                    xx代文字第一人,文坛外高手横空出世。
                    评:诸如此类的豪言壮语想必在文学评论中并不难见。有先哲云:不调查没有发言权。试问评论家,你读了几部xx代的文学作品,就敢下此论断!
                    文字惊世骇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评:数千年的文学史,就这样被他断送了。
                    结构合理,文笔流畅,耐人寻味。
                    评:如果一部作品连这个起码的要求都达不到,那也真没必要劳动评论家品头论足了。此话和没说一样。
                    xx年读者最期待的文学作品。
                    评:不难看出,这是惯用的商业炒作语言。受人恩惠自然要为人摇旗呐喊。但是,读者期待不期待,不是评论家说了算吧!

              文学批评相当于这个市场的质量监督,它代表广大的消费者查验这个市场的所有货色,并对他们的质量作出评价。

                  ●文学评论家应甘做“孤家寡人”
                    在美国书评界颇有影响的《纽约时报书评》栏就约法三章:凡书评作者不得与图书作者师出同门,也不可以老师评学生,或学生评老师,更不允许评者和作者有过笔墨官司……
                    平心而论,做文学评论也甚是不易,品位有高低,见解有深浅,偶尔“认石作璞”或许常人难免。但无论如何,评论需要的不是假话,不是酷评,不是廉价的标签。评论需要评论者的良知,需要公允正直,应是评论家发自内心的声音……

                  ●文学评论家应坚守独立的品格
                    文学批评的基本功能就是为了回答作品是好或坏及其为什么好或坏的价值问题。因此,文学批评的性质是伦理的性质,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伦理的批评。这是由文学的本质与功能以及批评的责任所决定的……
                    一个真正的文艺批评家,应当具有自己的职业操守,坚守自己的独立品格,不受人情财物的影响,不出卖自己的美学理想和艺术良心……
                 
                  ●文学评论,不能放弃固有的社会责任
                    文学批评就是对文学的价值进行判断,是某种伦理意志和道德观念在文学评价中的体现,它往往超越了个人的情感而代表了某个集体的、时代的、民族的主要价值观念。文学批评对文学作品作出超越个人功利的评价,其目的是为了使文学作品有益于集体、社会和整个人类……
                    我们不否认市场对文学的接受程度是衡量文学价值的一个因素,但是文学的市场价值并不能等同于文学的伦理价值。因此,文学批评绝不能在由竞争法则主导的文学市场里放弃自己的社会责任,相反,它更应该用严格的批评为建立我国优秀的民族文学做出贡献……
            

     出品:腾讯读书频道·文化阵营   策划编辑:朝 鲁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